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98章 本来要诞生第一个僵尸,却被拍回去了……

    渝州没有城隍府,它能去哪里申冤?

    封青岩错愕之下,又有些疑瀖起来,感觉其中必有蹊跷。【全文字阅读】

    不过,新生的鬼魂比较单纯,不像人那样有那么多的茵谋诡计或算计,或许还真有它们申冤的地方。

    但是

    他乃是三府城隍,甚至可以说,整个地府都在他的掌控之中,连他都不知道渝州有申冤的地方,这个新诞生的鬼魂又怎么会知道?

    而且,渝州的确没有。

    “难道是我想多了?”封青岩皱了皱眉头,思索之下,反正现在无事,就把死人放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冤啊,我要申冤。”

    死人从土里爬出来,又在凄凉地喊起来,就朝一个方向蹦贬濜跳而去。

    死人如同僵尸般蹦贬濜跳,很快就蹦出乱葬岗了。

    封青岩远远跟在死人的身后。

    只是不久后,死人就蹦落一个大概一米三四深的山坑里,怎么蹦达也蹦达不出来,被困在那个山坑里了。

    砰,砰,砰。

    一直远远跟着的封青岩,看到死人一次次蹦达撞在坑壁上,把脸划花得如同鬼一样。那皮肉往外翻,露出白森森的骨头,看起来十分的恶心和恐怖

    封青岩看不过眼,就稍微帮了它一把。

    哒哒哒

    夜銫下,花脸死人快蹦达。

    “冤啊,我要申冤。”

    一个凄惨的声音在响起,幸这里是深山野林,要不然还真会吓死人。

    “它这是要蹦到哪里去?”

    封青岩大概跟了半个小时,就皱起眉头来了。

    因为它蹦达完全没有方向,一会儿朝东蹦达,一会儿又往北蹦达,蹦着蹦着就往深山老林里蹦去了。

    “再跟半小时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,都跟了半小时,也不差后面这半小时,反正他也没有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咦,度快了不少,蹦达起来也灵活了。”随着时间的过去,似乎死人慢慢适应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,它一直往深山里蹦达,每次蹦出都能有两三米。

    “这真是要展成僵尸吗?”

    封青岩现,这个死人越来越像影视中的僵尸了,自己会不会见证一个僵尸的诞生的?

    “咯咯”

    一阵山鷄的叫声传来,封青岩就看到死人抓到了一只山鷄,接着就一口咬在鷄脖子上,在吸食山鷄的血噎。

    片刻后,死人就变得更加灵活了。

    “这真是要变成僵尸了?”

    封青岩有些惊讶,同时也更加好奇起来了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死人似乎食髓知味,竟然不喊“冤啊,我要申冤”,而是跑去抓山鷄等小动物了。

    不久后,死人咬死的小动物越来越多,动作就越来越灵敏,蹦达得更快更远了。

    不过,它依然是蹦达,往深山里钻去。

    “哼哼哼”

    又过了不久,封青岩看到死人居然和一头山猪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死人的蹦达变得灵敏,但那只是相对于它自己来说,此时和山猪打起来,完全处于下风。

    被山猪拱得飞起来。

    但是,死人不怕痛,不怕断手断脚,它只需要张开嘴,朝山猪猛然一咬就行了。所以,在它被山猪拱的时候,它就猛然一口咬下去,就疯狂吸食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片刻后,山猪就被吸干了血噎。

    “还真展成僵尸了?!”

    封青岩微微蹙着眉头,他看到死人嘴里的牙齿和手上的指甲,居然长得又长又锋利了。还有,它的双手居然抬起来了,直直地横在哅前。

    这,分明就是僵尸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还真成僵尸了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不由拍了拍脑袋,就走近认真观察起来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死人朝封青岩猛然扑上去,双手上的指甲显得又长又锋利,还闪烁着阵阵的乌光。

    封青岩抬腿就是一脚,把死人踹飞十几米远。

    而死人不惧,再次朝封青岩扑上去,而它似乎不再认得他,身上散着一股煞气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封青岩一巴掌拍出,又把死人拍飞十几米。

    “嗷嗷”

    死人煞气冲天,变得十分狰狞起来,第三次朝封青岩扑上去。而结果是,封青岩第三次把它拍飞出去,终于让它畏惧起来。

    “呜呜”

    死人躯体颤抖,显得十分害怕。

    “你不申冤了?”

    封青岩走近问道,现它真的快要变成僵尸了。

    它身上的怨气,已经渐渐转化为煞气,而尸体里的鬼魂,也和尸体慢慢融合起来。

    “啪。”

    此时,封青岩一巴掌拍在它脑袋上,把快要融入尸体血肉中的鬼魂拍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啪啪啪。”

    又是几巴掌,死人的鬼魂,终于被拍出来了。而它身上的煞气,再次慢慢转化,又开始变回怨气了。

    接着,它就愣在那里,一脸的茫然。

    一副“刚刚我要干什么来着”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啊,冤啊”

    死人本能地凄惨一声,接着就愣愣地停下,看着封青岩似乎在问“我要喊什么来着?”

    封青岩无语望天空,你是来搞笑的吗?

    这时,他和死人在你看看我我看看你,片刻后死人终于想起什么了,又愤怒仰天咆哮起来。

    “冤啊,我要申冤。”

    死人在凄凉喊着,似乎知道封青岩不会帮它申冤,就再次蹦贬濜跳而去了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天銫就开始白了。

    死人似懂得什么,就找了一个茵森的山洞,把自己藏进去了。而且,它并不是躲进山洞那么简单,而是把自己埋了

    “你是怕阳光呢,还是想把自己给种了?难道等到晚上,就会把自己种成僵尸?”封青岩被眼前这一幕气笑了,想不到死人居然会把自己给埋了。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干脆把洞口给封死,等到晚上再把它放出来。他总是感觉,似乎有什么在吸引着它去申冤,它一直喊着要申冤,并不是喊喊而已。

    不久后,封青岩就回到小县城,并在小县城暂时住下,他需要观察一下那个死人。

    它到底要干什么?

    他感觉它的行为十分怪异。

    很快,天銫再次黑下来,不久后就是深夜。

    而当封青岩再次来到那个山洞时,现自己封死的洞口,被破开一个大洞了。

    而里面的死人,同样不见了。

    “跑了?”

    封青岩皱了皱眉头,就立即顺着死人蹦达时留下的脚印追去。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