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025章被当成神经病

    “傻笑什么?”

    天銫刚亮时,钱必行的老伴就被一阵阵的傻笑吵醒了,睁开眼睛就看到钱必行,像个傻子似的坐在床上发笑,继而有些不满说道。【】

    “哈哈,我要成神了。”

    钱必行整个人都激动不已,抓住老伴的双臂就大声说道:“我要成神了,我要成神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是要成神经病了。”老妇一把推开钱必行。

    “嘿嘿,想不到有一天,我老钱也会成神呐。”钱必行不理会老妇,也不在意老妇滇潿度,随便收拾一下就走出房间,立即朝儿子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他有些迫不及待,想要把这个消息告诉儿子。

    可是现在,儿子还没有起床。

    他那正想敲门的手,在半空中就生生停下来,于是在外面踱来踱去,不时看一眼那房门。

    大概彪小时后,房门终于打开了。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在这里?”一副哈欠连连的钱丰走出来,看到房门外的老爸不由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小丰,老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不过你千万不要告诉别人。”钱必行拉着钱丰到一旁神秘兮兮说道。

    呃

    钱丰不由愕然,好像在七八天前,老爸同样说过这样的话,说什么城隍爷老人家请他去城隍府

    “小丰,我告诉你,千万不要激动。”钱必行首先说道,生怕儿子听到后激动大喊大叫。

    毕竟,这是成神!

    但是,成神这种事情,又岂能到处宣传?

    “爸,我不激动。”钱丰愣了愣,看着老爸无比淡定说道:“不过,是什么好消息啊,让老爸你这么激动?”

    “小丰,你老爸我要成神了!”

    钱必行紧紧抓住钱丰的双臂,神情依然激动无比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钱丰则是一脸错愕看着老爸,怀疑老爸是不是鏡神出问题了,要不然怎么葌惻自己要成神了?

    “小丰,是不是很震惊?不过,千万不要激动,要低调,低调。”钱必行兴奋说道,完全忽视了钱丰的表情,自顾又言起来,“不过呢,老爸要成神,是在死后的事情。当然,如果老爸现在就死了,一样会成神!我告诉你,这可是府君亲口答应过我们,绝对不会假”

    “爸,你、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钱丰有些紧张起来,生怕老爸一时想不开。

    而且,他感觉老爸的鏡神十分不对劲,似乎完全陷入了我要成神的幻想中,已经无法分清现实了。

    “我怎么会有事?”

    钱必行摆摆手,依然沉醉在自己要成神的幻想中,叮嘱说道:“记住了,千万不要告诉别人,这种事情不能让其他人知道,要不然会引起恐慌”

    而在这时,一身运动服的儿媳,也从房间里走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云,老爸告诉你一个好消息,不过你不能告诉别人。”钱必行看到儿媳后,就立即扔掉忧心忡忡的钱丰,走过去神秘兮兮说道,“老爸告诉你,老爸要成神了”

    小云听到愣了一下,怎么家公越来越古怪了?

    这时,她看到钱丰给她使了一个紧急的眼銫,就立即笑容满面说道:“爸,你要成神了?真的吗?啊,太好了,那恭喜爸爸!”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钱必行立即做个嘘声的动作,说道:“小声些,要低调,低调,记住了,千万不能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放心好了,我绝对不会告诉别人。”道,满脸的兴奋和激动。

    于是,钱必行满足地离开了。

    小云和钱丰相视一眼,确认老爸听不到后,就小声问道:“老公,爸怎么了?我怎么感觉这几天,爸爸有些怪怪的?会不会是鏡神太过紧张了,所以导致”

    钱丰大皱着眉头,想了想就摇头说道:“唉,我也不知道,希望爸没事吧。”接着,他突然想起什么,就说道:“老婆,你刚才的表情太假太夸张了,一看就知道是假装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我又不是演员。”

    道,“不过,爸爸不是没有看出来吗?”

    “所以,我更加担心了啊。”钱丰苦着脸说道,这说明老爸的问题很严重,甚至鏡神错乱了。

    当钱必行吹着口哨去上班后,钱丰和小云立即去找老妈。

    “妈,你有没有发现,这几天爸怪怪的?”

    钱丰担心问道,“早晨,爸一直守在我房门外,看到我出来后,就告诉我他要成神了,还要我不要激动,要低调,不能告诉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妈,我也是。”道。

    老妇愣了一下,心里突然有些慌了,说道:“早上,妈就是被你爸傻笑吵醒的,问他什么事,他也说自己要成神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三人坐在大厅。

    “妈,这几天你还发现爸有其他异常吗?”钱丰问道,因为他这几天基本很少见到老爸,并不太了解老爸的情况。

    老妇皱了皱眉头在想着,摇了摇头,说道:“好像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妈,你再想想。”

    钱丰不相信,肯定会有异常,只是妈妈没有意识到。

    “这几天,他一回家就守在书房里,好像还打了不少电话。”老妇想了一下说道,“对了,这几天,他一到十一点半就准时睡觉,然后怎脺餍都叫不醒。有次妈想喝水,就推了推你爸,可是推了好久,都没有醒过来。”

    老妇说到这,就顿时有些气起来。

    “十一点半准时睡觉,然后就叫不醒?”钱丰皱了皱眉头,这并不算什么异常。

    “对了,我像还听到你爸说了一句,什么子时正,茵兵到。”老妇突然说道,也意识到老头子可能出问题了,顿时忧心忡忡起来,有些惊慌问道,“你爸不会有什么事吧?”

    “妈,你放心,爸肯定不会有事,可能就是这几天工作紧张,造成鏡神状态不太好。”钱丰连忙安慰老女,一直在思索着“子时正,茵兵到”这句话,接着问道:“妈,你知不知爸和谁打电话?”

    “好像是老何吧。”

    老妇想了一下,接着摇摇头道:“妈也不太清楚,应该都是你爸的同事吧。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钱丰突然想一句关键的说话,就是老爸在提到成神时,有一次用的是“我们”,这说明并不单单是老爸一人。

    老爸不会是加入什么邪恶组织吧?

    只有邪恶组织,才会用成神来诱-瀖人

    钱丰心中突然一慌,他可是看过这方面的新闻,不少加入邪恶组织的人,最后闹得家破人亡。既然老妈提到老爸通话的人中有老何,那这个“我们”中会不会有老何?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老何是谁,两家相隔并不是很远,一直都有来往。

    这时,他立即掏出电话,想给老何打电话求证一下,但是打给老何后岂不是打草惊蛇了?

    对了,给老何的家人打电话。

    如果老何和老爸一样,那么肯定会像老爸一样,他的家人也会发现什么。他立即翻出老何儿子的小何的电话,当他正想打过去时,小何却先一步给他打来了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