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267章望乡台上鬼仓皇

    那一尊尊的圣像,就是诸子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

    他们,以己之身融入天地,化为一条条天地规则,镇守人间

    因为他们的出现,大商亡了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封青岩的脸銫痛苦无比,变得惨白起来,口中轻喃着:“我大商,亡了”

    他瞪着眼睛,想清楚那方神秘的大千世界,想他的臣民是否还在。可惜,那座恐怖的圣殿,斩断了他的视线,只看到一片朦胧的景象。

    但是,依稀可见大地上战火滔天,有滚滚狼烟冒起。

    这时,他捂着哅口,凝视着滚滚狼烟,轻轻说道:“终有一天,地府会重临人间,再造世间秩序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他的话音还没有落下,那一轮明月就猛然炸开,继而斩断一切关于故乡的画面。

    而天空,渐渐恢复了平静。

    “哈哈”

    封青岩痛苦地笑了两声。

    这时,有两滴清澈的泪水,从他的脸庞划下,滴落在拜月台上。

    而泪水融入拜月台中,绽放着一股淡淡的光芒。

    如果封青岩在拜月台下,可以看到“拜月”两字,已经被泪水模糊了,只剩下一个“台”字。

    “从此,拜月台即是望乡台!”

    此时,封青岩冷冷说道,声音中散发着一股铿锵之气,继而朝酆都城的上空一抓。

    那由十万鬼民思念所化的云雾,立即全部抓过来了。

    “以思念为墨,重书此台!”

    封青岩看着手中的思念之雾,继而化为一片滚滚的墨汁,道:“笔来!”

    一支毛笔从天子殿中飞出。

    封青岩握着毛笔,蘸上思念所化之墨,在空中猛然书写“望乡”二字。而“望乡”二字一出,立即飞下拜月台,融入之前“拜月”二字所在的位置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拜月台猛然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以吾封青岩之名,建望乡台!”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大喝一声,拜月台下的悬崖,立即生出一柄柄石刀,以及如同剑般的石树。继而在悬崖之间,生出一条石级小路,它始于十阎罗殿,终于望乡台。

    轰隆隆

    望乡台在升起,出现巨大的变化,显得巍峨宏伟,似耸立云端。

    可是,还不够!

    是墨不够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酆都城中又有思念升起,化为一片云雾,继而融入“望乡”二字中。

    城中的哭声更大了。

    “呜呜,老公,我想女儿了。”

    在城中,一个脸銫苍白,两眼红肿的女鬼民,一边用头撞着墙壁,一边放声大哭。

    而她的老公拉都拉不住,两眼同样红肿。

    唯有此,才能减轻思念的痛苦。

    而行走在城中的白帝城,见此就忍耐不住上前,问道:“你为何在此痛哭?”

    “想我女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女儿现在何处?”

    “在人间。”

    “骨肉之情,鏡血相连,哪有不想?!”白帝城点点头,顿生怜悯,便指着酆山最高处道:“看到了没有?”

    女鬼闻言抬头看去。

    “那便是天子下令修建的望乡台,登上了望乡台,就可见到人间的家乡,以及亲人朋友。”白帝城指着望乡台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”女鬼惊喜而激动道。

    白帝城点点头,道:“不过,登上望乡台的路,却不好走,路上有刀山剑树,十分险峻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怕。”那女鬼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去吧。”白帝城道,便了指了一条路。

    女鬼拜谢后,就立即狂奔而去,为了见到人间的女儿,连老公都不理了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无数鬼魂朝望乡台奔去,争先恐后地涌上那条石级小路。

    但是,涌上来的鬼民,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而那条石级小路又小又陡,有些鬼民就被挤下小路,跌入那刀山和剑树上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一个个惨叫响起,令路上的鬼民脸銫发白,可是依然争先恐后涌上去。

    石级小路上,不时有鬼民被挤下来,掉在刀山剑树上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阎罗王立即派出一队鬼卒来维持秩序,因为场面实在太过疯狂了,比春运疯狂多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争!”

    “不要挤!”

    “好好排队!”

    山崖下,鬼卒在大声呵斥。

    可是鬼民就是不听,疯狂挤上去,生怕慢了一步,导致掉下来的鬼民更多了。

    “啪啪”

    这时,鬼卒们只好祭出打魂神鞭,一鞭鞭抽打下去。

    “后退,后退!”

    打魂神鞭如同黑蛇,卷向乱哄的鬼民。

    但是,尽管鬼卒严催怒斥,鬼民还是强登石级小路,想在望乡台上遥望家乡。

    “呜呜。”

    鬼民一边哭,一边挤上去。

    这时,就连鬼卒也没有办法,因为鬼民们根本就不惧,打得再多又有何用?

    石级小路很陡很长,十分难登,一不小心就会掉下去,或是被石刀刺穿,或是被剑树挂住

    不久后,石级小路两旁,就已经挂满了鬼民。

    他们依然没有放弃,挣扎着爬起来,尽管被石刀、剑树伤得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“拉我起来,我要上去”

    一个挂在剑树上的鬼民,朝石级小路上的鬼民恳求道。

    “你现在受伤了,先回去养好伤了,下次再来看吧。”有鬼民劝说,“望乡台就在这里,它又不会跑”

    “我我的妻子,我走时她正身怀六甲啊。”那鬼民满脸的痛苦,依然恳求路上的鬼民拉他一把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有鬼民伸手去拉。

    可是,那鬼民拉不起,反而拉得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大。

    在天子殿前,封青岩负手而立,面无表情地看着。而在他的身后,一身青衣的李静,同样静静站着

    不久后,终于有鬼民登上望乡台,但是他浑身伤痕累累,明显就是被路上的石刀、剑树划伤了。

    可是他不在意,变得激动无比,无比的期待。

    可是,那鬼民伸长了脖子,却是什么都没有看到,就自语道着:“我、我怎什么都看不见?这、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“对啊,不是说是望乡台吗?登上望乡台,就可以望人间的家乡,怎么看不见?”

    片刻后,有鬼民陆陆续续走上来,一个个伸长脖子眺望,可是什么都没有看见。

    他们同样伤痕累累。

    “先生,为何要在路上生满石刀、剑树?”

    李静有些不解,看到无数鬼民掉下去,被石刀刺中或被剑树划伤,心里很不是滋味,不由动了恻隐之心,“让他们平平安安上来,不是更好吗?”.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