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56章 谁的肝肠又在寸寸断?

    夜Se越来越深,村子只剩下呼呼寒风声。

    在烛光摇曳的土地庙里,有着不少的身影跪拜在神案下,神情十分的虔诚。但是,随着时间的过去,有一个小nv孩引起了他们的注意,目光都不由自主地落在小nv孩的身上。

    小nv孩身子瘦弱,其中一条腿上还装着假肢

    她双手合十,恭敬而真诚,静静跪拜在神案下,远远就让人感受到她的虔诚。其实,能够引起他们注意的最主要的一点,就是小nv孩已经跪在那里七八个小时了。而且,在这七八个小时里,小nv孩不吃不喝,如同木雕泥塑般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而在他们这些求玉叶的人中,根本就没有一人做到这一点,因为这实在是太难、太难了,如果像小nv孩那样不吃不喝不动,根本緡法坚持下去。但是现在,一个小nv孩却做到了,让他们惊叹琇愧的同时,又有些妒忌及不甘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nv孩是谁啊,她也是来求玉叶的?”

    这时,有一名求玉叶的中年人,看着小nv孩在小声询问。不知道为何,他总是感觉这个小nv孩有些不同,似乎在身上散发着些什么。

    但是,他又说不出这是什么。

    而且,不仅是他感受到了,J乎所有人都感受到了,似乎在小nv孩的身上,散发着一G很真诚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一整天跪在这里,除了求玉叶还能求什么?”

    有一名黑瘦的青年低声回答,抬头看着神像就叹息一声,说道:“求玉叶实在太难了,不吃不喝不动跪三天三夜,根本就不可能。为什么要跪三天三夜啊”

    “如果玉叶那么好求,就不是仙丹神Y了。”身后一个五十多岁老农在回答,他静静跪在那里,神情十分的虔诚。

    “你们说,玉叶真的有那么神奇吗?什么病都能够治得好?”

    这时,那名黑瘦的青年疑H问道,毕竟他没有见过玉叶,只是听别人说而已。虽然他心中也相信,但总是有些疑H,有些不敢相信,玉叶实在太过逆天了。

    “这当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那名五十多岁的老农肯定回答,接着看向黑瘦青年,说道:“如果不是真的,那你来求什么玉叶?以你这样滇潿度,根本就没有半点的虔诚之心,这是不可能求到玉叶的。我劝你,还是快起来吧,免得到时跪废了,得不偿失。”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虔诚?”黑瘦青年不悦说道,看到有人敢质疑他的虔诚,心中顿时有些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连信都不信,你还敢说你是虔诚的?”五十多岁的老农发难说道。

    “谁说我不信?我只是说玉叶太过神奇而已,谁说我不信了啊?你哪只狗眼看到了?你不要睁眼说瞎话,如果害得我求不到玉叶,看我饶得了你?”黑瘦青年生气说道,对着那名五十多岁的老农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我还怕你?”

    那名五十多岁的老农不甘示弱。

    “我看啊,在我们这么多人中,最有可能求到玉叶的,恐怕就只有那个小nv孩了。”这时,最先说话的中年人开口说道,他的目光一直落在小nv孩的身上,眼睛不禁眯起来了。而且,他越来越感觉到,那个小nv孩有可能真的求到玉叶,让他心中羡慕不已。

    因为,他在小nv孩的身上,感受到一G纯粹的虔诚。而这G纯粹的虔诚,是他在这所有求玉叶的人之中,都没有感受到。

    在他的说话落下后,黑瘦青年簢十多岁老农也不说话,都看着小nv孩沉默下来。其他睁开眼睛的人,也一个个看向小nv孩,都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他们,也在小nv孩的身上,感受到一G纯粹的虔诚。

    “呵呵,在求玉叶的时候,还能够有力气说话,说自己是多虔诚,都是假的”那名中年男人摇摇头说道,接着他挣扎站起来,看着跪拜在神案下的二十多人,不由苦涩地叹息一句,“唉,玉叶求不得,求不得啊”

    “砰!”

    他刚刚站起来,就一蟼愑摔倒下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跪得太久,双脚已经麻木了,需要慢慢活动筋骨才能够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这时,土地庙里再次安静下来,只是有不少人开始动摇了,不知道自己该不该坚持下去?又或许,即使自己真的坚持下去了,也求不到玉叶

    那自己,又该怎么办?

    在这座土地庙里,每天都有人怀着满怀的希望而来,同样每天都有人,带着深深的失望、甚至是绝望离开。

    而在这半年来,能够求到玉叶的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那名中年人踉跄地走出土地庙,疲惫不堪的脸上有着深深的失望,而在失望中又有着绝望。他不能再跪下去了,因为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求到玉叶,又会不会把自己跪废了

    而如果自己跪废了,又有谁来照顾自己重病中的Q子?

    他的脸Se有些痛苦,脚步也有些沉重,腰也渐渐弯了。如果不是到了最后的时刻,已经走投无路了,又有J人会在这里跪三天三夜

    这都是些不幸的人啊!

    这时,他一步一步消失在黑夜的寒风中,接着茫然地回头看了一眼,心中于滴血。

    北风吹,夜Se寒,谁的肝肠又在寸寸断?

    而在此时,马良缓缓睁开眼睛,他们的说话一句不漏落在他的耳朵里,嘴角上不禁露出一条嘲讽的弧线。

    心中没有半点的虔诚,也想求到玉叶?

    这简直就是痴心妄想!

    虽然他也有些坚持不下去,但是一想起那张冷若冰霜的脸,心中却有一G强大的力量在支撑着他,让他死死咬着牙坚持下去。

    哼!

    三天后,看你又如何说?

    马良的脸上,露出一G决绝的神Se,心中隐隐生出些快感,让他的鏡神无比的舒爽。

    时间一点点过去。

    而在这一夜中,有J人支撑不住,一一倒下来了。

    自从土地庙里求玉叶的人越来越多后,七公、老村长等人商量后,就专门辈排一些人在看守,就是为了防止出现意外。当有人支撑不住,或者是昏迷等,就会立紲鼬行施救。

    在这夜Se下的寒风中,一个身影静静走到土地庙,发出一声轻轻滇澗息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