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699章 Y走三,Y走四,一声J哭分生死……

    这时,火堆前的J名青年,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那匹马,是怎么死的吗?”中年山民问道,眉头随之一皱。

    “怎么死的?”一名青年顺口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就是遇到Y兵借道吗?”又青年不屑说道,“切,这个故事也太过平淡了吧,起M要讲得惊悚一些啊,就这样还Y兵借道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,是在哪里吗?”中年山民瞥了一眼那名青年,紧接着他不由一惊,难道今晚

    “你不会想告诉我,就是这里吧?”那名青年嘿嘿一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就是这里,我爷爷曾经说过。”中年山民点头,接着又言,“应该是这P地方,具T哪个位置,我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“切,这样就想吓人啊。”那名青年不屑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吓你们,这是真的。”中年山民摇摇头,想了想又道:“如果我没有记错,或者是我爷爷没有说错的话,应该就是这个地方了。”

    那名青年翻了一个白眼,自然不会相信。

    “我爷爷曾经叮嘱我,如果在行夜路的时候古怪的事,或者听到什么古怪的声音,一定要在路口处磕头。如果不磕头就继续走下去,头就会被夹扁”

    中年山民认真说道,不过时间太过久远了,他有些记不清,只是记得一些零碎的P段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有人好奇问道,渐渐对这些故事感兴趣了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中年山民皱了一下眉头,就说道:“听我爷爷说,遇到这种情况,十有**就是遇上Y兵过路了。在Y兵过路的时候,生人最好伏在地上,切不可抬头或者回头看,不然会被Y兵吹熄了肩头上的Y火,日后必会大病一场。严重的,甚至会被Y兵带走,永远都回不来了”

    “而停在路口磕头,其实就是让路,给Y兵先走。如果你贸然冲上去,自然会被Y兵踢破脑袋”

    “这么邪乎?”有青年问道,明显就是一副不相的样子。

    中年山民只是点点头,他感觉今晚的气氛越来越不对,已经明显感觉到和平时不同了。虽然这处老林,他并不是经常来,但是一年也来过好J次,相对来说还是很熟悉。

    猛然间,他感觉到四周Y森森的,似乎吹着阵阵的Y风。

    难道自己也遇到了Y兵借道了?

    中年山民内心有些惶恐,害艂愒己真的遇到Y兵借道了。

    “Y走三,Y走四,一声J哭分生死!”而在此时,中年山民又想起爷爷对他说过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而且,在他说这句话时,内心有着莫名的惊慌。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有青年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Y走三,Y走四,一声J哭分生死财叔,你家老爷子应该是一名军人吧?”此时,之前一直很少说话的青年问道,他身材高大,长相刚毅,似是部队中人。

    “不错,我爷爷曾经当过兵。”中年山民有些惊讶,想不到这名高大青年凭一句话,就猜出他爷爷当过兵了。

    “这句话,我爷爷也对我说过。”那名长相刚毅青年说道,似乎在追忆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刚哥,这是什么意思?”有青年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所谓Y走三,就是Y兵在三更的时候行军,Y走四,就是军人在四更的时候行军”长相刚毅的青年想了想说道,似乎在回忆他爷爷的说话,“在一些特殊的地方,即使再牛再彪悍的军队,行军的时候也得要安排好时辰,要么过了四更天出发,要么算准了三更天休息。反正,三更四更J替的时候,没哪个军队敢行军”

    “有这种说法吗?我倒是第一次听到。”有青年疑H说道。

    “如果没有,何来‘Y走三,Y走四,一声J哭分生死’?”刚哥说道,接着又言,“其实这句话,就是从部队中流传出来的。”

    “如果上面下命令,一定要在三更行军呢?”

    有青年问道,显得有些不解,“军令一到,他们不可能不走吧?毕竟军令如山,不可能违抗!”

    “如果上面下了死命令,一定要在三更行军,那怎么办?”似乎刚哥也在问道。

    “对啊,怎么办啊?”有青年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小时候听爷爷说过,他曾经所在的部队,就遇到过这种情况。”刚哥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老爷子怎么办?”又有人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时候,我爷爷还很年轻,不过是二十出头,只是一名小兵而已,而且也不懂这些。”刚哥摇摇头说道,目光在中年山民身上瞥了一眼,看到对方一脸担忧的样子,不禁有些疑H起来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时,他并没有多想,继续说道:“但是,我爷爷不懂,有人懂啊。在部队里,鱼龙混杂,什么人都有,自然有高手存在。那时候,一个在部队里混了十年的老兵,他让队伍的领头兵先准备好一只大雄J。”

    “准备大雄JG什么?”有青年打断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先听我说完。”

    刚哥眉头一皱,继而又道:“准备一只大雄J,J头用布袋套上,拎在手里行军。到了三更四更J替的时候,如果队伍无法下来,领头兵就要随手拧断J头。但是,不能出血,不能让J头见光,也不能让它打鸣。”

    “虽然J头一拧就断,但是公J有烈X,当时不会立刻死。但是想喊,喉管断了喊不出来,会发出咯咯的闷声,这叫J咛。”

    “J咛?什么意思?”又有人忍不住问道。

    “所谓J咛,就是给正在行军的Y兵打个招呼,意思是说:死去的老少爷儿们,各有各的苦,你们赶路我们也赶路呢,都是上面派的,麻烦你们让让,别走冲了。”刚哥一点点说道,接着发现中年山民的脸Se越来越差了,甚至眼睛中露出了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刚哥十分疑H,接着想起财叔说过,似乎这里有Y兵走过

    难道?

    刚哥内心一惊,突然感觉背后冷嗖嗖,不由猛然回头看去。

    “原来这样啊。”有青年恍然大悟,感觉刚哥说的故事,比财叔说得惊险刺激多了。

    “如果冲了呢?”此时,又有人问出来。

    “如果真要冲了,那就完了。”刚哥皱了皱眉头回头,他什么也没有看到,接着摇摇头说道,“有多少人都得跟着Y兵回头走,能不能回来谁也不知道”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