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69章 实在没脸见人……

    州府距离小叶山有数十公里,大概需要一个小时的车程。【全文字阅读】

    随着车子离小叶山越来越近,而傅史明、罗妙和小胖三人就越来越紧张了,毕竟像李家这种级别的宴会,对他们来说有些高不可攀,就像一个乡下人走进大都市一样。

    他们有些胆怯,显得底气不足。

    “爸,我还没有见过李家的邀请函呢,能不能给我们看看,让我们开开眼界啊。”这时,傅史明一边开车一边说道,他的确对李家的邀请函十分好奇,况且这几天来他一直没有看到过。

    因此,他越来越好奇了,而且这邀请函,也可以壮胆。

    傅史明一问,罗妙和小胖两人的眼睛立即亮起来,一起看向傅铁生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看的?不就是一封邀请函吗?大同小异而已。”傅铁生淡淡说道,浑身散发着稳如山岳般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爸,你就给我看一下。”傅史明继续说道,脸上露出些好奇的神銫,“听说,李家的邀请函都是纯金打造,十分金贵,我还没有见过呢。”

    “傅伯伯,你就给我们看看嘛。”

    而在这时,道,对邀请函同样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看,专心开车。”

    傅铁生如此回答,干脆闭上眼睛了。

    傅史明看了一眼后视镜,緡微缩了一下肩膀,示意自己也无能为力。紧接着,他突然有种不妙的感觉,不会是老爸给他们开了一个玩笑,根本就没有李家的邀请函吧?

    这个念头一生起,就立即让傅史明不安起来。

    此时,他细细一想,猛然发现些异常,好像自己每次问起邀请函,都会被老爸以各种借口搪塞过去。

    这、这

    不是吧,爸怎么会开这种玩笑?

    但是,傅史明却越来越不安了,身子猛然颤抖了一下。之前,他被惊喜砸昏头了,根本就没有往这方向去想

    “史明,怎么停车了?”

    片刻后,罗妙抬起头看了看,疑瀖问道,“车子出问题了?”

    “对啊,明哥,怎么突然停车了?”小胖同样一脸疑瀖,还探着脑袋到处看了看。

    傅史明没有回答她们,而是转头认认真真看着老爸,但是傅铁生似乎没有感觉到停车一样,依然在闭目养神。

    老神在在。

    只是,傅铁生又怎么可能不知道傅史明的心思呢。

    “爸,你认真告诉我,你是不是没有李家的邀请函?”傅史明深深吐了一口气问道,眼睛紧紧盯着老爸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罗妙和小胖两人眼睛一瞪,完全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爸,你不会真的是在开玩笑吧?”傅史明着急中还带着紧张,生怕老爸真的是在和他们开玩笑。

    如果真是这样

    那么这个玩笑就开大了,不要这么玩人啊。

    “史明,你说什么呢,爸怎么会开玩笑?爸,你说是不是啊。”这时,罗妙突然有些慌神起来,难怪自己和史明邀请函,而公公一直以各种借口避开。

    或许

    不是公公不想拿出来,而是公公根本就没有邀请函。

    这、这

    罗妙有些不敢想象,整个人都愣在那里,差点就要哭出来了,您人家不要这样坑儿子坑儿媳啊。

    “傅伯伯,您老人家不会真的在逗我们玩吧?傅伯伯不要啊,您说句话啊。”这时,小胖都快要哭出来了,在昨晚她可是大肆宣传了一番,无数人知道她去参加李家的宴会

    还叮嘱她,一定要拍多些照片。

    “爸!”

    傅史明无比着计凁来,说道:“你、你真没有邀请函?你是在骗我们?”

    幸,被自己发现得早,要不然丢人就丢大了,还是丢到小叶山上。

    这时,傅史明双手捂脸,都不知道如何说好了。

    “爸,你不能这样坑人啊。”罗妙脸銫有些苍白起来,身子都在微微颤抖,似乎是被气的。

    “你们在想什么?谁说我没有邀请函?不给你们看,不代表我没有邀请函,明白吗?”

    傅铁生皱起眉头,继而对着傅史明说道:“开车。”

    “爸,先把邀请函给我看,要不然我就不开车。”傅史明伸手说道,如果不见到邀请函,就不开车。

    “爸,既然有邀请函,那就拿出来给我们看看啊,看一眼又不会有什么。”罗妙十分担心,担心这是一个玩笑,因为公公依然不肯拿出邀请函,继而以各种理由各借口来搪塞。

    “叫你开车就开车,老子是那么不知轻重的人吗?”

    这时,傅铁生脸銫一沉,身上散发着一股威严,令他们三人不由心神一震。好吧,他的确无法拿出邀请函,要不然早就拿出来了,何必废口舌?不过,他没有半点担心,他相信凭着那片叶子,肯定能够走进小叶山。

    “开车!”

    傅铁生见傅史明不动,不由沉声一喝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傅史明是迫于傅铁生的威严,还是一时神经搭错线,竟然真的开车了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距离小叶山,不过是两三公里而已。

    罗妙看到,也不叫停,她心里还挣扎着两分希望,万一公公真收到邀请函呢?但是,随着小叶山越来越近,始终不见邀请函,她终于绝望了,整个人从天堂掉进地狱。

    以前,她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,但是现在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史明,我、我们调头吧。”

    罗妙情绪十分低落,整个人一瞬间没有了神采,整整六天的期待和盼望,最后却是一场空

    空欢喜一场。

    虽然参加不了宴会会丢人,但是没有邀请函跑去参加,到时只会更加丢人。

    “一封邀请函算什么?即使老子没有邀请函,也能够带你们上小叶山。”傅铁生淡淡说道,说得好像真的一样,他们三人的神情也看在眼里,但是他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“妙姐,傅伯伯没、没事吧?”

    小胖有些担心问道,怀疑铁铁生是不是有老年痴呆了。

    “爸,快到小叶山了,如果没有邀请函,我们现在调头还来得及。”傅史明心里有些生气,感觉老爸玩得太大了,但是老爸怎么突然开这种玩笑?

    接着,他就语重心长说道:“爸,没有就没有,我们不怪你,我们就当出来散散心,正好顺路到小叶山下看看花”

    “让你开就开,那来这么多废话,还真当你老子有老年痴呆了?”傅铁生眉头一横,沉着一张脸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他也只能这样,要不然还真镇不住他们。

    但是,他越是这样,傅史明、罗妙和小胖三人越是不相信,恨不得立即就调头走。

    因为,他们现在快到大门,都看见那保安室了。

    “何、何飘飘?”

    而在这时,罗妙突然看到前方一个有些眼熟的身影,定眼一看后,的确是何飘飘,不禁有些慌神说道:“她、她怎么会在这里?”

    她立即双手捂脸,感觉自己实在没脸见人。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