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51章 绝对要不得

    在那尽显民国风情的大厅上,辛丑捧着一杯热腾腾的香茶,在细细打量着四周。她心里微叹,想不到在一个如此偏僻的小山村里,竟然遇到了一座如此有格调的,散发着浓郁书香气息的大屋。

    封家,应该是一个书香世家。

    这种气息让她有些陶醉,将之前的Y霾一扫而空,心情也随之悦然起来。特别是坐在对面的那位老先生,只是在那里静静一坐,她就能够感受到一G学识渊博的气息从他身上散发出来。

    一名真正的文人学者。

    只是随意J谈J句,他的学识以及风采,已让她折F了。

    不过,想到是封青岩的家,她就没有多少惊讶了,反而觉得十分正常。而且,也只有这种充满书香气息的家庭,才能够培养出像封青岩这样的人才。

    虽然她和封青岩不在同一所大学,但是封青岩曾经是她的偶像以及榜样,又是出自同一所高中。所以,她对封青岩还是比较关注,大概了解封青岩在第一学府的情况。

    文学院的才子。

    可惜,封青岩不是学法学。

    如果他学法学,日后必定大有所为,成为天-朝最为出Se的法学人才。为社会,为国家,为百姓,作出巨大的贡献

    这时,一名温文尔雅的俊朗青年,从大厅后快步走出来,身上散发着一G淡淡的儒雅气息,让她看到不由眼前一亮,立即就从椅子上站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学长你好,我是县一中10届的辛丑,现在就读于天京政法大学。”辛丑站起来,就伸出手自我介绍说道,脸上流露出些期待的笑容,尽量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示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好,欢迎来在青山村作客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笑了笑说道,握了手后就各自坐下来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一直在大厅中陪着辛丑的外公,看到封青岩出来后,就对着两人说了两句就离开。

    “我去听过你的辩论场,就是那一场‘人之初,X本善,还是X本恶’的辩论,虽然你当时为反方,但是你的辩论很鏡彩,论据十分有力,让人很佩F。”封青岩也想起辛丑是何人了,就连在高中的时候,他就已经听说过辛丑的名字。而且,辛丑是当时继他之后,最有可能考进第一学府的学生,但是谁想到辛丑失手了。

    辛丑听到自己曾经的偶像,专门去政法大学听过她的辩论,心里有些意外和惊喜,连忙问道:“那学长是支持正方还是反方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封青岩不由一笑,说道:“我两方都不支持。”

    “既然学长两方都不支持,那学长的意思是说,人之初X无恶善之分了?”辛丑想了想应道。

    封青岩微微点头,人之初哪有什么善恶之分?

    两人随意聊了一会儿,封青岩见辛丑还没说出来意,于是开口问道:“不知道学M今天来找我,可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学长,辛丑有一件事想请你帮忙。”辛丑没有丝毫的客气。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封青岩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辛丑才毖她的来意说明,充满期待地看着封青岩。在她的想象中,封青岩听到这种事后,肯定会大为不悦,甚至是愤怒而起,绝对会看不过眼而出手帮助她。

    因为在她看来,这是正义的事,而她和封青岩也是正义的人。

    然而,封青岩听了她的表述后,神情并没有什么变化,只是微微摇头,道:“学M,你想得太多了,这事并没有你想象中那么Y暗。这对他们来说,只是一种信仰而已,并不是你口中所说的迷信。再说了,这里也没有你想象中的违法敛财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学长,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辛丑不禁愣了一下,有些不敢想象自己的耳朵,她似乎听到封青岩说这不是迷信?

    “这事我无法帮你。”封青岩沉Y一下说道,想了想又补充两句,“因为根本就没有你所说的那种事情,这一切都是你的臆想而已。”

    辛丑立即站起来了,反驳道:“这不可能!”

    因为她早已经先入为主,认定土地庙有问题,那就一定有问题,只是封青岩被蒙骗了双眼,并没有看到事情的真相而已。这时,她有些激动说道:“学长,世上哪有不吃腥的猫?这个土地庙一定有问题,只是你没有发现而已。只要学长下定决心去查,一定会查到其中的猫腻,到时可还青山村百姓的一个公道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抬眼看辛丑微微有些涨红的脸,不禁觉得有些好笑。他道:“学M,你知道土地庙收到的香油钱,七公和老村长他们是如何做的吗?”

    “如何做?”辛丑有些好奇问道。

    “土地庙收到的香油钱分为三份,第一份就是专门憋助青山镇的贫困家庭,而第二份就是为了村子的教育。”封青岩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吗?”

    辛丑皱了皱眉头,这个答案让她感到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,她想了一下又说道:“但是,即使是这样,也无法排除有违法敛财的行为啊,甚至还以此为噱头,让他们更好的敛财。而且,这很有可能是他们收到的香油钱中,很少的一部分而已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不禁有些无语,这个辛丑想得实在太多了。

    辛丑看到封青岩没有说话,以为他被自己说得动摇念头了,紧接着说:“其实,这个不是最主要的,最主要的是这里的思想十分危险,一旦蔓延,甚至会毁掉无数的家庭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思想?”封青岩问着。

    “迷信思想。这里的迷信思想十分严重,远远超过其他的村子。”辛丑认真说道,“我观察到,村子里的村民都十分相信土地神,相信土地神的存在,还有那个会澠可笑的玉叶。现在,正有一个愚昧无知的人,带着一个小nv孩来求玉叶呢”

    辛丑一想到小玲一步一瘸地走十J公里路,緡了求这样一枚根本不存在的玉叶,心里既为小玲感到惋惜,又有一G恨铁不成钢

    见封青岩没有说话,她继续说道:“其实,我并不反对村民拜神祈福之类的行为,因为这是受数千年的传统文化影响,根本就不可能一蟼愑根除。但是,有些行为却不得不根除,要不然必定会出大事,就像那玉叶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玉叶?”封青岩不由一笑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辛丑点头,脸上露出些怒意,说道:“一个人跪三天三夜,肯定会把人跪废了,更别说是一个小nv孩。所以,这种思想以及行为,是绝对要不得的”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