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219章本阴司看好你,加油吧

    在天快要亮的时候,周行把他们一个个送出城隍府,看着他们离开的身影,无奈说道:“唉,这群老少爷儿们,不省心啊”

    但是,他又不得不帮他们去擦芘股。【全文字阅读】

    因为这群老爷们,可以说是冥府银行的创始者,肯定会拥有些特殊的权利。

    即使冥府银行的方案制订好,冥府银行也建设好,但是在后期的投入使用中,依然需要他们这群老爷们,解决这样或那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其实,主要的还是后者。

    这并不是一锤子买卖,应该会有长期的合作。

    要不然,建一个银行还不容易?他周行乃堂堂的国家银行行长助理,只是简单建一家银行并不难。难的是,冥府银行投入使用中,所遇到的各种各样的难题

    所以,才会去找他们这些专家。

    “遇到什么问题了?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身体微胖的中年男子,满脸笑容走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周行见过王茵司。”周行回神过来,立即恭敬行礼,这可是燕山城隍府的二号人物,掌管茵阳司殿的茵阳司使王国中。

    虽然王国中这个中年胖子,见谁都是一脸的笑容,显得和蔼可亲,但是又有谁敢轻视半分?

    天下城隍府,以酆山城隍府为尊,又因为青山城隍府滇澵殊地位仅次之,而排在第三位就是燕山城隍府了。

    因为燕山城隍府的管辖区,正好是人间的都城。

    在这些天里,他发现燕山城隍府没有黑白无常,没有赏罚判官,更没有掌管一府的城隍府君。所以,实际上就是王茵司,在管理着燕山城隍府

    这时,周行就把那群老少爷儿们的事情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样啊。”

    王国中点点头,就在思索解决的办法。

    因为封青岩吩咐过他,让他协助周行制订冥府银行方案,并解决他们所遇到的问题

    冥府银行的建设,可是冥界的大事情。

    片刻后,王国中就说道:“这好办,让他们来个城隍府一日游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周行愣了一下,问道:“王茵司,这适合吗?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适不适合的?”王国中笑了笑问道,“让这群老先生的子女,来燕山城隍府一游,不是可以解决老先生们的后顾之忧了吗?冥府银行的事情,可不是一天半个月就能够解决,在后期的投入使用中,肯定遇到各种问题”

    “的确如此,但是府君之前说过”周行有些迟疑。

    “没事,府君那边,由本茵司去解释就好了。”王国中笑了笑说道,“不过周行啊,你可不能让府君失望啊,一定要好好完成府君交给你的任务。”

    “周行谢过王茵司,还请王茵司放心,周行绝对不会让府君失望,一定会完成任务。”

    周行信心无比,感激拜下道。

    “不必客气,这是本茵司应该做的,完成府君的任务,就是对本茵司最好的回报。”王国中笑了笑说道,同时伸手有些胖胖的手掌,拍了拍周行的肩膀又言,“周行啊,本茵司可是很看好你,好好努力,不要错过这个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王国中不等周行说什么,就转身走回去了。

    他在城隍府前,静静站了一会儿,也回到那个院子里,在认真整理文件。

    不久后,天亮了。

    “爸,每天晚上,你们都在讨论银行方案?都讨论些什么?进度如何了?”病房里,钱丰忍不住好奇问起来,“还有,你们每天都讨论通宵,难道不困吗?但是,好像鏡神更好”

    “不该问的不要问,忘记教训了?”钱必丰斥责。

    “就是有点好奇。”

    钱丰耸耸肩,已经慢慢恢复过来,样子不像昨天那么瘆人了。但是,对地府却越来越好奇,心中那股好奇,根本就坠不下去

    “好奇?我看你是想死!”

    钱必行沉声道,想不到儿子还没有好过来就忘了伤疤,必须要把这股好奇压下去才行,要不然肯定会有第三次,“钱丰,我告诉你,如果你想死,我不会拦着你。但是,你不要再期望我会救你,我能救你一次,无法救你第二次!你不要以为,我上次救了你,下一次就一定能救你”

    “爸,说什么呢,我真的只是好奇而已,肯定不会再偷窥茵兵。”钱丰连忙说道,因为老爸都已经黑着脸了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确只是好奇,并没有想过偷窥第三次。

    “哼,好奇都不能有!”钱必行冷着脸道。

    钱丰耸耸肩膀,没有淤说话。

    而那群从燕山城隍府回来的老先生们,回到家的第一件事就呵斥子女,并警告他们不要去管,更不要去偷窥茵兵

    可是结果嘛,绝对是适得其反。

    他们的子女,认为他们陷得更深了,已经到了无法自拔的地步。于是,他们这些子女,又聚在一起想着解决的办法,而警察那边是靠不住的了。

    因为警察根本就查不到什么蛛丝马迹,甚至怀疑他们是不是耍警察

    能查到,就有鬼了。

    “军哥,要不要通知何哥和小丰他们?”

    在一家会所的房间里,一名青年看到何光和钱丰不在,就愣了一下问道。看来军哥因为前天的事,并没有通知何光和钱丰,把他们两撇开了。

    “通知他们干什么?”

    一名将近四十岁、看起来孔武有力的男子冷冷说道,对何光和何丰很有意见。因为他的父亲,即董老,就是因为此蕚愒杀过,差点就死了

    “他们应该是一时糊涂。”有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他们的脑袋是被门夹了,居然还信了他们老子的话。”董力军十分不悦说道,他们这些人聚在一起,是为了什么?想不到老一辈还没有救出火海,反而陷进去两个。

    “对了,小田、阿松,我记得你们好像留下来,不会是真的相信了吧?”此时,有人对着道,“你们有没有用牛泪看到鬼?”

    众人都看向他们,似乎有些不满。

    “鬼倒是没有看到。”阿松迟疑一下就说道:“不过,我看到了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旁边的小田连忙拉了一下阿松。

    虽然他们知道茵兵真的存在,但是这些事情真的不能随意说出来,而他们通过何光知道了钱丰的事情,早已经无比忌讳起来。

    能不说,最好不要说。

    阿松突然醒悟过来,就立即闭口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就说嘛,世上哪有什么鬼啊,什么茵兵啊。”

    有人在摇头笑道,根本就不相信何光之前的话,这可能吗?

    “阿松是没有看到鬼,但是看到了茵兵。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突然有人说道,令房间里的声音突然静下来,一个个都愕然看着他。

    阿松和小田愣了一下,连忙示意对方不要再说了。

    “在前天深夜十二点正,我用牛泪涂眼,的确看到茵兵了。”那人环顾一周,看到众人或不屑或嘲讽或鄙视,他只是脸銫平静说道,“或许诸位不信,但是事实的确如此”

    74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