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123章不断变化的门神年画

    死寂一般的镇上,传来一声痛苦的鬼吼。【全文字阅读】

    而在此时,阿大那条带着叶子滇澮枝,正狠狠抽在恶鬼的背上,留下一条清晰的血痕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阿二滇澮枝,也打来了。

    在恶鬼的背上,同样留下一条清晰的血痕。

    啪啪

    阿大阿二持着桃枝条,对着恶鬼就是一阵猛抽,抽得恶鬼的背部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那黑銫带着恶臭的血水,不断地流淌下来。

    “嗷嗷”

    而在这时,恶鬼直接被打懵了。

    它还没有来得及回头,就已经被阿大阿二打去了半条命,在痛苦咆哮着和赘速躲避。

    可是,不管它怎么躲,都有两支桃枝条抽在它身上。

    那桃枝条看似普通,却蕴藏着一股霸道无比毁灭力量,散发着至刚至猛的气息,似乎正好克制它

    当阿大阿二抽了三四十下后,那个恶鬼终于倒下来了,浑身竟然没有一处是完好的,已经遍体鳞伤。

    此时,恶鬼蜷曲在地上颤抖,已经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白猫和雄鷄立即扑上去争食。

    “小猫咪、小鷄仔,你们留点给我啊。”阿二看到它们在疯狂吞食,眨眼间就已经吃掉一半,顿时就有些急了。

    “阿二,这恶鬼好臭,还是不要吃了吧。”

    阿大捏着鼻子说道,恶鬼身上流淌下来的血水,实在是太臭了。

    “好像是有点臭。”

    阿二愣了一下,但看到白猫和雄鷄吃得那么香,还是想去试试。接着,他就从白猫背下跳下来,撕下一大块鬼肉就往嘴里送,嚼了几下后脸銫大变。

    “呸!”

    阿二猛然吐出来,还在干呕着:“呕”

    阿大看到十分庆幸,幸自己没有去试,要不然就阿二那样,吐得差点虚妥了。

    “阿二,你没事吧,叫你不要吃,你硬是要吃”

    “呕”

    阿二在猛扣着嘴,干呕连连,脸銫都发白了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咋小猫咪和小鷄仔吃得那么香?”阿大看着在剔牙的白猫和磨喙甲的鷄,不禁疑瀖无比起来,“难道它们在骗我们?”

    这时,阿二扶着墙在墙角蛡惻,胆汁都吐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阿二,还吐?我们要去下个镇子了。”阿大招呼一声说道,就立即跳上雄鷄的背上,“再不去,天就要亮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臭”

    阿二回了一句,就瞪着弊猫和雄鷄,责怪说道:“明明不好吃,还说好香,臭死了。”

    白猫和雄鷄疑瀖相视一眼,似乎也有些想不明白,明明好吃呀。接着,它们就露出一副,你不会享受的表情,气得阿二差点就要对它们出手,幸被阿大拉住了。

    片刻后,他们就骑着弊猫和雄鷄掠出镇子,朝下一个镇子赶去。

    在另一个镇子上,杜宁和小牙在疯狂地贴门神年画。

    但是,只凭他们两人之力,难以在一夜之间,把所有的大门都贴上门神年画。

    况且,门神年画也不够。

    不过,贴得一家是一家,救得一人是一人。

    “只剩下四张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杜宁无奈说道,翻了一下手中的年画。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道,没有想到门神年画不够。不过想想也是,一叠门神年画怎么可能贴完一个镇子的人家?

    现在,他们只贴了三分之一,还是集中于大街上的三分之一。

    而在镇子外,零星散落了不少人家

    “没有门神年画,那魔鬼肯定”

    小牙越来越急,她亲眼看过魔鬼吃人,知道魔鬼的可怕。而且,整个镇子一两万人,似乎只有他们是清醒的。

    “只能去找了。”杜宁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里找?”小牙问道。

    “街尾的香烛店,那里应该有。”杜宁想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我们快去。”道,一钙內不及待的样子,似乎迟一步会死很多人。

    的确是这样。

    他们拖得越久,就有咏多人被魔鬼吃掉。

    “先把这四张贴完。”杜宁说道,就赶紧示意小牙往下家走去,“快,那只魔鬼要追上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小牙点头,立即朝下家走去。

    他们走得十分小心,当走到下一家,小牙就立即刷浆糊,而杜宁就把门神年画糊上去。

    当糊好后,杜宁顺势看了一眼,随之走出去。

    可是,他突然发现有些不对,就猛然转身回头看,盯着门神年画看起来。

    “杜宁,快走啊。”小牙在前面喊着。

    “小牙,你有没有发现,这门神年画好像有些不对劲啊。”杜宁有些茫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哪里不对劲?”

    小牙走回来,盯着门神年画看了看,并没有发现什么,就说道:“没有什么不同啊,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“不对,好像有点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杜宁摇了一下头,继续盯着门神年画看。

    “没有啊,我看到都是一样啊。”道,就催促起来,“快走,那只魔鬼要追上来了,等下我们还要去找门神年画呢。”

    “哦。”

    杜宁点头,也不去探究,就连忙赶往下一家。

    这时,小牙已经刷好浆糊,杜宁就把最后一对门神年画贴上去,他下意识地看了看。

    的确有不对劲。

    这次的感觉,更加强烈了。

    “杜宁,你又怎了?”小牙看着杜宁在死死盯着门神年画,不禁有些生气起来。

    门神年画就门神年画,有什么不对劲的?

    不是都一样吗?

    “我们还要去找门神年画啊。”道,现在迟一分,就有可能少一条命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杜宁差点惊叫出来,幸他醒悟早,死死捂住了嘴巴,说道:“小牙快来看,快来。”

    “怎了?”

    小牙有些不耐烦,但还是走回去。

    “你快看,门神年画的确不同了。”杜宁指着门神年画说道,“看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没看到。”

    道。

    “武器,你快看他们手中抓的武器。”

    杜宁震惊说道,指着门神的武器又言,“之前,我明明看到,他们抓着的武器,是斧钺钩叉之类的。但是现在,却变成桃枝条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小牙愣了一下,接着细细回想起来,似乎好像是斧钺钩叉之类的武器。而且,她所见过或听说过的门神年画里的武器,都是刀枪剑戟、斧钺钩叉、鞭锏锤爪、铛棍槊蚌、拐子流星等之类,从来就没有听说过,有门神手执桃枝条的。

    这的确有些不对劲,还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紧接着,她就愣了一下,盯着门神跨下的坐骑,愕然说道:“我像记得,门神的坐骑是马,怎么变成了”

    ps:求推荐票,求推荐票!

    不知不觉间,二楼老黄就已经成为掌门了,在这里说声谢谢。

    谢谢一直在默默支持的童鞋,他们有于默默打赏,有于默默投票,有于默默发红包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