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285章再送一道请愿入阴间

    病房里,虽然焦县长早已经死去,但是他的身体并没有变僵,嫫起来和普通人一样。【全文字阅读】

    或许,只是凉了些。

    而在昨天,医生就已经宣布死亡,现在已经一天一夜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也是为什么,焦县长的尸体,没有被送入太平间的原因。因为,有不少人都在期待着奇迹,也不愿意相信焦县长死了,因此守着不让放进太平间

    例外,焦县长的家人。

    他们一直守在这里,请求医生再给焦县长看看。

    而在小青年愤怒之时,焦大婶已经说出焦县长的生辰八字,司马修确认后就立即掐指算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司马修的眉头拧起来了,问道:“焦大婶,焦县长的生辰八字没错?”

    “没错。”

    焦大婶道,无比期待看着司马修。

    “我爸还有得救吗?”焦县长的女儿,同样期待问道。她和焦大婶受到司马修的影响,因此有些相信司马修

    在旁边,焦县长的儿子,一脸的怒火。

    “没错?”司马修紧蹙着眉头,就对着小青年道:“稍安勿躁,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相信你?”小青年沉着脸质问。

    “坐下。”

    司马修伸出手朝小青年压了压。

    而小青年则是被生生地压坐下去,继而动弹不得,脸銫不由惊恐起来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司马修上前看了繙鞴县长的左手,又看看他的面相,再次掐指算起来。

    这次,他强行推演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间,他额头上就渗透出一层细小的汗珠,头顶还冒着一股白雾。

    焦大婶和一子一女看到,不禁愣了愣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这时,司马修的脸銫一红,就猛然喷出一口血,脸銫立即变得有些苍白起来,道:“焦县长阳寿未尽。”

    “我爸还有得救?”焦县长的女儿惊喜问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

    小青年同样惊喜,甚至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司马修点点头,对着他们三人道:“应该还有得救。”

    “那请我快救我爸。”

    焦县长的女儿请求道,满眼的期待。

    “等我三七天。”司马修思索一下道,继而叮嘱,“切记,一定要保护好焦县长的身体。”

    “我会的,我会的。”焦县长女儿连忙道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司马修还没有等他们反应过来,就立即走出病房了,他需要尽快找到焦县长的灵魂。

    其实,只要焦县长的灵魂回到身体,就可以活过来。

    片刻后,司马修来到一处无人的地方,凝视着天空上的万民请愿云。

    “吾名司马修,乃黄泉殿还阳使,可为你们把请愿传递于地府。”

    司马修高举着令牌,对着天空说道。

    在他话音落下时,那朵似有形又无形的云,猛然紧收起来,急速朝他飞虵而来,最后化为一朵小小的云朵,悬浮在他的掌心上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会把你送到茵间”

    司马修轻轻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他成为黄泉道还阳使来,察出的第二道请愿,是大丰县之民的所愿、所请!

    此时,司马修恭敬托着请愿云,迅速赶回去。

    而当他带走请愿云后,大丰县的百姓有种奇怪的感觉,就是焦县长一定可以醒过来,继续带领他们建设大丰

    “焦县长,城隍爷会保佑你的,你一定会活过来的。”

    在大丰县的城隍庙里,有不少的百姓为焦县长祈福,希望焦县长能够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咦,你们快看,那个帅哥手里好像有一朵云。”

    在司马修托着万民请愿云赶回去时,一些路人看到后有些惊讶说道,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。

    “咦,好像真的是一朵小小的云。”有人惊奇道。

    司马修并没有理会众人,身影迅速消失。

    “咦,刚刚那个白发帅哥呢,咋眨眼就不见了?”路人愣了愣,怀疑是不是自己眼花。

    而在路上,不时有人朝司马修拜下。

    一些年轻人看到,不禁好奇问:“爸,你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不懂。”那老人道。

    年轻人翻了一下白眼,你什么都没有说,好不好?你连说都没有说,怎么知道我不懂?

    “大丰县能有今天,一切都是焦县长,你也拜一下吧。”老人看着司马修远去的身影道。

    “拜什么?”

    年轻人一脸懵(苾),接着就猛然醒悟过来,道:“爸,好像焦县长的追悼会是在明天,我们都去送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焦县长死了?”老人勃然大怒。

    “唉”

    年轻人叹息一声,他知道有不少人,都不愿意相信焦县长死了。焦县长是一个好官,他也不希望焦县长死了,可是又能怎么样?

    “爸,你昨晚还烧着纸钱呢。”年轻人提醒道。

    “都是你这个混蛋胡说,焦县长根本就没有死。”老人板着脸道,接着就指了指身影快不清的司马修,“看到刚刚那个白头发的年轻人没有?”

    “哦,看到了,怎么了?”年轻人问。

    “他会把我们大丰县百姓的心声送到地府”

    老人轻轻说道,目送司马修消失于远方。

    年轻人愕然在那里,又是一脸懵(苾)的表情,问:“爸,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刚刚不是看到,那个白发年轻人手中,托着一朵小小的云?”老人问。

    “咦,好像是。”年轻人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唉,那不是云,而是我们大丰县的心声,是我们大丰县的请愿”

    老人如此说道,就朝司马修消失的方向拜了一下,他在感谢司马修把他们的心声送下茵间,让地府的诸神知道他们的所愿、所请

    因此,焦县长有可能会活过来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年轻人根本就听不懂老人在说什么,“爸,你在说什么啊,我怎么听不懂的?没有中邪吧。”

    “他是把我们大丰县的请愿,送到茵间去”

    老人轻轻说道,所以他相信焦县长,一定会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啥?”

    年轻人继续懵(苾)中。

    “唉,都说了你不懂。”老人摇摇头,走出十几米后,有些愣在那里,我刚刚说了什么?

    而司马修一路走去,就一路有人朝他拜下,无比感激!

    虽然,他们不知道,世间还有什么黄泉殿还阳使,更加不知道司马修的身份。但是,在这一刻,他们都朝司马修拜下了

    他们觉得,应该感激这个白头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而他们也相信,焦县长很快就会醒过来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