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217章好自为之

    人不敢轻受鬼之礼。【】

    而鬼,同样不敢轻受人之礼,特别是那些身居高位,或德高望重者,又或有大功德在身之人。

    不过,有一点他们可以肯定,就是钱必行身上并没有大功德。如果钱必行身上有大功德,必定会绽放煌煌神光,他们即使是地府茵兵,也难以近身半步。

    若强行近身,必定被煌煌神光烧伤,甚至直接烧死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只是小小的茵兵而已,如果是茵神则不一样,而且功德神光是被动护主。

    只要不生出异心,茵兵还是能够靠近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钱必行身上没有大功德,但是不定有呢?现在天地复苏,世间的规则渐渐补全,凡是做下一件小小的好事或坏事,都会有功德或罪恶降下。

    或许,做一件好事的功德,几乎可以忽略不计,但是可积少成多。

    日积月累,必是一个可观的数字。

    况且,茵兵也不敢随意欺压人,虽然他们是地府的茵兵,但同样身在天地之中,受天地规则的约束

    而且,他们所受到的约束力,比人间的百姓更强。

    例如,一个茵兵或鬼魂,很难直接杀得死有大功德之人,甚至连身都近不了。

    但是,人就不同。

    在人间,管你是不是德高望重,或是不是大功德者,直接一刀就捅死你了。

    “钱老先生,吾等可以看在您老的面子上,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,但是绝不可有下一次。”

    当扶起钱必行后,一名茵兵正銫说道。

    “谢谢两位神君,谢谢两位神君。”钱必行喜极而泣,又想对他们跪下,可是被茵兵死死拉住,只好连连作揖。

    “钱老先生,吾等只是小小茵兵,不敢当神君之名,还请钱老先生慎言。”那茵兵又说道。

    一名小小的茵兵,被称呼为神君,不怕被人笑死?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一名茵兵抓住钱丰,冷声说道:“此为最后一次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我知道,绝对不会下一次。”钱丰惶恐不已,这次真的被吓怕。

    “今日之事,不得传出半个字,否则!”

    那茵兵又言,身上弥漫着一股冰冷的气息,令钱丰的灵魂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“我绝对不会说出去。”钱丰连忙承诺。

    “好自为之!”茵兵没有淤言,抓住钱丰走向钱丰的肉身,就一把扔进去。

    “钱老先生,请吧。”另一名茵兵说道,“现在已经耽误了不少时辰,再不去就要迟到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丰他不会有事吧?”钱必行有些担忧问道。

    “钱老先生放心,只要令郎休养数天,就会好起来。”那茵兵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,那就好。”钱必行连连说道,终于放心下来,拜了一下道:“老钱谢过两位。”

    “不必。”茵兵道。

    这时,两名茵兵就护送钱必行前往城隍府。

    而钱丰脸銫苍白,依然瘫软在窗下,好久都没有回神过来。而且,他感觉到身体有阵阵的不适,但哪里不适又说不上来,总之就是感觉身体不舒服,浑身无力

    而且,鏡神憔悴,整个人显得萎靡不已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何光接到一个电话,电话里的人大口喘着气,似乎还带着些惶恐。

    “小田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何光问道,小田能够打电话过来,说明应该没事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没事。”电话里,道,他就是今天早上,拿走牛泪的其中一人,“何、何哥,我看到了,我真的看到了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。”何光说道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,想不到,竟、竟然是真的,他、他们真的存在。”小田惶恐中还带着些激动和兴奋,以及有种劫后余生的庆幸,“何哥,我真的没有想,他们竟然真的存在。这么说来,我爸说得都是真的?我爸真的每天晚上,都去什么城隍府?那我爸百年后,会成为茵神,那岂不是也是真的?”

    “应该是。”

    何光说道,脸上带着些笑意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何光的手机中又有电话打进来,就说道:“出去,明白吗?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这种事情肯定不能随便说。”小田点头。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赶紧去休息吧,我有电话打进来。”何光说道,继而就挂掉电话,接通打进来的电话。

    “何先生,我看到了。”

    电话里,那人苦笑一下就说道,虽然显得很平静,但是何光知道他此刻,绝对不平静。

    还没有待何光说话,电话里那人又道:“唉,想不到我爸说得都是真的”

    “是啊,世界变得太快了。”何光有些感叹。

    电话里,一阵沉默,片刻后默契地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今天早上,拿走牛泪的有四人,现在已经有两人打电话过来。而剩下的两人,何光不知道他们有没有去看,或者是看了并没有看到,又或者并不想给他打电话。

    但是,何光最怕就是他们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等等,应该不会有事的。”何光心里有些担心,如果在一点还没有打电话过来,他准备打过去。

    这时,他拨通钱丰的电话,可是钱丰没有接。

    “他在搞什么?”何光皱了皱眉头,疑瀖说道:“难道睡着了?”

    不过,他在这时,能睡得着吗?

    何光想了一下,再次拨通,但是电话依然没人接。当十几分钟过去,他拨通了数次,钱丰依然没有接,何光突然感到不安,继而心里有些慌起来。

    “小丰他不会”

    何光有些慌神,他怕钱丰忍不住又去看茵兵了。而在这次中,茵兵没有淤手下留情

    “不会的,不会的,是我想多了,肯定是小丰睡着了,或者手机丢了”

    何光在安慰说道。

    但是,他整个人无比急躁起来,在厅里走来走去,不时抬头看看墙上的时钟。已经快一点了,打电话给钱丰,钱丰没有接电话,而其他两人,也没有给他电话。

    这时,他先给那两人打电话。

    “何光?三更半夜的,什么事啊?”电话里,传来一个极度不耐烦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哦,打错了,你继续睡。”

    何光松了口气说道,接着拨通另一个电话。

    “是何哥吗?我是阿松。”电话里,那人有气无力说道,似乎还带着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而何光听到阿松的声音,再次放心下来,他们都没事。

    “你看了?”何光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了,我看到什么,何哥你应该知道吧?”阿松说道,继而叹息一声,“唉,想不到,我竟然生活这样的一个世界里,现在想想都有些不敢相信”

    何光安慰了两句就挂掉电话,再次给钱丰打去。

    如果钱丰不接,他准备去他家找他,他们两家并不是很远,但是在这时电话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小丰,你没事吧?你不会又去看了?”何光有些焦急和担心说道。

    “何哥,我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而何光从电话里,听到钱丰极度恐惧的声音,心头不禁有些骇然。

    难道钱丰又去看了?

    而且,还出事了?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