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209章可为黄泉道主

    落日西下,天边火红一片,使得整个天地都被烧黄般。【全文字阅读】

    一个湖泊边,伫立着一个年轻男子,看起来大概二十四五岁。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,眼睛轻轻闭着,口中有低语

    这时,一阵清风吹过,他的那头黑发如同翻书般,从这边翻到了那边。但是,在头发飞扬起来的时候,蓦然花白起来,而当头发完全翻到另一边时,已经变得雪白

    前一刻是黑发,现在是白首。

    而他,就在这短短的一刻里,似乎变得苍老无比。虽然脸,还是那张年轻的脸,却是饱经沧桑

    在他脚下,那绿油油的青草,渐渐枯黄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妈,那个叔叔的头发变白了。”在不远处的柳树下,坐在石椅上的小男孩,突然指着那个年轻人说道。

    而小男孩的妈妈,看到一头白发的年轻人,却是愣了愣。在不久前,那个年轻人的头发,似乎还是黑的,现在怎么变白了?

    难道是我记错了?

    小男孩的妈妈,微微有些错愕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年轻人长得很帅,虽然皮肤有些过于白皙,给人一种苍白感,但是依然无比吸引人。

    那是令少女致命的茵柔的帅。

    “不应该吧,怎么一蟼愑变白了?”小男子妈妈在小声咕噜,她明明记得那年轻人是一头黑发。

    “妈妈你看,叔叔脚下的青草变黄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那个小男孩指着枯黄的青草说道,小脸上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小男孩妈妈瞪了一下眼睛,因为年轻人脚下的青草,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变黄。

    而那个白发年轻人,如同木雕泥塑般站在那里。

    “吾有一双眼睛,可看花开花落。”这时,白发年轻人又在低声说道,他睁开眼睛看了看四周的花草。

    花草先是枯黄,继而又绿过来了。

    所以,他脚下枯黄的青草又绿过来了,令小男孩的妈妈愣在那里,以为是自己出现幻觉看错了。

    他的眼睛,清明无比。

    “吾有一双眼睛,可看酸甜苦辣。”

    于是,他的目光扫了一转,继而停在数人身上。

    而这数人中,有一老人坐在石椅上,慢慢啃着已冷的馒头,眼睛有些浉润。有一对年轻男女相依在一起,静静看着那夕阳下的湖泊。有一中年人,如他那样站在湖边,只是对方高高仰着头,努力地不使泪水流下

    老人心中是酸,年轻男女心中是甜,中年人心中是苦

    年轻的白发人,他一一看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可看悲欢离合。”

    那散步的男子,刚刚失去至亲;那帅气的青年,女神刚刚答应了他的表白;那带着小男孩的少妇,早上和丈夫分离

    司马修一眼看过去,就知道了。

    在此刻,他的心眼初成,正在微微张开,观看着这个世界。所以,他能够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

    而在他心眼初成的那一刻,远在千里外的封青岩立即有感。

    于是,封青岩看向远方,似乎在观察着什么。

    继而,他隐隐约约看到了一双神奇的眼睛,只是那双眼睛并没有完全睁开,只睁开了一条缝

    “这是?”

    当封青岩看到那双眼睛后,心中有些惊讶起来,迟疑一下说道:“心眼?”

    不错,这是心眼,初成的心眼。

    是谁的心眼?

    封青岩有些好奇,毕竟心眼可看别人看不到的东西,就连地府的茵神也无法看到。

    这时,他身影慢慢融入天地,继而一点点淡化,最后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他去追那双心眼,想是谁的心眼。

    心眼的作用可大可小,对于一些人来,根本就没有什么用,但是对于另一些人来说,则是无穷用途。

    而有心眼的人,最适合入职黄泉殿。

    因为心眼,可观世间百态,可观万民心声

    不久后,封青岩的身影就出现在湖泊边,当看到已经白头的司马修后,微微一愣。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这双心眼竟然是司马修的。

    更没有想到,司马修在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,竟然修成了心眼

    心眼,不是想修,就能够修。

    它需要种种的机缘,丰富的人生阅历,饱经世间的百态,以及尝尽那酸甜苦辣、悲欢离合

    而且,想要修成心眼,更是千难万难,万中无一。

    所以,司马修的这双心眼,是这个世界的第一双心眼,即使他身为茵天子,也没有修成心眼。

    心眼初成,可为黄泉道还阳使。

    心眼大成,则可为黄泉道主。

    而黄泉道主,即是黄泉殿殿主,但是黄泉殿殿主,并不等于黄泉道主

    这时,司马修有感,就朝封青岩看去,微微一怔后,就拱手拜下道:“司马修拜见天子。”

    “恭喜司马修副使,修得心眼初成。”封青岩微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敢。”

    司马修平静说道,“只是修得了这天地间的第一缕心眼机缘,才修得这着心眼,全是运气使然。”

    司马修能够修成心眼,的确是得益于那第一缕心眼机缘,要不然根本就不可能,如此快就修成心眼。

    不过,就是他的气运,谁也羡慕不来。

    而且,为何只有他得到呢?

    难道和他是第一位入职黄泉殿的生人有关?毕竟,黄泉殿的使命,是沟通茵阳两界,察人间之所愿、知人间之所请。

    “那为何,他人没有得到?”

    封青岩微笑问着,见司马修只是微笑回应,就没有淤纠结此事,继而正銫说道:“黄泉殿还阳副使司马修听令。”

    “修在。”司马修再次拜下。

    “心眼初成,可为七品黄泉殿还阳使。”封青岩滚滚的声音,蓦然在黄泉路上回荡起来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一道飞光从天边而来,没入司马修腰间的那枚令牌中。

    于是,令牌背面上,出现一行字:黄泉殿还阳使。

    中间:司马修。

    名字下:七品。

    同时,掌管在崔判官手中的生死簿,司马修的名字彻底消失了。

    “修,拜谢天子。”司马修又拜下道。

    但是,他的行为在他人看来,却是无比的怪异。

    因为其他人,无法看到司马修身前的封青岩,只看到司马修在对空气恭敬行礼。

    而且,还是古礼.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