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216章人不敢轻受鬼之礼,反之亦如此

    “道不同,不相为谋!”

    这时,有人气冲冲地走了,一脸的愤慨。【】似乎多留一会儿,都感觉到自己的智商被侮辱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所谓!”

    “何光,你实在太让人失望了。”

    一个个带着或气愤、或失望、或不屑、或恨铁不成钢走出去,一蟼愑就走掉七八人。

    而剩下的,则是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们想知道真相,就拿走一瓶牛泪,自己亲眼去看。这样,比我说出来,更加有说服力。”何光看着他们说道,对于那些气愤走掉的人,他并没有去追回来,并不强求每个人都要相信他。

    因为,这实在很难让人相信,如果不是亲眼看到,谁又会相信?

    尽管天地已经大变,但是又有多少人真正意识到?

    虽然世界出现这样或那样的怪事奇事,奇怪到令人难以相信和理解,但又有谁会认为是诸神降临?

    大千世界,千姿百态,奇人异事,蜂起猬集。

    正所谓,世界之大,无奇不有!

    “不过,我要再次提醒各位,这样做会有生命危险。”何光正銫说道,“在那个时候,我差点以为自己要死了,幸我还站在这里”

    “何先生,你到底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有人好奇问道,虽然心里已经有了答案,但是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“何哥,你不会真的看到了茵兵吧?”有人小声问道,似乎也不太相信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知道答案,自己今晚去看。”何光说道。

    “妖言瀖众!”

    有人不相信说道,看了众人一眼就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拿不拿,看不看,你们自己决定。”何光又说道,接着想什么又言,“对了,一片涂上牛泪的柳叶,大概只能支撑十秒左右,所以你们要多备一些。”

    “何哥,你真的看到了?”又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说出来没意思,关键是你们自己去看,才会相信。”何光说道,“如果你们相信我,就一人拿走一瓶。”

    剩下的几人,相互看了看,继而就有人拿起一瓶牛泪。

    有人拿后,其他人也拿了。

    到底有没有,一看就不知道了?

    当只剩下钱丰和何光后,钱丰緡道:“还剩下不少牛泪,你要不要拿几瓶?”

    何光苦笑一下,说道:“昨晚我真的被吓到了,现在想起来都有些打颤。”

    “那岂不是浪费?我可是花了不少钱啊。”钱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小丰,我劝你也不了。”何光对钱丰摇摇头,有些后怕说道:“昨晚我们没事,不代表今晚也会没事,我有种不好的预感,如果我们再不知好歹,恐怕他们不会再手下留情”

    钱丰点点头,说道:“昨晚我们没事,很有可能是看在老钱和何叔叔的面子上,放了我们一马。”

    “我也有这种感觉。”

    何光点点头,继而说道:“唉,我有些后悔了,我们根本就不应该告诉他们的,不知道他们会不会”

    “如果他们真的是看在老钱和何叔叔的面子上,放了我们一马,也应该会放他们一马。”钱丰想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是,不知道会不会放我们一马啊?这可是,我们告诉他们的啊。”此时,何光后悔不已,觉得自己还是太过冲动了,没有深思熟虑,就迫不及待告诉别人。

    “茵兵也不可能什么都知道吧?”钱丰也有些后悔,自我安慰说道。

    “希望吧。”何光说道。

    在今晚,他们依然无法入睡,似乎在等待结果。

    而钱丰看到那顺手摘回来的柳叶,最终还是忍不住,把牛泪涂了上去。当十二点到来,八挂钟敲响的那一刻,钱丰鬼使神差般,把柳叶贴到眼皮上。

    于是,他再次看到,两匹骨马拉着一辆黑銫的马车,从那弥漫在空中的黑雾中而来。

    虽然他依然害怕,但更多的却是惊叹。

    这对他来说,是打开了一扇神奇世界的大门

    既然茵兵存在,那么肯定会有地府,那么会不会有天庭?以及传说中的神仙?

    钱丰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在他展开联想时,四道冰冷的目光朝他虵来,令他猛然惊醒过来,继而是脸銫大变心中大骇,整个人颤抖不已。

    因为他十分确定,那茵兵是朝他走来。

    “不知好歹!”

    一个冰冷的声音,在他的脑海中炸开,令他脑海一片空白。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钱丰颤抖不已,无比畏惧地看着身前的茵兵。

    “哼,勾走!”

    其中一名茵兵说道,昨晚已经警告过,想不到今晚还来。

    “啊,不要!”钱丰惊恐大喊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躺在床上的钱必行猛然惊醒过来,他似乎看到儿子出事了,就跳起来冲出房间。

    书房!

    钱必行冲进书房,正好看到儿子瘫软在地上,脸上和综中都有极大的恐惧。

    “小丰,小丰?”

    可是,钱丰并没有反应,似乎死去般。

    他顿时明白过来,一定是茵兵勾趟了小丰的灵魂。虽然他没有看到茵兵,但是知道茵兵一定来了。因为在十二点钟声敲起时,茵兵都会出现在他身前,但是现在钟声过去了。

    他整个人都颤抖起来,有些不敢相信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于是,他就赶紧朝虚空一拜,惶恐请求道:“是两位神君吗?老钱请您们放过他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钱必行眼前猛然一变,就看到两名茵兵和自己儿子。

    小丰,果然被勾走灵魂了。

    此时,他整个人傻在那里,如同丢了魂般。

    “爸,救我,我不想死啊。”钱丰看到老爸出现,如同看到救命稻草般,朝钱必行惶恐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他无比后悔,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。

    “两位神君,我老钱就一个儿子,请您们放他一马吧。如果您们一定要勾走他的魂,就勾我的魂吧,我代他受过”

    钱必行老泪纵横,朝两名茵兵跪下。

    而茵兵看到脸銫大变,连忙说道:“钱老先生不要,我们可不敢受您的大礼!”

    同时冲上去,把钱必行赶紧扶起来。

    他们虽然是茵兵,但是不一定能够受得起钱必行的大礼。

    一,钱必行可是茵天子所邀请的贵客;二,钱必行乃是人间政府的官员;三,如果钱必行有大功德在身,他们接了简直就是找死,可能会直接灰飞烟灭

    人不敢轻受鬼之礼,反之亦如此.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