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821章 从姐姐脸上看出来的

    火车在飞速南下,但还要两个多时才能到南州站,所以封青岩就打开携带的一本史书,靠着椅背緡聊看起来了。【最新章节阅读】

    至于旁边,日夜两兄弟十分自觉温习着今天的功课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时,之前的那名美女乘客,就有些疑瀖起来了。因为这两兄弟在大眼瞪眼,一瞪就是好几分钟,根本就不见温习功课,而且在火车上温习什么功课啊。

    况且,他们才多大啊?

    所以,她伸着脖子看了好一会儿,緡道“日夜,你们不是要温习功课吗,怎么不温习功课啊?”

    虽然刚刚打牌总是被他们欺负了,但是他们实在太讨人喜爱了,所以她一边就一边朝他们走。还有,打牌打不过你们,功课总能欺负一下你们了吧?

    “姐姐,我们在温习功课啊。”夜抬头看了一眼美女乘客。

    而日看着美女乘客一脸不解的样子,就道“姐姐,我们是在心里温习功课的。”

    “呃”

    尤愣了一下,愕然道“在心里温习功课?”

    “对呀。”两兄弟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尤翻了一个白眼,这明显就是在偷懒吧,骗鬼呢。

    “姐姐,我们真的在心里温习功课呢。”夜看出这个姐姐不相信又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在温习什么功课?要不要姐姐帮你们呀?”

    尤嫫着夜的脑袋笑訡訡道,一副将要报得大仇的样子,似乎是想要在功课是蹂躏他们。唉,刚刚打牌输得太惨了,还是这么的芘孩,如果在功课上不欺负一下他们,又如何对得起自己

    “姐姐,不用了,我们自己可以温习。”夜摇头道,同时把她的手给摇开了,男人的头不能随便嫫的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姐姐有时间,姐姐帮你们温习,和姐姐就不要客气,知道了吗?”尤依然笑訡訡道,“夜,你读几年级了?一年级,还是二年级?”

    “几年级?”

    夜愣了一下,就转头问着日,“哥哥,我们算是几年级?”

    “我们是幼儿园。”日想了一下道,即使他们现在入学读书,依然还是读幼儿园。

    “咦,你们才读幼儿园啊?”尤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“嗯,不过我们现在不读幼儿园了,我哥哥跟老师在家里读书。”夜示意了一下封青岩道。

    现在正是周末,尤以为他们是这个,也没有于意。

    此时,她顺势瞥了一眼封青岩,其实她早就已经注意到了。一个大帅哥嘛,谁不多看两眼?况且,气质又如此出众。就像在大街上,一个大哅的大美女走过来,作为撸了多年的单身狗,谁不会多看两眼呢?

    老师?

    不过在此时,尤却是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她原本以为对方是芘孩的亲人,但想不到竟然是他们的老师。只是一个老师带着两个芘孩出远门,想要干什么?

    还是鱼龙混杂的南州?

    他不会是人贩子吧?

    尤立紲黥张起来了,这两兄弟长得太俊太可爱了,根本就不愁卖不到好价钱

    他真不会是人贩子吧,这么帅

    “姐姐,老师不是人贩子。”而在此时,夜却是抬头道。

    “呃,姐姐有这样吗?”尤被人看破了心思,有些尴尬道,接着猛然觉得不对。似乎自己只是在心里想的啊,并没有出来啊,这芘孩怎么知道我在想什么?

    “但姐姐你是这样想的啊。”夜仰着脑袋认真道。

    尤瞪了瞪眼睛,惊奇道“你怎么知道姐姐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“从姐姐脸上看出来的呀。”夜一脸的认真,接着眨了眨眼睛,一脸你脸上很明显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这都可以?”尤惊讶起来。

    “嘻嘻。”夜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那你,现在姐姐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尤顿时来了兴趣,根本就不相信夜的话,从自己脸上看出自己在想什么,这可能吗?

    “姐姐不相信呗。”

    夜看了一眼道,实在太明显了。

    呃

    尤的确是在想着这个,接着道“那现在呢?姐姐在想什么?你刚刚是猜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七十八。”夜道。

    “错了吧,家伙?”尤笑訡訡道,“姐姐是在想,这节车厢里有多少人,不是七十八这个数字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这节车厢里就七十八个人。”旁边的日提醒道。

    呃

    尤懵了一下,就立即数起来,继而道“只有七十七个人。”

    “姐姐,厕所里还有一个呢。”这时,日又提醒道,他刚刚完,就从厕所里走出一人了。

    这时,尤被惊到了,这芘孩真看得出我在想什么?但、但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自己这,可是故意测试的。

    某些人某些事,在某种情况下,或许可以看得出来。但是,只要一测试,这根本就不可行,即使你是心理大师,也不行!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尤惊愕一下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从姐姐脸上看出来的啊。”夜理所当然道,不过他的确是看出来的,他并不能窥心。

    日夜游神监察人间,自然需要一双与众不同的眼睛,得见人间的善恶?

    “那姐姐现在想什么?”

    尤难以相信,忍不住再次测试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这次夜看不出来了。”夜看了又看,最后摇摇头道。他现在还没有彻底苏醒过来,观察的能力自然不强。

    而且,尤这次太过刻意了,脸上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“切,姐姐还以为你真能看出来呢。”这时,尤却松了一口气,接着想到什么就道“对了,你不是要温习功课吗?来来,姐姐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子曰巧言令銫,鲜矣仁。”

    这时,夜瞥了一眼斜对面,那个显得温顺随和的中年道,“姐姐,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啊

    尤不由惊住了,吃吃道“这、这就是你温习的功课?”

    “是呀。”夜点头。

    尤惊愕无比,这么的芘孩就已经学习论语了?而且,还得有模有样的样子,现在的芘孩要不要这么恐怖啊?接着,她想了想,就道“孔子,凡是温顺随和,装出和蔼可亲的人,极少是有同情心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哦,姐姐你那个叔叔是不是这样?”夜示了一下那个中年人。

    尤转头看,随之愕然……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