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614章 一株死去的伯公树

    在安南州西南的山区里,有一个名为高山村的小村子。

    这个小村子不大,人口也不是很多,只有数十户人家而已,是一个典型滇澵困山村,年均纯收入不足一千元

    山村四面环山远离县城,坐落在莽莽的深山之中,一年到头都难得见到一个外人,J通已经是无法用“闭塞”来形象。而且,村子里面的绝大部分中青年,都已经出去打工,只留下老弱F孺。

    在村子北面的山坳里,有一株快要枯死的古榕。

    而在古榕下,有着一张不知何年代砌成、已经破烂不堪的祭台,祭台后又摆有一个破旧的香炉。

    这就是高山村的土地庙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土地庙十分破旧,但是明显就已经被人收拾过,打扫得很G净,香炉上还残留着似乎好J天敬上的信香。

    当叶国秋看到自己的土地庙,以及了解到村子的情况后,不禁有些无语了。就算自己有通天的能力,恐怕也无法把它管理得像青山村土地庙那样,这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啊。

    叶国秋不禁摇摇头,心中有些沮丧,有种心有余而力不足的样子。府君出手,果然是地狱级的难度啊,不知道这次能有多少鬼卒留下来,看来想要成为土地神还真的不容易

    这时,看到那似乎J天前残留下来的信香,以及收拾得GG净净的祭台,叶国秋心里总算有些安W了。虽然土地庙看起来很落魄的样子,但是至少还有人拜祭,并没有被村民忘记。

    不过,需要如何才能够管理好土地庙呢?

    当他去了解一遍村子后,就静静待在土地庙里,在思索着如何去管理它。当然,土地庙的香火旺盛与否,自然是评价管理土地庙好与不好的政绩之一。

    但是,这只是之一,并不是唯一的评价标准。

    “增加香火,应该是目前的最要任务之一。”

    叶国秋思索一番后,又认真翻阅户籍录,但是村子的人口实在太少了。即使整个村子所有人都来拜祭,香火也多不到哪里去,因为包括外出打工的村民,也不过是三百多人而已。

    不久后,天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叶国秋依然在捧着户籍录,在苦苦思索着如何去管理土地庙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一名七十多岁的G瘦老人,赤着脚扛着一把锄头,似乎是去G农务。在经过土地庙时,发现祭台上落下不少H叶,就走上来扫G净。

    这名老人叫福伯,是一个孤寡老人,膝下无子无nv。

    村子的土地庙能够时刻保持G净,就是因为他经常打扫的缘故。他住在距离土地庙不远的一间土屋里,平时除了G一些农务外,基本就没有什么蕚愽了。

    有空,就会来收拾一下。

    在初一、十五时,都是会敬上一炷香。

    这时,他抬头看到土地庙后的古榕,不禁摇摇说道:“伯公树死了,恐怕要出大事了,唉”

    当他扛着锄头离开,两个经过土地庙大概三十多岁的F人在低咕,其中瘦的那个说道:“你说,这个老鬼又在神神叨叨什么?”

    “切,还不是说伯公树死了,村子要出大事了?”另一F人有些鄙视说道,她的身子有点胖,“他都说了快两三个月了,村子里谁不知道?整天神神叨叨的,吓坏小孩子”

    紧接着,两名F人就转移了话题,对老人并没有半点的兴趣。

    这时,她们一边走一边说着村子里的八卦,谁的儿媳又和婆婆吵架了,谁的老公出去叫J了,谁的老公在外面打工赚到多少钱了。听说,村子里的谁谁,居然在外面做那不见得人的事

    “对了,我听说大权要砍伯公树建房子,这是不是真的啊?”说着说着,两名F人的话题,莫名其妙地转移到伯公树上。

    “我也听我家男人提了一句,似乎大权真的要砍伯公树。”那名微胖的F人说道,“伯公树这么大,不知道可以割出多少木板来。”

    “啧啧,他就不怕啊,连伯公树都敢砍。”瘦F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怕什么,有什么好怕的,不就是伯公树吗。”胖F人大咧咧说道,“哼,就是我家男人胆子太小了,要不然哪里轮到大权啊。再说,这伯公树死了,又有什么好怕的,等我回去和他说说,从大权手中抢一点木板回来”

    “我听说砍伯公树很神的,你还是不要了。”瘦F人提醒说道。

    “切,邪个P,其他人砍伯公树又不见有事。”胖F人一点不在意,只在意自己的男人,能不能从大权手中抢回来一点木板。

    眨眼间,就已经两天过了。

    叶国秋身为高山村的土地神,自然知道是谁J乎每天都过来打扫祭台。不过,他还遇上了一件颇为不悦的事,就是村子里有人想砍伯公树割成木板。

    何为伯公树?

    在古代,当有新的村子形成时,就会有声望的长者拈须掐算,将吉祥昌盛的青松、古杉、柏木或者依山选取的树木种下,作为他们的祭祀之树,这些祭祀之树,通常称为“伯公树”。

    等到“伯公树”长到一定高度的时候,他们会凑钱砌成一座大概一米左右的土地庙,让村民便于烧香、放鞭P祭拜。

    有时候,一些担心自己家小孩T弱多病,怕养不活的时候,长辈们还会把孩子卖给“伯公树”,让它成为孩子的“第二父母”,逢年过节祭拜,祈祷伯公保佑孩子健康成长。

    其实,伯公就是土地公公,只是各地的称呼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伯公树是不能随意砍伐。

    即使是在那乱砍滥伐的年代,亦无人敢动伯公树一块P。

    这不仅得益于代代相传村民先人鏡心呵护的结果,更有些神乎其神的传说故事,对保护树木起到了良好的效果。

    民间常有这样的说法:有些mao头小子觊觎高大粗壮的“伯公树”,不听大家劝阻,携带斧头、锯子前去砍伐,结果不是在去的路上摔了跟头,就是在动手砍树时被自己的斧子砍伤了手脚,更有甚者是还没有出门就开始肚子疼,总之是没有人能够得逞。

    出了这样的事以后,令人mao骨悚然,汗mao倒竖,认为“伯公树”真的很神,大家也就不敢越雷池一步。

    不过,现在毕竟是二十一世纪了。

    未完待续看书的朋友,你可以搜搜“”,即可第一时间找到本站哦。  
上一页   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