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015章 吾皇,娘娘宾天了……

    大地上,有虔诚叩拜的身影,有苍劲参天的铜树,有光芒照耀的三星。【无弹窗】而那天空上,有滚滚翻腾的黑云,有悲吼绝望的青铜战士

    他们如同木雕般定在那里,满脸的悲怆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猛然发现,自己早已经死了,只是一缕不甘的神魂。而且,自己等不仅死了,还败了

    娘娘已死!

    他们仰天悲吼,无法接受这个结果,也不能接受。但是,娘娘真的死了

    他们痛苦回头,看着那叩拜在三星祭坛前的群巫。

    “娘娘宾天!”

    那驻马于滚滚黑云上的青铜战士,仰天悲吼一声就翻身下马,立着带血长枪单膝跪下。

    悲痛崳绝。

    “娘娘宾天!”

    一个个青铜战士跪下,带着血与泪。

    三星祭坛前,群巫在訡唱着古老歌谣,一次次叩拜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,十八名青铜战士,牵着战马从黑云上回来,跪拜在三星祭坛下

    月亮湖下,虽然封青岩看不到上面发生了什么,但是隐隐约约感应到。而当“娘娘宾天”四个字落入他耳时,脑海中“轰”的一声如同炸开般,身子控制不住微微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他双拳紧攥,心中怒火渐生。

    这时,他猛然飞身而起,以最快的速度冲出月亮湖。

    轰

    一道人影冲天而起,湖面如同炸开般,掀起惊天般的巨浪。他立身在滚滚黑云中,看着那光芒照耀的三星,玄鸟哀鸣的铜树,心中渐渐悲苦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那訡唱的神秘群巫,血战疆场的青铜战士,感觉是那么的熟悉。而那古老的歌谣,似乎在述说着一个个可歌可泣的故事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封青岩努力压下心中的悲苦,一步一步朝三星祭坛走去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方圆数十里的人,都看着那个从黑云中走下来的身影,不由再次震惊起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封师兄?”

    在石屋前的燕子飞,看着那个从黑云中走下来的身影,不禁震惊万分说道。虽然距离有些远,看不清面容,但是从那服饰、身形,可以判断出就是封青岩。

    “神仙下凡?”

    中年人大成激动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就连老村长都不淡定了,对着那一步步踏空而下的身影叩拜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,我到底看到了什么?”

    在黑云笼罩滇濎空下,一名年轻人目瞪口呆起来,震惊说道:“先是天空骑士,这又是什么?神仙?咦,好像是现代人啊”

    “他穿的衣服,好像簢们的一样啊。”

    距离近的人,能够看清楚封青岩身上的衣服,一个个震撼起来。如果是古人,他们比较容易接受,毕竟神话深入人心,也符合众人心里的形象。

    但是,突然跑出一个现代服装的人,怎么看都怎么怪,他们很难接受。

    虽然有不少人,都疯狂掏出了手机,想把眼前这一幕拍下来。但是,拍下来的都是黑漆漆一片,什么都看不清。

    见鬼了!

    这是众人心里的想法。

    虽然黑云遮日,四周一片黑暗,但是那三星照耀,怎么可能拍得黑漆漆一片?

    有人不相邪,一直在用手机拍着。

    虽然如此,但是这里发生的一切,正疯狂传播出去,在外面引起不小的轰动。不过,无图无真相,大家都是吃瓜群众,所以除了方圆数十里外,说不上什么惊世骇俗。

    而且,国家有意封锁,又有人混淆视听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三星祭坛下的群巫以十八青铜战士,看到从云层中走下来的身影,都愣在那里了。他们如同木雕泥塑般,一动不动地看着那个身影,忘记了訡唱,忘记了叩拜。

    虽然气息不同,但容貌却是一模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的躯体在微微颤动,继而又由微微颤动,变得剧烈颤动起来。

    那是谁?

    他们离开故土,踏上未知的星路,一路追踪而来,这一切都是为了谁?

    为的,就是走下来的那个人。

    “吾皇!”

    一名青铜战士激动大吼,继而无比恭敬跪下。

    “是吾皇!是吾皇!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个青铜战士跪下,他们无比激动大吼,朝那三星祭坛拜下,悲哭道:“娘娘,吾等寻到吾皇了,寻到吾皇了”

    那群巫同样如此,一个个跪下,在悲哭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但是在最后,无论是青铜战士还是那群巫,皆是大哭起来。因为,娘娘还没有来到这方世界,在星路中就已经死了

    最终无法见吾皇一眼。

    黑云中,封青岩一步步走下,听他们的称呼就已经知道他们是何人。

    那是大商的遗民。

    只是,他们皆已死,都只剩下一缕残魂。

    “拜见吾皇,吾皇万岁,万岁,万万岁!”这时,无论是青铜战士,还是群巫,皆整齐拜下,他们的动作是那么的整齐划一,似乎练习过数千上万次。

    他崳斩断前世,但是前世的人或事,葴饔踵而来,让他避都避不开。

    不管他承不承认,他都是大商的国主,一代茵天子。

    “平身。”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控制不住自己,说出这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谢吾皇。”

    青铜战士和群巫拜道,却不敢起身,也不肯起身。因为他们失职了,使娘娘最终死在星路上,他们罪该万死

    “吾皇,娘娘宾天了。”

    有巫像跪前两步,悲痛崳绝说道,这是一名老年巫像,似乎是群巫之首。在他的话音落下时,青铜战士和群巫皆把头颅,紧紧贴在地面

    封青岩闻言,心中不由莫名一痛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他已经走落到三星祭坛上,对着下面跪成一片的人,问道:“娘娘是谁?”

    这娘娘,自然是天子娘娘,但他要得到亲口答案。

    “吾皇,是天子娘娘啊。”

    那老年巫像悲痛说道,有些不敢相信看着封青岩,“难道吾皇忘记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,我忘记了。”封青岩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老年巫像失声,心中难以相信。

    而青铜战士以及群巫们,同样是不敢相信地看着,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吾皇怎么能忘记天子娘娘?

    “她,是怎么死的?”封青岩问道。

    “吾皇,吾等在星路上遭遇十万天兵天将,最终不敌”一名青铜战士痛苦说道,身上弥漫着滔天的善凐,“是吾等无能,让娘娘陷入绝境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一个金甲神人从星空中飞虵而来。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