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99章 可否让在下一观?

    在御园的乐鱼榭上,封青岩陈皇妃等人,正静静坐着喝茶。

    乐鱼榭榭峙立水上,三面环水,可倚栏观鱼。而乐鱼榭外有长廊、井亭,又有勇洞,掩映于卉木间。嶙峋湖石之间,又植有香樟、银杏、罗汉松等百年古树,婆娑多姿,古雅清幽。

    这时,茶韵飘逸,弥漫着淡淡的清香。

    陈皇妃是天灵国少有的茶道高手,但是在喝到封青岩亲手泡出来的茶后,不得不被折F了。茶中滇潾和之气,玄之又玄,令她着迷,当然也是她追求的境界。

    取大乐与天地同和之义,名之曰‘太和’

    她十分意外,不过想到这个年轻人姓封,又觉得有些理所当然了。

    当然,在这个时候,乐鱼榭上也只剩下六人了。

    封青岩这边,自然是他、小探花以及陈孽,而上青社则是陈皇妃、卫戍以及灰衣老者。陈孽如同一根木桩站在封青岩的身后,灰衣老者也是如同泥塑般站着,一动也不动。

    不过,灰衣老者的目光,却在打量着封青岩。

    陈皇妃见过封满楼,他同样见过,而且还不是一次。不过,令他惊讶的是,封青岩不像天下第一人,反而像一名饱读诗书的书生,浑身散发着优雅的书生气息

    似乎,封满楼曾经给他的感觉也是如此,要不然也不会是八士之首。

    其实,封青岩只是简单拜访,并没有其他的想法,如果真的有想法,就是他向江湖宣示了他的存在。不过,在他接近陈皇妃后,却是被这个nv人惊到了,不论是容貌还是才学,或者是智慧,都是超人的存在,怪不得能够掌控上青社。

    但是,在他接近陈皇妃后,心中慢慢出现一种奇特的感觉。他总觉得,陈皇妃的身上,似乎有他需要的东西

    至于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他也不知道。

    这只是一种十分模糊的感觉,并不清晰。

    而且,随着时间的过去,在这乐鱼榭上品了一壶又一壶的茶,那种感觉渐渐清晰起来。

    陈皇妃的身上,应该有他需要的东西。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有些疑H地看着她,难道自己的那一缕契机,就在她的身上?

    而在此时,小探花、卫戍等人,看到封青岩在目不转睛地盯着陈皇妃,都不由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难道少嗊主看上了陈皇妃?

    不过,少嗊主看上陈皇妃也不奇怪,毕竟整个天下又有J人能与她媲美?小探花端着茶杯,瞥了一眼两人,心中微微有些愕然起来。不过,陈皇妃是柳太皇的nv人,这样有些不太好

    接着,小探花发现自己有些想歪了,不禁摇摇头。

    卫戍看着封青岩,眉头微微皱起来,看样子封青岩真的被平儿的容貌吸引了。

    “封先生?”

    这时,陈皇妃眉头一蹙,轻轻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陈夫人,可带在下到园子里走走?”封青岩也知道自己失礼,沉Y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陈皇妃点点头,就缓缓起身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走出乐鱼榭,小探花、卫戍等人静静跟在身后。

    “难道少嗊主,真的看上陈皇妃了?”小探花看着两人的背影,有些胡思乱想起来,脸上流露出些淡淡的笑容,其实少嗊主把陈皇妃搞到手也是不错的。

    不过,他发觉肯定是自己想多了

    当走了一圈御园后,太Y也下山了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封青岩已经肯定,陈皇妃的身上就有他需要的东西。至于他敢肯定,是因为他感受到隐藏在T内的青面獠牙恶灵的异动,而且它生出了一G淡淡的敌意。

    这让封青岩颇为疑H。

    青面獠牙恶灵,居然对陈皇妃产生了敌意?

    陈皇妃身上到底有什么东西,才会让青面獠牙恶灵产生敌意?又或者,是陈皇妃本身,而并不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这时,他们又回到乐鱼榭上。

    “梁伯,备宴。”

    陈皇妃看到已经西下滇潾Y,就对身后的灰衣老者说道,而现在柳长生也差不多到了吧?

    小探花看到封青岩并没有走的意思,不禁有些惊讶起来。原本,按照他们之前的计划,只是来上青社喝喝茶就走,并不打算留下来晚饭。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在静静喝茶,在思索着如何去打开陈皇妃的口。接着,他茶杯一放,心中微微有些惊讶,就直接问道:“陈夫人,你身上可是有一枚黑Se的令牌?”

    陈皇妃闻言,心中不由一惊,想不到对方真的知道了。

    不过,小探花簢戍却有些疑H起来,不解地看着两人,不知道两人在打什么哑谜。

    陈皇妃蹙着眉头,静静看着封青岩。

    但是在此时,封青岩的眼睛却深邃如星辰,让陈皇妃大惊,立即移开目光。而封青岩能够知道陈皇妃身上有一枚令牌,自然是他完全放开神目,直接看到对方身上的令牌。

    让他这样做的原因,是因为青面獠牙恶灵的敌意越来越强烈了。

    “封先生,可是为它而来?”陈皇妃叹息一声,天嗊果然是冲着那枚令牌而来,看来令牌真的是保不住了。

    在天下第一人面前,又如何保得住令牌?

    封青岩点点头,他感觉这枚令牌和他有很大的关系,应该就是那一缕契机,接着说道:“不知陈夫人,可否让在下一观?”

    陈皇妃沉默一下,就说道:“可以,但是我两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请说。”封青岩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封先生,是如何知道的?”陈皇妃思索一下问道,她还是有些不相信,天嗊能够知道她手中这枚令牌。

    “感觉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并没有隐瞒说道。

    “感觉?”陈皇妃有些错愕,这怎么可能?接着,她的眉头微微蹙起来,似乎不相信封青岩的说法,她不满意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“还有,我看见了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看了一眼陈皇妃,沉YP刻又说道。

    陈皇妃愣了一下,那枚令牌虽然在身上,但是她收藏得很好,根本就没有露出来,对方怎么会看到?

    “它在陈夫人右侧的腰间。”封青岩瞥了一眼那个地方。

    陈皇妃闻言不由一惊,目光中满是震惊的神Se,难道他真的看到了?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