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091章陈婶回答了

    这时,老人傻在那里,呆呆看着天空中的大水牛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

    他不知道这是怎么回事,不就是说了一句牛不会弹琴吗,谁知道还真跑出了一头牛弹琴给他看。

    这打脸,打得太快,打响了。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重点,重点是天空中吁么会有一头牛?那头牛不仅会说话,还会弹琴

    妈的,见鬼了。

    老人眨了眨眼,甩了甩脑袋,但是那头黑不溜秋的大水牛,依然端坐那黑云中,一副认真弹琴的样子。

    又是幻觉?

    老人愕然想着,就瞧了瞧陈婶,看是不是她搞的鬼。

    但是在此时,见到陈婶双眼直勾勾地盯着他的那桌菜在流口水,恨不得立即来个饿狗扑食,就顿时火冒三丈了。

    正当他要呵斥时,天空顿时传来那牛的说话声。

    “老头,看见了没有?”

    在那黑云中,大水牛有些得意说道,越弹就越来兴致,“你告诉我老牛,你到底看到了什么?说,你到底看到了什么?哎呀,你往哪里看?这里,往这里看,快说,你到底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老人生生止住对陈婶的呵斥,抬头看着黑不溜秋的大水牛。

    “虽然我老牛,生得有点粗糙,但是也略懂音律。”

    大水牛得意洋洋说道,在摆弄着那架古琴,接着牛眼一瞪说道:“看到没有?下次不要再说什么,牛不会弹琴了”

    “一定是幻觉。”

    老人瞪着眼睛说道,不相信自己所看到的一切。

    “喂喂,老头,这可不是幻觉,我老牛真的是在弹琴。”那大水牛愣了愣说道,想不到这老头如此固执,明明是真却说是幻觉。

    “陈婶,你看到天上有什么吗?”老人问道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时,陈婶完全被他的那桌子菜肴吸引了,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老人的说话。

    “陈婶!”老人大喊一道。

    “啊,老叔你叫我啊?”陈婶回神过来,露出喜銫说道:“那、那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愣了一下,顿时明白过来,不由气得怒火冲天,喝道:“什么不客气?我是在问你,你有没有看到天上有什么?”

    “啊?!”

    陈婶惊琇,就连忙抬头看天,说道:“天上有朵云啊。”

    “你有没有看到一头大水牛?”老人紧张问道。

    “大水牛?”陈婶愣了愣看着老人,问道:“老叔,你没有发烧吧,天上怎么会有大水牛?”

    “那头大水牛在黑云中弹琴,难道你没有看到?”老人指着天空上的大水牛说道。

    陈婶瞧了瞧,哪有什么牛在弹琴,有些不悦说道:“老叔,你不教就不教呗,不用这么损我吧?”

    老人皱了皱,难道真是幻觉?

    要不然,怎么只有我看到,陈婶和其他人都没有看到?

    “不用问了,只有你才能够看到我老牛在弹琴。”那大水牛一边弹琴,一边说道。接着,它就愣了一下,瞪大那双牛眼,在紧紧盯着老人,连那琴都忘记弹了。

    “咦,原来是你啊!”

    这时,大水牛有些惊讶说道,原来被天子守护的人是他。紧接着,它心里猛然咯噔了一下,天子不会在这里吧?

    它顿时有些紧张起来,刚刚摆谱摆得有些过了。

    “牛怎么可能会说话?怎么可能会弹琴?”老人低声咕噜,睢了睢那黑云中的大水牛,完全把它当成幻觉了,“一定是幻觉,一定是幻觉,连我自己都成为幻觉了,要不然怎么可能举得起那石礅?”

    于是,老人不再理会。

    “唉呀,气煞我老牛了,居然当我老牛不存在。”

    那大水牛听到老人的咕噜后,顿时有些不爽起来,明明自己已经弹琴给他看,居然还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这人,太他-妈的固执了

    如果不是天子守护的人,我老牛让他知道,花儿为何那样红

    “陈婶,过来一起吃吧。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封青岩微笑说道,再次邀请陈婶。

    “啊,还真在啊,完了”

    大水牛听到封青岩的声音,整头牛就立即萎了。接着,它就左瞧瞧右瞄瞄,想找准备时机赶紧溜走,免得被训

    “那、那多不好意思啊,中午我已经吃过了。”

    陈婶的眼睛直勾勾盯着说道,一副你快点邀请我吧的样子,“不过,老叔做菜真的好好吃,吃了让人还想吃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一桌子菜而已,不就是吃的?”封青岩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”

    陈婶看了看黑着脸的老人,说道:“我就不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“何需客气?”封青岩笑道,再次邀请陈婶过来一起吃,而陈婶也不再假装客气。

    因为那味道,无比吸引她。

    食髓知味。

    老人见到封青岩再次邀请陈婶,虽然心中十分不满,但是他无法作主。就像在饭店吃饭一样,主人邀请什么客人,你作为一名厨师,根本就没有权利拒绝。

    除非你牛到,主人求着你做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陈婶再次风卷残悠般吃起来,眨眼间就把十二道菜吃得干净。

    “啊,我、我又吃光了。”

    陈婶有些不好意思起来,只是她忍受不住,只想拼命地吃,“我来收拾碗筷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急,等下再收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说道,示意陈婶坐下,“陈婶,你觉得老叔做的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吃呀,真的好吃。”陈婶妥口道。

    “哼,用你来说?”而老人听到相当不满意,一句好吃就能够形容自己做的菜?

    果然被糟蹋了。

    只是,老人有些想不明白,这个年轻人邀请陈婶一起吃干什么?难道不知道陈婶不懂得品尝,不懂得欣赏吗?她怎么可能体会到,自己出神入化的厨艺?

    “嘿嘿。”

    陈婶尴尬笑着,不敢对老人生气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陈婶收拾碗筷了。”封青岩说道,不再询问陈婶什么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陈婶连忙说道,就立即收拾碗筷。

    当陈婶离开后,老人皱着眉头问道:“如何?”

    “陈婶不是说了吗?好吃呀。”封青岩回答,就来到庭园动手洗茶具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李静不见了。

    当然,老人并没有注意到,正被封青岩那句话气着。此时,他甚至有些怀疑,这个年轻人根本不可能指导到他,厨神岂是那么容易?

    要不然,自己三十年来,为何无法踏出那一步?

    p.s:求推荐票,求推荐票,求推荐票!!!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