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090章 谁说牛不会弹琴?

    大厅里,陈婶如风卷残悠,只是片刻间,就把那一桌子的菜肴吃进肚子。【全文字阅读】她一边拍着鼓鼓的肚子,一边竖起拇指对老人夸奖,说是她这辈子吃到最好吃的菜

    而老人,干脆转过身,想眼不见心不烦。

    但是,他看到陈婶狼吞虎咽,如同饿猪进食般,心里就在滴血啊,就像自己那漂亮的闺女,被野蛮而丑陋的男人给糟蹋了。

    她、她根本就不懂得品尝,不懂欣赏

    这是牛嚼牡丹啊!

    唉

    老人叹息一声,真不该让陈婶坐下。

    “啊,都给我吃光了?”

    这时,陈婶有些不好意思,似乎想不到自己这么能吃。这可是十二道菜,足足八人的份量,最后却被他们三人给吃光了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我们都吃饱了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说道,虽然陈婶的确吃了不少,但他和李静真的吃饱了,“陈婶,你感觉老叔做的菜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好吃!太好吃了!是我这辈子,吃到最好吃的菜。”

    陈婶有些激动起来,又补充说道:“想不到老叔做菜这么好吃,以前一直听说老叔是大厨师,想不到是真的”

    “好吃就行。”封青岩微笑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、那我收拾碗筷了。”陈婶捧着肚子站起来,她实在吃得太饱了,幸还没有饱到无法动的地步,收拾一下碗筷还能做。

    “那就麻烦陈婶了。”封青岩说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的,应该的。”

    陈婶连连说道,显得十分满足,她手脚很麻利,迅速收拾碗筷。当她正想送进厨房时,顿时想起厨房不能进,就看着老人问道:“老叔,这碗筷?”

    “厨房。”老人不爽地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说,我、我不能进吗?”陈婶道。

    “让你去就去。”老人沉着脸,心里依然在滴血,看到陈婶那粗壮的躯体,就如同看到自己的艺术品,被一头猪给糟蹋了。

    “哦哦。”陈婶唯唯诺诺点头。

    而当陈婶把八仙桌,完全收拾好擦干净后,老人就忍不住了,问道:“老夫的厨艺如何?”

    “不愧为厨神。”封青岩说道。

    老人皱了一下眉头,显得有些不满,道:“就这样?”

    “不急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说道,似乎在回味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李静正在庭园里清洗茶具,这茶具是老人所有,一直摆放在石桌上。

    “先生,茶好了。”

    片刻后,李静说道,飘来一阵阵茶香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老人闻到那茶香,微微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因为,茶具是他的茶具,水是他的水,茶叶是他的茶叶,一切都是他的。但是,他现在闻到的茶香,却和自己泡出来的茶香,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此茶,芬芳馥郁,沁人心脾。

    闻之,令人心情舒畅,刚刚的郁闷一扫而光。

    “请。”封青岩说道,就率先走过去,在那石礅坐下,而李静立即给他倒上茶。

    老人不客气,在封青岩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这时,老人捧起一杯茶,送到鼻下嗅了嗅,眼中的惊讶更浓了。他有些想不明白,为何泡出来的茶不一样,似乎是两种茶叶一样

    他细细品尝起来,半晌后说道:“小丫头,你这茶艺不了得啊,普通的茶叶泡出不普通的茶来,可称得上一声茶艺大师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敢当。”

    李静十分谦虚,说道:“我跟着先生只学得一点皮毛而已。”

    老人听到,不由惊讶地看着封青岩,难道这个年轻人还是茶艺大师?不过,见到封青岩只是在静静喝茶,似乎并不想多言,就懒得去询问,自己也在细细品尝。

    毕竟,这泡出来的茶,比他的好千百倍。

    一壶茶过后,封青岩就提出告辞了。

    老人送封青岩到大门口,接着就让陈婶回去,然后回到房间休息,以养足鏡神准备晚餐。

    只是,他总是睡不着,一脑子在想着,如何才能够成为厨神。

    不久后,他又想到了那井水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他总感觉那井水,是一个契机。

    这时,他立即起床,来到那口井前,皱着眉头在看着。这井,他昨晚挖到天亮,已经挖得很深了,但是依然没水。

    这有些古怪。

    因为,按照这个深度,不可能没水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继续挖?”

    老人在询问着自己,最后他摇摇头,就回去休息了。

    在傍晚六点时,灶君庙附近再次弥漫着一股浓郁的香味,吸引不少人在寻找。老人毕竟是厨神,虽然只是差了一线,但他做出来的菜,香味可飘数百米,如同一朵云彩凝在天空,久久不见散去。

    所以,在灶君庙外,有不少人在努力嗅鼻子,贪婪地吸着那香味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封青岩李静再次出现在谢府。

    “老叔,我给你做好晚饭了。”

    而在老人送上一道道菜肴后,陈婶提着一个竹篮子走进来,当她看到那一桌丰盛的菜肴后,眼睛猛然亮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,她忍不住吞了吞口水,双眼如发绿光般,根本就挪不开。

    老人看到,那脸顿时黑下来了,说道:“我不是说过,不用你做饭吗?你做的饭菜,如同猪食一样,我能吃得下去吗?”

    “老叔,你嫌我的饭菜难吃,要不你教教我?”陈婶有些期待说道。

    “教你也不会。”老人冷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教,怎知我不会?”

    陈婶反驳道,很想从老人那里学几手,如果学到了,自己可以开一个小饭店,保证生意红火。

    “你见过牛会弹琴吗?”老人翻了一个白眼说道。

    “切,不教就不教,要说那么难听吗?”陈婶小声咕噜,有些不满老人总是损她,对她实在太不客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谁呀?谁说牛不会弹琴了,啊?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一个粗糙且亮,又带着愤怒的声音,突然从天空传下来,“哼,现在老牛就弹给你听,看看牛会不会弹琴”

    老人听到不由一愣,就猛然走出几步,抬头朝天空看去,接着就目瞪口呆起来,神情如同见鬼般。

    因为在那天空上的一朵黑云中,有一头黑不溜秋的大水牛,一本正经地摆弄着一架古琴。

    “锵、锵”

    琴音急速,如同暴雨,如腾沸澎湃之观,具蛟龙怒吼之象。息心静听,宛然坐危舟过巫峡,目眩神移,惊心动魄,几疑此身已在群山奔赴,万壑争流之际

    老人不由愣在那里,即使他不懂音律,都知道这琴音不凡。但是,这惊人的琴音,却是一头黑不溜秋的大水牛弹出来的。

    我不就是说了一句,牛不会弹琴吗?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