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088章 雄心再起

    笃笃

    谢府的厨房里,传出一串密集的落刀声,只见老人正握着菜刀,在飞速切菜。【无弹窗】

    他的速度很快,如同一双无影手

    此时,他的鏡、神、气皆恢复过来,让他的状态达到巅峰,如在三四十岁的壮年期。

    他切得很认真,很专注,所有的心思都在这柄菜刀上。

    他心无杂念。

    如果有,就是如何把这一餐做好

    而在这时,一名四十多岁的大婶,推开谢府大门走进来,正是阿呆请来照顾老人的陈婶。

    她住在附近,昨晚已经来过一次。

    “老叔,起床了没有?”陈婶提着一个保温瓶装,里面装着老人的早餐,在走进大厅时喊着,她以为老人会起床迟些,所以就迟些过来。

    “老叔?”

    陈婶走过大厅,又喊了一声,“还没有起床?”

    这时,她听到厨房有动静,就带着好奇朝厨房走去,疑瀖说道:“难道进贼了。”

    她掂着脚,小心翼翼走去。

    接着,她就愣了一下,大门都打开了,老叔肯定起床了,难道是在厨房里弄吃的?

    唉呀,老叔肯定是饿坏,才会自己动手,都这么老了,还要自己做饭。陈婶不由自责一下,怪自己来得太迟了,哪有老人睡到**点才起床?

    她提着保温瓶,急急走进去。

    虽然她知道那里是老人的厨房,但是并没有进去过,因为老人不准闲人进入他的厨房。当她走进去后,才发现老人的厨房很宽敞,比一般人家的厨房大出好几倍。

    而且,里面什么有。

    此时,她的眼睛一蟼愑亮起来了,目光不断地瞄着,看到那么多的瓢锅碗盆,显得欢喜不已。

    “老叔,不用做早餐了,我已经给你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婶收回目光,最后落在老人的身上,提了提那保温瓶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时,老人并没有理会她,似乎根本就没有听到般。而老人的确没有听到,他无比专注,所有的心思落都在那柄菜刀上,并没有发觉陈婶走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叔,不用做了,我给你带来了。”

    陈婶又喊了一声。

    笃笃

    而回应她的是一串急速、密集的落刀声。

    陈婶走前几步,看到那菜刀又快又准,让她愣了愣,这像是九十多岁的老人吗?

    那菜刀又稳又快又有力,根本不像是老人在用刀。

    “老叔?!”

    陈婶走上来,看到老人弄出那么食材,不禁有些愕然。

    只是做一顿早餐而已,要不要弄这么多食材?而且,有些食材,好像很贵的样子

    “老叔?”

    此时,陈婶只好拍一下老人,令老人浑身一震,如同怒狮回头,瞪着一双凶恶的眼睛。

    陈婶被吓了一跳,连忙倒退几步。

    “谁让你进来的,出去!”这时,老人大怒不已,他无法容忍在他做菜的时候,有人来打扰他。

    即使是他的亲人、徒弟,都不行。

    这是死规!

    “老、老叔,我、我是给你送早餐的。”陈婶连忙说道,示意一下那个保温瓶,显得有些害怕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老人喝道,依然怒火,“难道你不知道,我的厨房不准闲人进来吗?我的厨房,是你可以进的吗?出去,赶紧出去!”

    “是、是阿呆让我照顾你的。”

    陈婶有些委屈,又有些气,如果不是看在阿呆昨晚求她的面子上,她真想甩手走人。当然,也不全是看在阿呆的面子上,因为阿呆每个月都给她不低的工钱

    每个月高达一万,而且不计伙食费。

    所以,陈婶无法拒绝,此时更更不想失去,于是只能忍下来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老人吼道,就像吃人的狮子。

    陈婶不敢再说什么,跑似般走出厨房,继而把保温瓶扔在大厅的八仙桌上。

    不就是进一下厨房吗,凶什么凶?

    “啊,气死我了。”

    陈婶十分抓狂,负气说道:“哼,我不管了,不管了,谁爱管就管,不就一万块吗?谁受得了你的气?哼。”

    这时,陈婶十分生气,当快要走出大门时,又忍不住停下来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,忍”

    最后,陈婶深呼吸起来,努力平复内心的怒火,“哼,我是看在你年纪大了,没有人照顾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阿呆求着我,我才不管,受你这气”

    陈婶在自我安慰,接着就朝厨房走去,不过她不敢再走进去,而是在外面听着里面的动静。

    她隐隐知道,老人以前是大厨师,十分爱惜厨房。

    其实,这条井水的居民,都大概知道老人的厨房,是不准闲人进入

    “老叔,先出来吃早餐,我已经做好了。”

    陈婶喊道,听到老人并没有回答,又喊道:“老叔,你不用做饭,我会帮你做的”

    厨房有动静,但是老人并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不吃就不吃。”

    陈婶不管了,回到大厅感觉无所事事,如果什么都不做,又有些心虚拿那一万块。所以,她四处瞄起来,看到庭园里的一把扫帚,眼睛立即亮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她连忙走去,拿起扫帚就打扫起来。

    这样,拿那一万块,就安心多了。

    当她把谢府都打扫得差不多的时候,已经是十点多了。

    “咦,怎么还在厨房?”陈婶有些惊讶,于是趴在厨房的窗台下,静静听着里面的动静,发现老人并没有什么,就放心下来了。

    不过,她又有些好奇起来,老叔到底在厨房里做什么?

    “管他呢。”

    陈婶懒得去理会,就喊道:“老叔,我回家给你做饭,到十二点给你带来。”

    厨房里,老人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“老叔,我先回家了,有什么事到街上喊一声。”陈婶有些不爽,感觉自己的好心都喂了狗。

    而在厨房里,老人完全沉醉于自己的世界。

    他做菜,无比的专注,已经到了忘我境界,所有的心思都凝于一点,心无杂念

    这时,他正在用一柄小刀,在雕刻着一根胡萝卜。

    小刀如飞,速度快到让人看不清刀法,眨眼间就雕刻出一只栩栩如生的凤凰

    不久后,他似乎突然想起什么,就熄去煤炉火,去点起柴火。因为有一道菜,只有柴火是最佳选择,才能使味道达到他想要的效果

    眨眼间,一个上午就已经过去了。

    而在厨房里,飘出浓浓的香味,闻之让人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老人正好把一桌菜做好,每一道都是銫、香、味俱全,达到他巅峰势冓的水平,比起三十多年前丝毫不差。

    所以,他十分满意,因为他的状态,已经恢复了。

    或许,可以让他达到一个新的高度。最主要的一点,他对踏出那一步,又有信心了。因为,他的状态已经恢复,他的信心也恢复,所以他的雄心,再起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