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43章 铁面法官傅铁生

    老人的名字叫傅铁生,在他当法官的那些年里,有个外号叫傅无情,又有人叫傅铁面。因为他不认权贵,只认法律的公正无S,没有半点的人情可讲,十足滇濟面无情。

    因此,他也得罪了不少人,特别是那些权贵。

    即使没有当年的那个案件,以他铁面无情的X格,恐怕也G不了多久。先不说那些权贵,就连身边的人都不太喜欢他,在他落难的时候,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笑话他,甚至还有人拍手称快。

    因为他太不讲情面了,又不懂得变通,真的没有多少人喜欢他。

    在他当年看来,一就是二,二就是二,犯了法,就是犯了法,不管你是何种原因

    而在这些年来,他时常有想过,自己是否太过无情了?

    铁面无情和铁面无S,乍看起来是同一个意思,都是形容公正严明、秉公执法、不怕权势、不讲情面的意思。

    但是,只要你细细思索后,就会现其中的不同。

    如果当初,老人不是铁面无情,而是铁面无S,肯定不会落得如此下场。一个人,如果铁面无情,不论是好人还是坏人,都不会讨人喜欢。而如果是铁面无S,虽然让坏人可恨,但是好人却喜欢

    这些年来,老人自然想通了,只是可惜明白得太迟了。

    这时,老人走进了一个多年不曾打开过的房间,而在这个房间里,收藏着无数法律方面的书籍,以及不少他审过的案件档案

    房间里,已经满了厚厚的尘。

    老人走进来后,看着书架上的书籍、档案,仿佛回到了当年。接着,他猛然甩了甩脑袋,让整个人清醒过来,昂挺X地来到书架上,继而chou出一本书

    在他看第一行的时候,脑海里就已经浮现一整页的文字。

    他有一个少有人知道、且十分厉害的能力,就是能够过目不忘,只要记他认认真真记下,即使过了很长的时间,都能够记得清清楚楚。

    就像,他现在这样。

    因为J乎所有的法律法规,早已经熟读在X,想忘都忘不了。

    这时,他似乎恢复了斗志,慢慢要变回当年的那个人,当然,并不是铁面无情的那个。继而,他闭上眼睛在回忆什么,P刻后说道:“还没有拉下”

    他把书放回去,接着开始打扫起来。

    他要在参加李家的宴会前,把房间里的这些书籍,以及档案全部过一遍,让自己恢复到最佳的状态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傅史明走出房间,想问老父要李家宴会的邀请函,却看到一个多年不曾打开过的房间竟然打开了。

    他大概记得,这个房间已经有十J二十年没有打开了。他也隐隐记得,这个房间似乎是父亲的书房,但是在母亲过世后,就再没有打开过

    他不知道当年的事,那时候他太小了,但隐隐约约知道,似乎母亲的死和父亲有关。

    似乎是父亲得罪了人

    这时,他走过去,站在书房的门口,好奇地看着里面的一切。看着认真清扫的父亲,沉Y一下就说道:“爸,你终于打开这个房间了?”

    老人“嗯”了一声,继续在清扫。

    傅史明走进书房,好奇打量着,而在这个时候,也不好问父亲要邀请函,说道:“爸,我来帮你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你该G啥,就G啥。”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傅史明“嗯”了一声,犹豫了一会儿,最后还是走出书房了。

    “快拿来。”当傅史明回到房间后,nv人就迫不及待说道,脸上、眼中都有喜意。

    “那个书房打开了。”傅史明却说道。

    “啥?”nv人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就是咱爸的那个书房,现在打开了。”傅史明说道。

    “打开了?”nv人有些惊讶,自从她嫁进傅家,就没有见过那个书房打开过。

    之前,她有好奇问过,而傅史明也大概说过。

    而现在傅史明的另一层意思,也十分明显,就是他没有问父亲要邀请函。nv人理解,所以不急于一时,接着问道:“咱爸怎么突然打开了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傅史明摇头,接着沉思起来,难道和今天的变化有关?

    他的确感觉到自己父亲变了,有种说不出的味道,似乎整个人变得凌厉了,有气势了

    老人花了两三个小时,终于把书房打扫得一尘不染,然后就静静坐在书桌后,开始读他的书了。他的阅读度很快,可以说是一目十行,而他每读一本书或分析一个案件,他的鏡力就越旺盛,充满了斗志

    一夜,就这样过去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当傅史明和nv人醒过来,现老人依然在书房里读书,不禁相视了一眼,都感觉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爸,还在看书啊?您都看了一夜了,先休息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这时,nv人在书房门口说道,她有些担心老人受了什么刺激,而且老人的身T也承受不了。不过,当老人抬起头时,并没有她想象中那样,老人依然鏡力旺盛,鏡神面貌比以前还要好。

    她不由一愣,同样感觉到老人有些不同了。

    平时,老人显得和蔼可亲,但现在却变得凛然正气,似乎身上散着威严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老人点头,活动了一下筋骨,就走出书房。

    饭桌上,三人在默默吃着早餐,但老人坐得很正很直很有范儿,倒是让傅史明和nv人有些拘谨起来。

    “爸,今天不去了?”P刻后,傅史明有些疑H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去,我要温习一下。”老人说道,接着看着两人说道:“昨天,我收到小叶山李家的邀请函,邀请函我们一家大小去参加宴会,所以你们准备一下。”

    “嗯嗯。”

    nv人连连点头,眼中有些喜Se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老人说了一声吃饱了,就再次回到书房看书。

    而傅史明正想问问邀请函的事,却见老父龙行虎步走了,也不好追上去问。而且,在他看来,父亲也不会在此事欺骗自己

    “下班后,我们去看看礼F。”

    这时,nv人带着喜意说道,整个人显得高兴无比。

    “呃,还有好J天呢,不用这么急吧?”傅史明愣了愣说道。

    “先去看看啊,买一套礼F,那有这么容易啊。”nv人高兴不已,早餐也不吃了,挎着秉包就高兴去上班。此时,她有些迫不及待要和同事、闺蜜分享,当然要在无意之间说出来,才能达到让人羡慕的装B效果。

    特别是那个nv人,你不是说我无法参加李家的宴会吗?

    哼哼哼

    nv人甩着大波L长,哼着小曲走进公司。

    “哎哟,这不是妙姐吗?今天这么早就收到快递了?看你一脸喜庆的样子,肯定是淘到不少便宜的好东西了。”一个让人讨厌的声音,突然从她的身后传来,正是整天气她的那个nv人。

    那个nv人表面上是在夸人,但实质的意思却是:只有没有钱的可怜nv人,才会灰溜溜地在网上淘东西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