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953章 三府阴兵听令

    在阎罗归位之时,几乎所有的鬼差茵兵,都跪拜下来恭迎。【无弹窗】但是,在酆山里却有一人没有拜下,反而持着一条长长的锁链,怒指前方大吼。

    他身上弥漫着滚滚善凐,面目愤怒而狰狞,正是带兵杀进来的黑无常。

    他不承认新的阎罗,因为他认为是崔判官谋逆而来。

    “随我杀进去!”

    这时,他回头大吼,看到原本两百五十名的茵兵,现在只剩下不到二十名,心中不由一痛。但是,即使只剩下二十名茵兵,他也要杀进去,杀出一个朗朗乾坤

    而他身后的二十名茵兵,痛苦地承受阎罗散发出来的气息,持着长枪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这些茵兵大吼,同样是面目狰狞。

    黑无常看到这些誓死追随自己的茵兵,心中终于有些欣慰。而当他正率领剩下的茵兵杀进去时,前方的黑雾中出现一道白的身影,正是失去行踪多时的白无常。

    “七哥。”

    黑无常看到大喜,连忙问道:“七哥,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我没事,八弟不用担心。”

    白无常那招牌笑容不见,只是叹息一声摇摇头,看着黑无常身后的茵兵,就基本都猜测出来了,说道:“你把三府茵兵都带来了?”

    黑无常点头,说道:“他这是大逆不道。”

    “唉”

    白无常看到三府茵兵,只剩下这二十名残兵,心中不禁悲叹起来。虽然他不会像黑无常那么偏激,但是在这个时候,并没有反对,或许他也会带兵杀进去。

    只是,一切都迟了。

    崔判官或崔判官的人,已经成为阎罗了。

    如果只是崔判官,他们还有反抗的可能,但是在阎罗面前,他们可以说就是蚁蝼,根本就不堪一击。

    杀进去,只是送死而已。

    “七哥,一起杀进去。”

    这时,黑无常善凐冲天说道,即使明知道会失败,但是他依然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他已经没有退路了。

    “杀进去?”

    白无常苦笑一下,说道:“已经没有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“啊,恨呐”

    黑无常仰天大吼,一道道如箭般的黑雾,从他身上迸发而出,那脸庞显得无比的痛苦。

    “三府茵兵听令。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白无常突然说道,“立即返回各自城隍府。”

    三府茵兵闻言,不由愣在那里,最后看向咆哮的黑无常,似乎不知道该听谁的命令好。

    “七哥,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,反正都是死,不如战死。”黑无常面目狰狞说道,就回头看着剩下的二十名茵兵,“你们,可愿随吾杀进去?即使是死,也不退一步?”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二十名茵兵大吼,身上的善凐冲天。

    其实他们也知道,他们已经没有退路了,即使他们听白无常的命令退回城隍府,但是最后的结果都一样。

    死!

    阎罗岂会放过他们?

    因为在新的阎罗面前,他们就是逆反。

    白无常看着他们,沉訡片刻就说道:“既然如此,那谢某与你们一同杀进去”

    “大善,哈哈”

    黑无常看到白无常随他一起杀进去,不禁仰天大笑起来,只是笑声有些悲哀。

    “杀杀杀,杀尽天下恶人,还人间一个朗朗乾坤!”

    紧接着,从他喉咙里吼出愤怒无比的声音,响彻了整个云霄。这个声音,就像从地狱里传出来的怒吼,传遍了整个酆山世间,似乎在向阎罗宣示着什么

    而白无常听到黑无常这誓言,不禁放声大笑起来,而大唱而起:“赏赏赏,赏尽天下善人,还人间一个朗朗乾坤!”

    他身穿绣着神秘花纹的白长袍,头戴魂文闪烁的白高帽,显得慈眉善目满面笑容,让人感到亲切可近。

    此时,他手中的锁链猛然一变,化为一把白的蒲扇,又唱道:“喜荣华正好,恨无常又到。”

    “喜荣华正好,恨无常又到。”

    这时,从天地间响起两个京剧唱腔,似乎有两个古老的声音,从远古时空穿越而来般,带着人间的沧桑响起天地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”

    黑无常身穿绣着神秘花纹的黑长袍,头戴魂文闪烁的高帽,体态短胖,面乌黑严肃,手譁髋镣手铐,“荣华富贵,也敌不过生死有命。任尔盖世堅雄,见吾就应丧胆凭他骗天手段,入锁再难欺心”

    这个京剧唱腔又起,直击人的灵魂深处,显得韵味十足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率领最后的二十名茵兵,一路朝前方滚滚的黑雾中杀去,每个茵兵都义无反顾。

    视死如归!

    在他们走出没多远,牛头马面緡声赶到了,看到他们依然杀上来,不由怒吼起来:“黑白无常,你们要干什么?你们这是找死!”

    “哈哈。”

    黑无常不回答,只是在大笑,最后一指吼道:“杀!”

    “不可理喻!”

    牛头怒火不已,和马面拦住他们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一个大红身影从前方的黑雾中踏步而来,正是传说中的崔判官。

    “拜见崔府君。”

    牛头马面看到,立即向崔断行礼。

    崔断点点头,看着杀上来的黑白无常,就呵斥道:“黑白无常,你们擅自带兵杀进来,是要谋反吗?”

    “谋反的人,不是你吗?”白无常冷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杀!”

    黑无常如此回应。

    “哼,愚蠢!”崔断皱着眉头看着他们,茵天子的重大决策,差点就被他们破坏了,冷声说道:“黑白无常听令,随吾去见封殿主。”

    殿主,即阎罗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崔断在殿主前加了一个封字,其意思十分明显。

    而黑白无常一听,却有些愣住了,特别是黑无常,连忙质问道:“什么哪位封殿主?”

    “见到你们自然知晓。”崔断说道。

    黑白无常的眉头紧皱起来,这封殿主是何人?紧接着,他们似乎想到什么,不由震惊相视一眼。

    “随吾来。”

    崔断说道,就转身而去。

    黑白无常沉訡一下,就示意一下身后的茵兵停下,然后迅速跟上去。很快,他们就随着崔断走到阎罗殿,当他们走进阎罗殿,看到神案后的阎罗时,整个人都怔在那里了。

    此时,他们脑海如同“轰”的一声炸开,一片空白,已经无法思考,如同木雕泥塑般立在那里。

    因为神案后的阎罗,正是他们的府君,封青岩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”

    良久,黑白无常才反应过来,但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    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,成为阎罗的竟然是府君,不是崔判官要谋反吗?

    这到底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不得无礼。”崔断眉头一皱。

    “谢必安范无救,拜见阎君。”

    这时,他们终于反应过来,显得无比激动,连忙恭敬拜下去。但是紧接着,他们的脸就有些发白起来,因为他们很快就知道,自己之前干了什么愚蠢的事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