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96章 一枚不知道来历的令牌

    闻言,灰衣老者有些疑H,看着静静坐在太师椅上的陈皇妃,问道:“平儿,你肯定?”

    “不肯定。”

    陈皇妃缓缓站起来,来到窗前仰望着夜空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不肯定?”灰衣老者愣了一下,走到陈皇妃的身后又言,“不过,他来到中海,的确有些古怪。按理来说,我们根本就不值得他出手,而且柳家绝对请不动不他”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冲我们而来,那他又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这时,陈皇妃似乎是在自言自语,又似乎是在问着灰衣老者。

    “像他这样的存在,能够值得他出手的,整个天下应该不多了。”灰衣老者感叹说道,毕竟已经是横行整个天灵国的存在,接着他的眉头蓦然一皱,“平儿,你说他会不会是为了”

    “你的意思是说,是为了那枚令牌而来?”

    陈皇妃的眉头猛然一皱,其实她内心早就有这种猜测,因为像封青岩这种已经天下无敌的人,也只有那枚令牌才值得他出手。

    这枚令牌十分神秘,她也不知道它有什么作用,但是她知道,柳太皇就是为了这一枚令牌而死。

    而它,也是柳太皇留给她最为珍贵的东西。

    灰衣老者缓缓点头,接着有些疑H说道:“这枚令牌,即使是柳家,也不一定知道,他又是怎么知道的?毕竟,这已经是十J年前的事,J乎没有J人知道当时发生了什么事”

    “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,况且他身后还有一个天嗊。”

    陈皇妃摇摇头说道,天嗊实在太恐怖了,可以说是整个天灵国最神秘的存在,“整个天下,又有什么事,能够瞒得过天嗊?如果天嗊想要查一件事,又有什么困难?他知道,也不算意外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微微蹙着眉头,越来越觉得封青岩是冲着那枚令牌而来,那枚令牌到底是什么东西?

    这时,陈皇妃掏出那枚令牌,在细细端详。

    令牌只半个巴掌大,通T黑Se,上面刻画着神秘莫测的符文。虽然令牌在手已经有十J年了,但是她也不知道令牌有什么作用,十分神秘

    “平儿,你可知道这枚令牌的来历?”灰衣老者沉默一下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,太皇并没有说。”陈皇妃说道,沉Y一下又言,“太皇很有可能知道,但是他不肯告诉我,或许他是怕我有危险吧”

    “恐怕这枚令牌的来历太过惊人了,所以太皇也不肯说出来。”灰衣老者思索P刻说道,也知道柳太皇为这枚令牌而死,自然不会简单。

    陈皇妃点点头,接着就收好令牌。

    “平儿,如果他是冲令牌而来,那你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问道,以他们的实力,根本就不可能挡得住封青岩,而整个天下又有谁挡得住封青岩?

    这也是他担心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担心陈皇妃太过倔强了,宁死也不肯J出令牌。

    这时,陈皇妃只是笑了笑,说道:“他不一定就是冲着令牌而来,况且以他天下第一人的身份,想来也不会强取豪夺。”

    灰衣老者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在酒店房间外的Y台上,封青岩小探花正在静静喝着茶,陈孽则是默默站在栏杆前,静静看着星空。

    “李叔,说说上青社和柳家的事。”

    喝了一会儿茶后,封青岩突然有兴趣说道,他隐隐有一种感觉,或许这一缕契机就和上青社有关。

    小探花闻言,就把他所知道的说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柳太皇居然是柳家的S生子?”

    当封青岩听说后有些意外,而后面的事情发展,也有些狗血。接着,他有些好奇问道:“柳太皇是怎么死的?一般来说,四武士都是王不见王,很少有机会遇上。既然如此,又有谁杀得死他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,太过突然了。”

    小探花摇摇头,既然封青岩问起,他就细细回忆起来,思索一番后说道:“其实,柳太皇的死也算是个谜,就像当初嗊主一样,谁也不知道”

    封青岩沉默一下就说道:“李叔,既然我们来到他们的地盘,也该要拜访一下,你来安排一下。”

    小探花点点头,问道:“那少嗊主是以什么身份去拜访?”

    “天嗊少嗊主。”封青岩思索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小探花闻言,心中不由一喜,这说明封青岩正式对外宣布,自己是天嗊的继承人。

    夜Se下,灯火通明的御园中,卫戍来到陈皇妃的院子。

    “卫明回来了,并没有什么事。”卫戍有些意外说道,他没有想到封青岩什么也没有做,就把卫明放回来了。

    陈皇妃听到,也有些意外,说道:“他有没有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人生在世,应该多行善。”卫戍皱了皱眉头说道,他虽然明白这句话的意思,但真的只是字面上的意思?思索一下,他又言,“这句话,应该只是针对卫明而已。唉,我实在太宠他了,让他惹了不少事”

    难道真的是我们想多了?

    当陈皇妃听说了整件事的经过后默默想着,只是这个时间实在太巧了,让她不得不多想。

    “难道只是巧合?”卫戍有些愕然问道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一直跟在陈皇妃身后灰衣老者,急匆匆地从外面走进来,说道:“天嗊送来拜贴了。”

    “拜贴?”

    陈皇妃簢戍听到,都感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是小探花亲自送来。”灰衣老者点头说道,就把拜贴递上去。

    陈皇妃接过拜贴,就立即打开来看,果然是天嗊的拜贴,还是天嗊少主亲自上门陛访。如果是在平时,这自然是大喜之事,还求之不得。但是现在,她心中却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,或许真的是冲着那枚令牌而来

    “天嗊这是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卫戍疑H问道,心中颇为不解,难道天嗊是先礼后兵?

    陈皇妃沉默一下,就对着微微有些担心的灰衣老者,说道:“梁伯,你立即让人洒扫庭除,要内外整洁,做好迎客的准备。”

    “要不要现在就开始准备宴席?”

    卫戍问着,毕竟来者身份太恐怖了,丝毫不能失礼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