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52章 看看,谁能救你?

    天才壹秒記住,為您提供鏡彩閱讀。

    看到来人,石山玉并不意外,似乎也只有他了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除了众人在打量中年人外,傅铁生同样在打量着他,而在看到他的那一刻,同样明白了。

    他,也是收到地府邀请的人。

    这个中年人正是冯天林,就是昨晚在公园的那个中年人,通海集团的行政总监,叶之珠的丈夫以及叶家的姑爷。

    “姑爷?”

    J名保镖愣了一下,根本就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如果姑爷要帮那两人出头,那些他们有些不好办,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做,都看向了叶天顺。虽然姑爷在叶家不受待见,经常受叶家的气,但毕竟是叶家的姑爷,不是他们这些保镖可以得罪的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叶天顺看到,眼睛通红起来,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这个叶家的窝囊废,他要G什么?他要G什么?他怎么敢这样对我?他还是不是叶家的人?

    我要杀了他!

    我要让姑姑废了他!

    虽然其他人,认为石山玉和傅铁生两人都是神经病,得了失心疯,他起初也是这样认为。但是,随着时间的过去,在恍惚之间竟然有一种古怪的感觉,似乎他们是地府的Y神

    特别是在傅铁生宣判的那一刻,他整个人都震动了一下,似乎有什么东西缠上了他。

    他感觉到,似乎自己真的快要死了。

    “就是你现在想的那个意思。”冯天林一步一步走来,目光有些冰冷,似乎没有半点感情波动。而在这一夜之间,他整个人的气息已经不同了,早已经不是以前受尽窝囊气的姑爷,冷冷说道:“傅判的判决,暂由我冯天林来执行”

    “原来是你!”

    傅铁生微微惊讶说道,想不到他就是那个执行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,是暂由我来执行。”冯天林说道,虽然他也不太明白,但是他却说出了这句话。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傅铁生不太明白,就疑H看着石山玉。

    石山玉微微蹙着眉头,说道:“没有其他人来执行,只好暂时由他来执行你的判决。”

    这时,傅铁生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冯、冯总监?”

    而这时,何飘飘却是愣住了,难道连冯总监也失心疯了?蓦然间,她感觉自己看不明了,根本就不知道眼前到底生了什么,怎么一个个都像疯了一样

    一个个说话都那么古怪,似乎十足的中二病。

    砰!砰!砰!

    但是在这个时候,冯天林每走一步,就有一G力压在叶天顺的X口,让他难以呼吸得过来。而且,不单单是叶天顺如此,凡是被傅铁生宣判过的人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们感觉到,似乎整个大堂的空气都凝固起来了,让他们难以呼吸,感觉自己快要窒息般。他们想要大喊大叫,但是现自己竟然喊不出声来,似乎耳边也失去了声音,整个世界变得无声起来。

    啊啊啊

    他们在大吼,面目惶恐不已。

    “他、他们怎么了?”

    有酒店的保安疑H问道,心里同样有些不安。

    “不、不知道,似乎都疯了。”有保安摇头,同样是心神不宁,让他不敢大声说话,生怕吵到什么般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、这”

    酒店经理傻傻地看着,同样不知道生什么事,因为眼前的这一切都很诡异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虽然他们听不到其他声音,但是却能听到冯天林的脚步声。而且,那脚步声变得越来越恐怖了,就像一柄大锤重重砸在他们X口

    他们眼中尽是惊恐,额头上渗出豆大的冷汗。

    他们感受到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 而在这个时候,叶天顺更是看到身上,竟然涌出了一个个狰狞的鬼魂。它们十分疯狂,在咆哮,在不甘,张牙舞爪就朝他扑上去,似乎要生吞他般

    他在这些鬼魂中,看到一张张似曾相识的脸。

    此时,他瞪大眼睛,记忆如同C水涌来,让他清清楚楚地想它们是何人,又是因何而死

    它们,全是死在他手中。

    “还我命来,还我命来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,我要杀了你,我要杀了你”

    “你不得好死,我做鬼也不会放过你”

    叶天顺听到一个个冤魂的咆哮、怒吼以及诅咒,让他浑身颤抖,脸Se苍白。

    “不关我事,不是我死你们的,不是我,不是我”叶天顺惶恐大喊大叫,“你们走开,走开,滚啊,不要跟着我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石山玉冷冷看了一眼叶天顺后,就对着傻傻站着的何飘飘说道:“我们走吧。”

    不过,何飘飘没有半点反应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G什么?”

    石山玉说道,把何飘飘唤醒过来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何飘飘惊醒过来,但心里十分茫然,到现在都不知道生什么事,为何他们一个个都疯了?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石山玉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何飘飘走过来,推着石山玉就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就J给你了。”傅铁生对着冯天林说道,继而也走出去了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根本就没有人拦住他们,虽然那个酒店经理很想去拦,但是不知道为何,他只是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天作孽,犹可恕;自作孽,不可活!”

    这时,冯天林淡淡说了一声,脸无表情地看着叶天顺,又言:“你命里该绝,怪不得别人,要怪就只能怪你自己。”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冯天林闭上眼睛,身上的叶子蓦然涌出J缕黑气,继而一一没入叶天顺等人的身T。

    接下来,就不需要他了。

    不知何时,叶天顺等人终于清醒过来,但是他们清醒过来后,却是更加惊惧了,眼中有着无尽的惶恐。

    他们知道,他们快要死了,或是将要受其他刑罚。

    “爸,快救我,快救我啊。”叶天顺立即掏出电话,哭喊着打电话:“爸,我快要死了,快来救我啊”

    “说清楚,什么要死了?”

    在叶家,一名五十出头的中年人沉着声问道,“说,你又在外面惹了什么事?混帐!”

    “爸,我快要死了,快来救我啊,快来救我啊。”叶天顺掏嗅澩肺地哭喊,“爸,我不想死,我不想死,快来救我”

    而这时,中年人终于知道叶天顺出事了,眼中露出凌厉的神Se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T验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