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991章 转身,就是永别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忘川河岸上,李孤无比痛苦,心如刀割。【全文字阅读】他没有想到,最终的结果会是这样,他无法接受啊。

    如此付出,甚至付出生命,却换来这样的结果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

    此时,他仰天大笑,笑声悲哀不已,是自己亲手把最心爱的女人,交到了另一个男人的手里。他忘不了,在张朋给小依戴上戒指时,他那狼狈逃出屋的样子,就像一条丧家之犬。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?

    怎么会这样啊?!

    他的痛得无法呼吸,也痛得跪不稳,一头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如此,你还会求吗?”在他身后的黑雾里,孟婆持着拐杖缓缓而来,这时她竟然轻轻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她的声音,没有茵森,没有刺耳,只有平静。

    这样的结果,她没有想到,也控制不了。因为求了彼岸花,闻了那花香,那小依就是那花朵,而李孤就是那叶子

    “花开时,看不到叶子,有叶子时,看不到花,花叶两不相见,生生相错”

    此时,孟婆在平静说道,声音不起半点波澜。

    花落叶发,永不相见!

    这就是彼岸花。

    “彼此的相守,彼此的相知,却彼此的两不相见,相爱”

    孟婆静静站在李孤的身边,看着那火红的彼岸花,最后说道:“选择吧,求,或不求”

    “选择吧,选择吧”

    孟婆的声音,在李孤脑海里不断回荡,催促他作出选择。是为他人作嫁衣,还是如原来般相守?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倒在地上的李孤,由大笑变成大哭,悲哀不已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痛苦挣扎起来,恭敬跪在这忘川河岸上,对着那彼岸花缓缓叩首。

    最终,还是选择了放手。

    可是,每叩首一下,他的心就痛苦一分。

    他脸上滴下的,不是泪,而是一滴滴的血

    二叩首!

    三叩首!

    爱过了,恨过了,放下吧。

    有过了,痛过了,看破吧。

    虔诚的,顶礼啊,三叩首。

    当三叩首后,对岸传来一片呜呜哭声,无数的彼岸花哭泣起来,从花蕊里流出一滴滴的泪水。

    呜呜

    当彼岸花都流泪时,悲伤定已泛滥成海,还有谁会在乎那曾经的泪水,还有谁会回首那曾经的美丽。

    此时,花海哭成一片,无数彼岸花颤动起来,崳拔地而起。

    咻

    一株彼岸花首先拔地而起,飞过忘川河,落在李孤身前。李孤看着那彼岸花,听到那花中传来悲哀的哭声,早已经泪流满面了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在天子殿前静静看着封青岩,一步跨出落在忘川河岸上。

    “拜见天子。”孟婆行礼。

    封青岩摆摆手,看着李孤和那朵彼岸花,平静说道:“既然是你们彼此的选择,那就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唉”

    孟婆看着李孤离开的身影,再次叹息。

    此时,李孤的身影,落魄而卑微,渐渐消失于黑雾之中。当他再次出现时,已经在人间的城隍庙里

    他睁开眼睛,那梦里的一幕幕,依然历历在目,永远都忘不了。特别是,那逃似般离开的身影,狼狈得就像一条丧家之犬

    无比的卑微。

    这时,在他手里,有着一朵火红的彼岸花,花开崳滴。

    他呆呆看着,继而朝那神像拜下。

    他早已经作出选择,此时就不需要再选择,所以他捧着彼岸花回到小县城。

    在他回到家时,已经是第二天天黑了。

    他捧着艳红崳滴的彼岸花,来到小依的床边,而小依静静躺在床上,如同木雕泥塑般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此时,他把彼岸花送到她的鼻子前。

    当小依把花香吸入鼻子后,那睫毛就颤动了一下,继而缓缓睁开眼睛。而她,看到那满头白发,面容憔悴而目光慈爱的中年面孔,就轻轻地说道:“爸爸,我醒了”

    这一切,都和梦中的一样。

    因为,在他求彼岸花时就已经注定,谁也改变不了。

    在闻了花香后,小依是醒了,也变回了正常人。但是,她和梦中一样,忘记了最重要的一点,就是那个面容憔悴、目光慈爱的中年人,并不是她的爸爸,而是她曾经的爱人

    而他,也如梦中一样,一切都没有变。

    不久后,小依找了一份工作,然后结识张朋,成为男女朋友

    在小依生日那天,依然有梦中一样,张朋向小依求婚了。

    在这一天,张朋来到小依的家里,而李孤同样做了一大桌菜丰盛的菜

    在张朋给小依戴上戒指时,李孤如同梦中那样,逃似般离开,狼狈得就像一条丧家之犬

    “爸爸,我张朋的婚期,在三个月后。”

    在院子里,小依满脸幸福,又无比期待说道。接着,她在后面抱着李孤的脖子,说道:“爸爸,你是不是不舍得小依?”

    李孤不言。

    眨眼间,就已经三个月过去了。

    这一天,正是小依的婚期,她穿好婚纱在房间里等待,满脸的幸福。而李孤在这时,推开她的房间,深深地看了一眼穿上婚纱的小依,就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这是告别,一生的告别。

    在他转身的那一刻,那只是花白的头发,瞬间全白了。

    而小依恰恰好回头,看到这悲哀的一幕,整个人不由愣在那里

    那是充满爱的眼神,是爱情的爱,不是亲情的爱。

    在随着头发全白时,还有两滴泪坠落,溅在那地板上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她似乎听到心碎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小依整个人傻住了,呆呆看着离开的身影,她感觉无比的心痛,完全没有那喜悦,那幸福。

    有的,只有痛苦。

    她追出去,却发现李孤早已经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你还记得吗?”

    这时,持拐杖的老妪又出现了,平静对着李孤说道。

    “记得。”李孤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我要你一滴泪。”老妪说道,“一滴死人泪。”

    “取吧。”李孤平静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那两溅在地板上的泪,飞虵而起,没入老妪掌心那滴泪珠中。

    轰隆隆

    蓦然间,泪珠光芒大放,绽放着无数銫彩,猛然朝一个方向飞虵而去。

    它,似乎去寻铁锅了。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