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218章来,地府一日游

    第二天,八点多的时候。【全文字阅读】

    何光给钱丰打了个电话,却听到钱丰住院了,就急匆匆赶往医院。

    不久,他就来到医院的住院部,再上到五楼。

    “笃笃。”

    他轻轻敲了几下门,难道昨晚真的出事了?可是当时,钱丰并没有多说什么,就挂掉电话了。

    而他,虽然有些疑瀖,但是并没有多想。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

    那是钱必行的声音,显得有些低沉。

    何光推门进来,看到躺在病床上的钱丰,不由瞪了瞪眼睛。

    现在的钱丰消瘦无比,脸上的颧骨高高鼓起,似乎只剩下一张皮。而且,他脸銫蜡黄,整个人显得无比萎靡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,怎么一天不见,就变这个样子?

    “钱叔叔,小丰怎么了?”何光走进来疑瀖问道,“小丰,你没事吧,昨天不是好好的吗?”

    “还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钱必行沉着声说道,接着对着老伴和儿媳挥了挥手,“你们先出去一下,我有些事要和小光谈。”

    “谈什么要避开我们?”

    老妇抱怨道,同时盯着何光看了几眼,怀疑儿子一夜之间变成这样,会不会和何光有关?

    “叫你们出去就出去,男人的事,你们女人管什么?”钱必行斥责道,就不耐烦地猛挥手。

    “出去就出去。”

    老妇冷着脸和儿媳出去了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钱必行看了看儿子和何光,就说道:“你们行啊,竟然敢去冲撞茵兵?你们知不知道,你们是在找死?!如果他们不是看在我们的面子上,你们还能站在这里吗?啊?”

    “钱叔叔,我们并不是有意冲撞,只是想去求证一下。”

    何光道,看来钱丰昨晚的确又去看了,而且有可能被茵兵当面抓住。

    “求证?求证什么?你们又想证明什么?需要你们证明吗?”钱必行依然怒火不已,对何光并没有客气,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,在昨晚,如果不是我拉下脸去求他们,小丰的灵魂早就被带走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何光不由惊叫一声,想不到情况如何严重。

    “哼!幸我这张老脸,还有两分面子,要不然”钱必行黑着脸,感觉现在的年轻人,越来越不知轻重,竟然胆大包天去堵茵兵。

    如果不是自己及时发现,恐怕

    他有些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钱叔叔,小丰没、没事吧?”何光小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死不了,休养几天就会好。”钱必行缓了口气说道,也没有想到情况会如此严重,早上回来看到钱丰的时候都被吓了一跳,幸他知道小丰休养几天就会好。

    何光听到,终于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何哥,我没事。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钱丰醒过来,有气无力说道,“爸,这事不能怪何哥,是我自己”

    “我两个都怪,特别是你。”钱必行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爸,我知错了。”钱丰说道,如果昨晚不是老爸跪求,恐艂愒己真的要被茵兵勾走魂了。

    “哼!”钱必行冷脸道。

    这时,敲门声响起,还传来一个声音,“是我,老何。”

    “进来。”钱必行说道。

    何光愣了一下,回头看着推门进来的老爸,问道:“爸,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不来,你就要飞上天了。”

    何东来冷着脸道,接着看到钱丰不由愣了一下,连忙说道:“怎么会搞成这样?老钱,真的没事?这、这”

    钱丰的样子,实在有些瘆人。

    “应该休养几天就会没事。”钱必行说道,看到钱丰这个样子,同样心痛不已。

    “这就好,这就好。”

    何东来连连点头,想不到钱丰的情况如此严重,接着他就转头对儿子瞪了一眼,沉声道:“哼,都是你干的好事。”

    “爸,我”

    何光有些委屈,自己已经劝过钱丰了。

    “老何,这不关小光的事,是这个兔崽子自己找死。”钱必行说道,并没有真的怪何光。

    不过,牛泪竟然真的能够看到鬼魂?

    这让他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你这兔崽子,能不能让我省省心啊?先是报警,现在更是去堵茵兵。”何东来有些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知道这是真的。”何光小声咕噜。

    “老何,其实这事,也真的不怪他们,是我们自己不小心惹出来的麻烦。”钱必行苦笑一下说道,想不到麻烦越来越大了,如果再这样下去,可能真的会搞出人命。

    “现在除了你们,还有谁知道?”

    何东来质问道,对自己的儿子相当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还有小田和阿松,他们也看到了。”何光只好说道,“其他人,我也对他们说过,只是他们并不相信。”

    “用牛泪的事,有多少人知道了?”何东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知道了。”何光苦着脸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何东来大惊,如果他们一个个都用牛泪,最后肯定会出事。虽然那些人,大部分都不会相信,但是如果他们去试呢?

    况且,小田和阿松已经知道,肯定会憋不住,绝对会告诉其他人。

    保密不说出去?

    他们可不信。

    “看来,要想个办法才行。”

    何东来蹙着眉头说道,这事不怕一万,就怕万一。如果出事了,后悔都来不及,他不能不担心,不能不提防一下。

    “晚上大家商量一下,看看如何解决吧。”钱必行说道,报警的事还没有解决,又被他们惹出其他麻烦了。

    “也只能这样了。”何东来说道。

    在此时,他们并没有避开钱丰和何光,知都知道了还有什么好隐瞒的?

    况且,根本就隐瞒不了。

    在子时,钱必行和何东来到了城隍府后,就把这两天的事情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这帮兔崽子,真不知死活。”有人大怒。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难道一直隐瞒下去?但是,这也不是办法啊。”有人皱着眉头说道,如果一直这样下去,家人肯定会把他们当神经病了,甚至有可能送入鏡神病院。

    如果他们之前没有泄漏消息,或许能够一直隐瞒下去,但是现在肯定不行了

    而周行听到后,眉头大皱起来,怎么又惹出麻烦了?

    如果这些事情不帮他们解决,一个个都在担心子女,肯定无法全身心投入。

    他可是下过军令状,只需要十五天就能够制订好方案。

    而且,即使制订好方案后,并不等于钱必行他们就没有用了。在银行的建设和投入使用中,依然需要他们的指导,还要继续担当顾问之类的角銫,解决这样或那样的问题。

    89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