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54章 她双手合十,虔诚拜下

    从青山镇上,小nv孩带着满怀的希望以及虔诚,一瘸一拐而来。辛辛苦苦走了数个钟头,终于走到她无比期待的土地庙

    土地庙香火旺盛,烟雾弥漫,散发着神X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时,她一动不动站在土地庙前,微微仰着头在静静看着,目光十分虔诚。她双手慢慢合十,就朝那土地庙轻轻拜下去,恭恭敬敬地跪拜地上。

    而她的脑袋,也轻轻瞌在地板上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候,她的一切的一切,都已经倾注在土地庙上,根本緡法听到外界的声音。

    她,似乎如失去听觉般,眼中只有土地庙。

    她慢慢站起来,那双小手轻轻合十,一步一步走进土地庙。走进去后,她緡到那信香燃烧的气味,她有些喜欢这种气味,似乎可以让她心如止水,可以让她恭敬真诚。

    她静静走着,跟随着人流,一步一步来到黑褐Se的神案下。

    在那神案后,就是面目慈祥的土地神像,在笑容可掬地看着她,似乎目光充满了关ai。她看到心中一暖,就轻轻拜下,恭敬跪在蒲团上,然后虔诚叩头。

    虽然她进入土地庙后,没有说过一句话,没有发出一个声音。但是,她无时无刻不在祈求,不在希望

    她瘦小的身子,在这寒冬腊月中,虔诚拜在神案下。只为祈求一枚玉叶,一枚能够治好她爷爷的病的玉叶

    而在不远处的人群中,七公早已经注意到这个瘦小的小nv孩。因为在她走进土地庙的时候,他就已经感受到一G真诚的气息,在她心中没有一丝一毫的杂念,有的只是恭敬而真诚。

    这,就是虔诚,无比纯粹的虔诚。

    这时,七公有些惊讶,不由静静看着小nv孩。

    小nv孩静静跪拜在神案下,小手在合十,期待地看着神像,一动不动如同一尊木雕泥塑般。

    “土地公公,我爷爷病了,快要死了,小玲祈求您发发善心,赐下一枚玉叶”

    小nv孩轻轻闭上眼睛,在心里轻轻地喃着,希望土地公公能够听到她的说话,赐下一枚玉叶。在这个时候,她在心中静静说着她爷爷的事,说着说着就有两滴泪水,不由自主地划落,滴在那蒲团上。

    然后,泪水就如泉水般涌出来,一串串地从她的眼眶中划落,渐渐打S了蒲团。

    “这个小nv孩,好纯粹的执念。”

    七公不禁惊叹,接着又有些惊讶起来,“难道她是在求玉叶?”

    他想了想,就拿起旁边的三炷信香,点燃后就来到小nv孩的身边,“小朋友,你要敬香了。”

    小nv孩愣了一下,顿时有些心慌起来,就连忙接过那三炷信香,连连鞠躬说道:“谢谢老爷爷,谢谢老爷爷。”她脸上还挂着泪珠,梨花带雨的,看着让人十分疼ai。

    “小朋友,只有敬上香,这飘出来的烟,才能够把你的说话带给土地公公。”这时,七公慈祥地笑了笑,显得十分亲和。

    “老爷爷,小玲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小nv孩抹了一下泪水,就拽着其他人的样子,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,踮起脚毖信香cha在神案上的香炉里。

    敬完香后,她又轻轻拜下,跪在那蒲团上。

    她睁着眼睛,看着那从信香飘出来的烟雾,心中又在祈求起来,目光真诚而纯粹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七公闻到外面似乎传来争吵声,就皱着眉头走出去。在那小广场上,已经围着一圈人,他就分开人群钻进去。

    劝说了J句,众人也就散开。

    七公看了看马良和辛丑,就回到土地庙里,静静看着那小nv孩。这个小nv孩,给他一种十分纯粹的感觉,而似乎又因为纯粹,所以十分的虔诚。

    或许,她真的能够求到玉叶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脸上还留着蓖掌印的马良,也走进土地庙了。

    他手中持着三炷信香,恭恭敬敬地拜了三拜,就cha入香炉中,继而跪拜在神案下的蒲团上。他的嘴滣在微微颤动,似乎在祈求着什么,脸Se同样是十分的虔诚。

    “砰!砰!砰!”

    他的头,重重叩在地上,发出一声声沉闷的声音。

    他已经把一切,包括他的尊严、希望、未来,都压在这玉叶上了。他想要翻身,想要在辛丑面前争一口气,就必须要求得玉叶

    要不然,他永远无法在辛丑面前抬起头来。

    而静静站在小广场上,默默不语看着天空的辛丑,转头看了一眼土地庙。此时,她不用想就已经知道,小nv孩肯定已经跪拜在神案下,在祈求着土地神赐下玉叶

    她低下头,沉默了一下,就走进土地庙,远远就看到那跪在神案下的一大一小身影。

    她停下脚步,静静看着那两个身影。

    心中愤怒吗?

    不错,她心中是愤怒,以及还有些悲哀。

    这时,她想笑,想大笑,但是她笑不出来,整个人就像一块冰块一样,散发着冰冷的气息。

    可怜的人啊,可怜的人啊

    必有可恨之处!

    “呵呵,我教你如何坚强,你却坚强在这里。是你年小不懂事,还是我做错了?”辛丑在笑着摇头,只是她的笑十分冷冽,如同冰刀般。然后,她转身而走,头也不回地离开土地庙。而在她走出土地庙的刹那间,手机突然响起,屏幕上显示某某记者。

    不错,这个电话是来自某一个报社的记者。

    因为在中午的时候,她把叶老人的事迹告诉了一名记者,她希望记者能够把叶老人的事迹报道出来,以引起社会的关注。希望社会能够关心一下孤寡老人,关心一下艰苦的环卫工,关心一下被忽略的弱势群T

    世人需要的不是神,而是人与人,人与社会之间的关ai。

    “终于来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她露出了一个笑容,立紲饔通电话,然后驱车离开青山村。

    随着时间的过去,天Se也渐渐黑下来了,而在烟雾弥漫的土地庙里,依然静静跪着两个身影。

    小nv孩双手合十,虔诚跪在神案下,她眼睛轻闭,安静而真诚。

    她一跪,就是J个钟头,动都没有动过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