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57章 谁该死,谁又不该死?

    北风吹,夜Se寒,谁的肝肠又在寸寸断?

    封青岩静静站在寒风中,看着自己的这一座土地庙,久久沉默不语。里面有什么人,发生了什么事,又有谁心里在滴血,他又岂能不知道?

    但是,又能如何?

    他即使是神,也无法救得所有人,尽管他不缺那J枚玉叶。但是,世间不幸的人,又何止千千万万?

    而他的那点玉叶,又能够救得J个人?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谁该死?

    谁又不该死?

    虽然阎罗有令,但是天意如刀啊。

    而且,神也无法有求必应。

    因此,他只能引导世人向善,获得那一线生机

    善者,天降功德,可得善报;恶者,天降罪孽,必有恶报。

    或许,这就是地府存在的最大意义。

    这时,他静静走进土地庙,目光落众人的身上,最后又落在小nv孩的身上,他感受到一G恭敬而真诚的虔诚之意。

    无比的纯粹。

    而且,土地庙里的一道神X气息,落在小nv孩的身上,在滋养着她的身T。当他的目光落在马良身上时,眼睛中露出些疑H,接着他就走出土地庙,神魂去到游方殿。

    在游方殿巡查一圈后,就去到城隍府。

    城隍府还没有真正运转起来,只能靠着他与众不同的眼睛,一个个地去发现世人的功德以及罪恶,然后再J给罗有田一个个去考查。当罗有田考查完后,他再去根据他们的功德以及罪恶,罍鼬行或奖或罚

    这样有些麻烦,但也是没有办法的事。

    似乎在眨眼间,天就已经亮了。

    这时,土地庙又热闹起来,不少游客在聚集在土地庙前,仰头看着那盘缠在土地庙上空的烟雾。

    在这寒风中,烟雾盘绕不散,显得十分神奇。

    而土地庙的吉祥之象,早已经名传整个安南省,甚至是大半个天-朝。只是可惜,吉祥之象越来越难见了,距离上一次已经有将近一个月了。

    当太Y升起,依然没有见到那传说中的吉祥象,不少慕名而来的游客失望不已。不过,虽然没有看到吉祥之象让他们失望,但是这个偏僻的村子,却是给他们无限的惊喜。

    山清,水秀,空气清新,环境十分的优美,让他们陶醉不愿离开。

    而在土地庙的神案下,一个瘦小的身影安静而虔诚地跪拜着,她似乎化为一尊雕像,静静跪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她神情恬静,平和,安然,流露出浓浓的虔诚。

    这时,那些刚刚走进土地庙敬香拜神的村民或游客,看到那一个瘦小的安静背影,都不由愣了一下。因为他们远远就感受到,一G恭敬而真诚的虔诚,让他们的灵魂为之一颤

    他们惊讶,震惊,甚至是震撼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nv孩”

    看着那个瘦小的身影,有人想要说些什么,但是一时间,不知道该说什么好,只好默默地看着。而且,他们似乎也不敢高声话语,生怕吵到那个小nv孩,从而打破了这一份虔诚。

    他们看着那个小nv孩,感受到小nv孩身上流露出来的浓浓虔诚,让他们不由自主地安静下来。

    他们放慢了脚步,他们心中有了规矩,他们心中渐渐生出了敬意。

    这时,他们静静地敬香,静静地拜神,静静地祈福,然后静静地走出土地庙,不敢发出一丝的声音。因为小nv孩身上流露出来的恭敬而真诚,让他们心中不忍

    他们自觉地维护这一份安静,这一份真诚,这一份虔诚。

    当他们走出土地庙后,整个人顿时一松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。这时,他们想要向外面的人诉说些什么,但是又不知道如何说,只好死死地回头看着土地庙。

    这时,从土地庙里走出来的人越来越多,但是他们走出土地庙后,都是长长舒了一口气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过去,土地庙外的人也发现什么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了?怎么一个个都有什么事似的。”这时,有人忍受不住好奇问着,还探头往土地庙里看去,但是并没有看到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他们突然发觉到,似乎土地庙变得安静下来了。

    “对了,你们怎么了?”又有人走上来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们自己进去看看就知道了。”走出来的人,似乎想要把小nv孩说出来,但是最后只是让他们自己进去看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够感受以及T会到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这样,才能够准确地T验到,当时看到小nv孩的那种惊讶,那种震撼,那种灵魂上的颤动。而且,在他们的心头上,都不由自主的浮现一个念头,或许小nv孩真的能够求到玉叶。

    或许,真的可以。

    他们顿时有些期待起来,玉叶对他们绝大部分人来说,乃是一个神话般的传说。即使是亲眼见过玉叶的人,玉叶在他们心中,依然是一个传说

    他们对玉叶恭敬而真诚。

    当土地庙外面的人走进去,再出来之后,同样是这种感受。他们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压抑着他们的灵魂,让他们不由自主地维护那一份虔诚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过去,知道小nv孩的人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他们都好奇地走进土地庙,然后带着惊讶、甚至是震撼出来,而走出土地庙后都是长长舒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这时,土地庙无比的安静,但是土地庙外却是无比的热闹。

    那些从土地庙里走出来的人,一个个神情激动或兴奋,手舞足蹈地在说什么着。他们所有人讨论的话题,皆涉及那一个小nv孩,又或者一切话题都围绕小nv孩而展开。

    小nv孩身上流露出来的虔诚,让他们深深震撼,灵魂为之颤动。

    不久后,整个村子都知道了。

    知道在土地庙里,有一个瘦小的小nv孩,虔诚跪拜在神案下。她已经不吃不喝不动,已经差不快一天一夜了,但是她的神情恬静、平和、安然

    她恭敬而真诚,身上流露出浓浓的虔诚。

    她让所有人,都心生敬意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天早晨,清河市一份分量不小的报纸,其中有一个版面,就在报道着一个关于环卫工人的故事

    那个环卫工人姓叶,已经病入膏肓。

    ps:我每一章都要写J个小时,我不想多说什么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