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615章 伯公发怒了

    “嗯,伯公树可以做为一个切入点”

    这时,叶国秋站在土地庙的旁边,静静看着这株古樟。

    古樟很大,两个人都抱不过来,不过它已经死了,满树的H叶子。H叶子不势儺落下来,落在祭台上,特别是在有风的时候,可以落下一地。

    不过,他对老人福伯所说“伯公树死了,恐怕要出大事了”的话,并不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他身为土地神,难道出什么大事他不知道?

    不过呢,如果这株伯公树重新活过来,或许能够带来不少的香火,还可以重建土地庙的神威。虽然在这一年来,青山村的土地庙,青山县的城隍庙,都闹出不小的动静

    但是,在这个小山村里,村民并不太清楚这些。

    即使高山村没有青山村滇濎地灵气,但是想要让一株死去古树活过来,也不是很困难的事。虽然灵气可以焕发生机,但是神力同样可以,而且比灵气的效果更好。

    从某方面来说,神力无所不能。

    但是呢,高山村土地庙的香火太少了,和青山村的土地庙,简直就是一个天一个地。

    现在青山村土地庙,每天都有数千上万的香火。

    而高山村,每天能有十J缕香火就不错了。

    不过幸,高山村的土地庙建立也有一段时间,积累了一些香火愿力。只要土地庙建好,就能够自动地吸收该村的香火愿力,并不需要有土地神接管了,才能够吸收香火愿力。

    这时,叶国秋把一J缕神力,打入到古樟的树根里,重新焕发它的生机。不过,古樟毕竟是死了,想要重新焕发它的生机,需要不少的香火神力。

    而在他接管土地庙的第五天,那个叫大权的村民已经纠集了好J名村民,正带着斧头、锯子前往土地庙。

    大权,大概三十七八岁的样子,生得五大三粗,为人比较霸道,村子里的人一般都比较怕他。

    村子里的伯公树,他垂涎已久,但是活着的伯公树,他即使再如何霸道,也不违背一村子的人,去把它砍了占为已有。

    但是,死了的伯公树,就没有那么顾忌了。

    当然,一个人独吞,肯定是不行的了。所以,他就纠集J名和他关系不错的村民,一起砍这株伯公树。

    这时,其他村民闻到消息,也走来看热闹。

    毕竟,这株古樟实在不小,乃是一株两人都抱不过的大树,又是伯公树,砍起来也有一番看头。况且,村子里平时也没有什么热闹看,娱乐太少了。

    他们既然敢砍伯公树,自然不信那些传说。

    什么伯公树很神,神过P!

    那是专门吓人的。

    当然,不管信不信,如果是活着的伯公树,他们肯定是有忌惮的,也不敢去砍伯公树。

    但是死了,那么就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有些老人知道后,不禁摇头劝说,叫大权他们不要去砍,伯公树很神的,砍了会出事的。听说,哪个村子谁谁砍了伯公树后,没J天就被车撞了,住院好J天呢。还有,哪个村子的谁谁,砍了伯公树没J天,在放牛的时候被牛撞得半死

    当然,大权又怎么会听,只是在心里说了一声晦气。

    我正想去砍伯公树,你说这些是什么意思,难道你们这群老不死就盼着我大权出事?而在此时,大权和J名村民,已经来到土地庙了。在他们的身后,还跟着十J名看热闹的村民,有F人,有小孩,有老人

    大家都对着伯公树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而大权看着这株古樟,更是满意不已,幸村民不识货。

    “来,准备动手。”围着伯公树转了J圈后,大权就对着另外J名村民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呢,伯公树毕竟是伯公树,如果什么都不做就去砍伯公树,就连大权心里也有些忌惮,所以他们J人都是恭敬地敬上了三炷香,请求伯公原谅

    这时,住在附近的福伯,听到消息后立即赶来。

    “大权,你不能砍,砍伯公树会出大事的。”福伯焦急大喊,立即阻止大权砍伯公树。

    “出什么事,我都拜过伯公了。”

    大权皱了一下眉头说道,在这两个月来,这老鬼一直在说什么伯公树死了,村子会出大事

    村子里的人,都说他疯了。

    一些小孩子,看到他就远远躲开了。

    “伯公树不能砍,砍了会破坏村子的风水,还会惹怒伯公,出大事的。”福伯拦在大权身前,不让他去砍。

    “伯公树都死了,我砍了再栽回一株就行了。”大权有些不耐烦说道,“你一直说出大事,会出什么大事啊,你给大家说说。”

    “真会出大事的。”

    福伯着急说道,但是他也不知道会出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这只是他的一种感觉,一种冥冥中的感觉,但是村子里根本就没有人信他。他是村子的五保户,膝下无子无nv,住的地方又离其他村民有些距离,再加上不喜说话,X格显得有些孤僻,所以村民都不太喜欢他。

    还有,就连一些小孩子,都会去欺负他

    在他挑水浇菜的时候,一些熊孩子会嬉哈哈地朝他扔石子,或者是故意踩踏他种的菜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行了”

    大权十分不耐烦,把老人推到一边,说道:“我砍完后,把一些树枝留给你做柴,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大权,真的不能砍啊。”

    老人焦急不已,但是又无法阻止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大权连连翻白眼,懒得去理会这个五保户,就提起斧头来到伯公树头。

    他们在打量、商量着,应该如何砍树。

    “大权,伯公发怒了,真的不砍啊。”老人在喊道,“砍了,你们会出事的。”

    “滚!”

    大权顿时火气大生,一脸凶相瞪着老人。

    老人心中害怕,连连倒退数步,也不再敢阻止不了,只是心中焦急无比。他总是感觉,大权他们砍伯公树,会触怒伯公。在他看来,即使伯公树死了,也是伯公的,谁也不能动

    而且,在这两三个月中,伯公树突然死了,总是让他心中不安,似乎要发生什么大事般。

    未完待续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