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733章 您能把我的尸骨带回故土吗?

    此时夕阳西下,已经整整工作了一天的某公司小职员任天明,正拖着疲倦的身子去挤公交车。【无弹窗】而他所住的地方在郊外,距离最近的公交站还有一千多米,所以到站后他还要走十几分钟才能到家。

    到站后已经夜銫降临了,幸路上还有路灯,不用一路嫫黑。

    任天明提着一个公文包,在这昏暗的灯光下慢慢走着,而路上的行人并不多,显得十分安静。

    “请、请问,您是商人吗?”

    突然间,一个老人的声音传过来,显得有些胆怯。

    任天明回神过来,就看到路边的老树下站着一个人,而树叶遮住了原本就不亮的灯光,所以他看得并不清晰。

    不过,听其声音和看其身形,应该是一个老人。

    “您、您是商人吗?”老人的声音又传来,样子畏畏缩缩,似乎在害怕什么。

    “你是在簢说话吗?”

    任天明看了一眼四周,发现只有自己一人,似乎这老人是和自己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您、您是商人吗?”老人又问道,依然胆怯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商人,我只是一个打工仔。”任天明摇摇头说道,发现老人的穿着有些古怪,不过也没有理会那么多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第二天,同样是夕阳西下。

    当任天明到站后天銫已经黑了,他如往常般慢慢走回家。

    “请、请问,您、您是商人吗?”当他走到那株老树时,一个老人胆怯的声音又响起,他看到了昨天所遇到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不是。”

    任天明翻了一个白眼,就继续回家。

    第三天晚上。

    “请、请问,您、您是商人吗?”

    当任天明走到那株老树时,那个老人又胆怯问道,他不由疑瀖看了看老人,难道是一个神经病?

    老人的面孔看不清,穿着颇为古怪。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要钱啊?不过,我只是一个打工仔,只能给十块。”任天明感觉这个老人,应该是一个神志不清的流浪汉,要不然穿着怎么如此古怪?

    又说如此古怪的话?

    这时,他抽出了十块钱递上去。

    “您、您是商人吗?”老人并没有接钱,只是胆怯问道。

    “都说了,我不是商人,我只是一个打工仔。”任天明有些不耐烦,扔下十块钱就走了。

    第酸濎晚上。

    “请、请问,您、您是商人吗?”

    当任天明走近那株老树时,又看到老人以及老人又问出那句话了。

    “妈的,又遇上神经病了!”任天明快步走过,感觉自己遇上一个神经病了,似乎每天都在这个时候等自己

    “你骂谁呢?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中年人瞪着任天明,一脸生气说道:“你骂谁神经病?”

    任天明愕然,想不到有人会错意,就伸手指老人连忙说道:“不好意思,我不是骂你,我是骂他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看去后,显得更生气了,因为任天明指的是一株老树,那有什么人?不由怒道:“欠揍是吧?”

    “都说了不是说你,我是说他!”任天明也有些不爽。

    “说谁?”中年人怒道。

    “他!”

    任天明又指了一下老人,也有些生气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的,欠揍是吧?”中年人卷起衣袖,就想要动手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妈的,都是神经病!”任天明心里骂道,看了看中年人后就快步离开,因为中年人比他强壮,真的打起来绝对吃亏。

    第五天晚上,也就是周五晚。

    “各位,到了。”

    当公交车到站后,任天明领着一群年轻人下来,都是他的朋友。这些年轻男女都是二十三四岁的样子,刚刚参加工作不久,相约周末到任天明家玩玩,烧烧烤、爬爬山等什么的

    “对了,我你们说一件怪事啊,这几天我遇到一个怪老头,总是问我是不是商人”

    在路上,任天明把这几天所遇的老人,当笑话向朋友说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在哪里?”

    有人好奇问道,似乎颇有兴趣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哈哈,说不定是一个游戏人间的高人呢。”有人调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在前面那株老树下。”任天明指着老树说道,看到老人不在有些意外,“咦,今天不在了?”

    “不在?我还想看看是不是高人呢。”有人笑道。

    很快,他们就移置话题,一边走一边玲濎。

    “请、请问,您、您是商人吗?”

    当任天明走到那株老树前,老人的声音又响把他吓了一跳,刚刚明明就不在的啊,怎么突然间跑出来了?

    妈的,神出鬼没的,把老子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这时,任天明的朋友也被吓了一跳,愕然地看着树下的老人。

    “您、您是商人吗?”老人胆怯问道。

    “妈的,我都说了多少次,我不是商人,不是商人。”任天明不爽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是神经病吧?”有女生道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神经病,我们快步走吧,不要理他了。”另一名女生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是商人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而在这时,一名青年笑呵呵说道,虽然他觉得这个怪老头是个神经病,但是不介意和神经病对话。

    “您真是商人?”老人闻言后,身子不由颤抖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商人。”青年笑着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您能把我的尸骨带回故土吗?”老人颤抖说道,声音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“尸骨?”青年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我们快走吧,我感觉他有些怪怪。”有女生催促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和神经病有什么好说话的?小周啊,我看你就是一个神经病,居然跑去和神经病说话。”旁边有青年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走吧走吧。”任天明也说道。

    “您能把我的尸骨带回故土吗?”老人看着道,依然十分激动,似乎是遇到了故乡人一样,“您能说说故土的事情吗?我离开故土很久了,我十分想念故土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!”

    小周骂了一句,就跟着大家走了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时,老人却走出老树朝道:“您能把我的尸骨带回故土吗?”

    “死老头,你跟着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小周有些怒火回头,借着灯光终于看清老人的面孔了。

    老人的面孔蜡黄,双眼空洞洞的没有半点神采,那张脸看起来有些僵硬的感觉,整个人给人一种很古怪的感觉,似乎没有一点人的生气般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当有女生回头看清楚老人后,不禁被吓了一跳。

    ps:书友群133234868欢迎各位加入,求破儽!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