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198章吾等奉城隍府君之命

    夜銫,渐渐深了。【无弹窗】

    但是在书房里,钱必行并没有睡觉,而是在看着外国一位经济学家的《货币论》。虽然这本《货币论》,他看了不下于五次,但是每看一次,都会有新的收获、新的启发。

    《货币论》的全部目的在于,如何维持物价水平的稳定和经济的均衡,如何维持投资与储蓄之间的相等,如何促使市场利率与自然利率相一致。

    它是一部物价决定理论,以物价稳定为轴心,对影响物价波动之各种因素进行理论上和政策上滇澖索和分析

    而在此时,儿子钱丰走进来说道:“爸,都十一点了,还不睡吗?”

    “再看一会儿。”老人钱必行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要太深夜了。”钱丰说完就想走出书房,却是钱必行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小丰,过来,陪老爸聊玲濎。”钱必行说道。

    钱丰愣了一下,就走过来坐到一旁。

    “y间有没有银行?”钱必行沉默了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钱丰闻言不由一怔,说道:“应该有吧,我们平时祭拜先祖时,不是要烧纸钱什么的?”

    “说的也是。”

    钱必行点点头,就有些放开思维说道:“不过,人间的那些冥币,一张就十亿、百亿,烧下去肯定通货膨胀。如果解决不了这个问题,地府肯定会乱”

    他说完就摇摇头,似乎在思考着解决的办法。

    而钱丰不由一笑,怎么老爸突然对y间的银行来兴趣了?难道之前自己随口的玩笑,老爸当真了?

    或者,老爸心里还介怀,那算命先生的话?

    人老了,对这些事情,难免会多想

    “如果由我来掌管y间的银行,肯定不会让他们乱来”钱必行说道,继而根据自己对y间银行的印象,对y间银行进行一次梳理,对儿子述说出自己如何解决这些问题。

    钱丰静静听到,有不同意见时,也会说上两句,阐述自己的观点。不过,他根本就不是他老爸的对手,钱必行引经据典,给自己的论证找了无数的依据。

    “爸,得了,这方面我说不过你,你可是货币方面的权威专家,享受国家滇澵殊津贴。”钱丰苦笑道。

    “平时少出去玩,在家多看书。”钱必行用教训的口吻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。”

    钱丰连连点头,继而问道:“爸,我緡你一个问题,地府该如何解决,人间所烧下去的纸钱?如果y间收不到人间所烧的纸钱,这样继续讨论下去,就没有意思了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地府真的存在,那么y间肯定能够收到人间所烧的纸钱”钱必行缓缓说道,因为千百年来,关于这方面的传说都是如此,y间是能够收到人间所烧的纸钱。

    如果收不到,似乎就没有什么意义了。

    “至于如何解决?”

    钱必行认真思索起来,因为这是一个大难题,片刻后緡道:“你有什么看法?”

    “如果一张面额百亿的冥币烧下去,在y间真的转化为百亿,通货膨胀的问题根本緡法解决。”钱丰摇摇头说道,“但是,人间所烧的纸钱,y间又必须要收到,那么难题就来了”

    虽然钱必行想过很多办法,但是这个问题无法解决,那么一切又会恢复到原状,地府依然通货膨胀。

    “其实,我有一点不成熟的想法。”钱丰笑了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说说看。”钱必行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引入功德论嘛,y魂的功德多,收到的冥币就会多,y魂的功德少,收到的冥币就会少。”钱丰说道,一切都以功德为依据,这样也符合地府惩恶扬善的思想。

    “以功德为依据?”

    钱必行眼前一亮,立即推演起来,发现还真可行啊。

    当当当!

    这时,楼下的客厅,隐隐传来钟声。

    “咦,都十二点了?”钱丰微微惊讶,想不到自己和老爸聊了快一个道:“爸,都十二点了,睡觉吧。”

    但是在此时,钱必行已经趴在桌子上,似乎熟睡了。

    钱丰愣了一下,不过是两三秒的时间,老爸就睡着了?听说,国家银行将推行一项新的货币政策,而老爸就是方案制订负责人之一

    这段时间,老爸辛苦了。

    当他走近两步,想叫醒老爸去睡觉时,顿时发现有些不对劲,心中不由一急喊道:“爸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钱必行却是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看到,自己趴在桌子上睡觉,但是自己怎么可能看到,自己趴在桌子上睡觉吗?

    “请问,是钱必行老先生吗?”一个冰冷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钱必行听到,感觉整个灵魂都颤抖了一下,不由惊讶张望起来,看到不知在何时,书房里竟然出现两个身穿甲胄的士兵。

    这两个士兵,竟然和那部电视《铁口直断》中的y兵,十分相似。

    难道

    他们是y兵?

    钱必行心中惊骇,还是自己做了个梦?

    “请问,是钱必行老先生吗?”那名y兵又问道,虽然声音冰冷,却透着一股尊敬。

    “我是,你们是?”钱必行问道。

    “请问,钱老先生是不是在国家银行任职?担任货币政策司的副司长?”那名y兵又问,似乎是在确认。

    因为世上同名同姓的人实在是太多了,就连y兵勾魂都有可能勾错,请错人也不算奇怪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确定是在国家银行任货币政策司副司长一职。”钱必行点头,又问道:“请问你们是y兵?”

    “吾等奉城隍府君之命,请钱老先生到城隍府做客,会在天亮前送回来。”那名y兵恭敬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钱必行不由惊叫一声,不禁再次怀疑起来,自己是不是看了那部《铁口直断》的电视,所以做了这样的一个梦?

    要不然,怎么一模一样呢?

    “难道我真的在做梦?可是”

    钱必行难以相信,看着那两名y兵自语,可是自己刚刚还和儿子,在讨论y间银行的事啊。

    怎么眨眼间,自己就睡着了?

    于是,他又问道:“外面是不是有辆两匹骨马拉的马车?”

    “钱老先生乃是城隍府君的客人,自然会有马车接送,不用担心中途遥远,片刻就可到。”那名y兵有些惊讶,他是怎么知道外面停着一辆马车?

    “还真有?”

    钱必行瞪了一下眼睛,更认定自己是在做梦了。

    “钱老先生,请吧。”那名y兵作了一个请的姿势,继而钱必行就站起来了,似乎有一股神秘的力量,在牵引着他前往。

    “等等,我可不可以和儿子说一声?”钱必行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以。”

    y兵点头,继而又道:“但请钱老先生,不要耽误时间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会不会,就说一声,很快的。”钱必行说道,继而他就猛然发现,自己的灵魂好像回到身体了,抬起头对钱丰说道,“小丰,城隍爷老人家请我去城隍府一趟,天亮前会回来的,你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钱必行说完,再次趴在桌子上睡着。

    而钱丰则愣在那里。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