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403章 哥哥来了……

    寒冷的夜Se下,北风在呼啸。

    在深山的崖谷中,陈孽在静静坐着,双手在不断地推演武学,身上散发着一G雄浑而彪悍的气息。只是短短的半个月时间,他的武学就已经达到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境界,或许距离传说中的神通境也不远了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容貌竟然一点点变得年轻起来,看起来只有五十多岁的样子。

    而据封青岩所知,陈孽的年纪是绝对超过七十。

    他变得年轻起来,是因为在这大半个月来,封青岩每天都用灵气洗涤他的身T,用神力滋养他的灵魂。其实,最主要的一点,就是陈孽的武学天赋实在太过恐怖了,在武学上不断突破,武力达到一个超出人想象的范畴

    他T内的血气旺盛得,如同二三十岁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不过,虽然在神力的作用下,陈孽的神志慢慢恢复,但却是一P空白,智力就如同五六岁的孩子般,什么都不懂。因此,封青岩每天夜里都会潜入他的梦境,在梦境里不断地教导他。

    但是,时间还是太短了,封青岩的教导也是有限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封青岩提着一个食盒,悄无声息地来到崖谷下,看着在黑夜中睁着眼睛在推演武学的陈孽,就轻轻地唤一声。但是,陈孽推演武学实在太过入迷了,完全听到封青岩在叫他,依然在专心致志地推演他的武学。

    他的双手在慢慢推动,似乎蕴藏着一G强大的力量,一掌劈出可开碑可断石,威力十分的惊人。现在即使是四武士联手,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,已经可以说超出人的范畴了。

    封青岩心中无比惊叹,接着慢慢走近。

    “陈孽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的声音稍微大了些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陈孽终于听到,立即停下推演武学,脸上露出兴奋的神Se,如同小孩子般叫道:“哥哥来了,哥哥来了”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不禁摇头,提着食盒走近说道:“陈孽,我不是你哥哥。”

    “你教我,就是哥哥。”

    陈孽手舞足蹈说道,而锁在他四肢上的锁链,立即如同狂蛇般舞动起来,重重地拍打在崖壁、地上,发出一声声巨响。

    “如果是这样,你应该叫我老师才对啊。”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笑了笑说道,走近后就把食盒打开,立即飘出一G香气,引得陈孽食指大动。

    “老师?哥哥?”

    陈孽疑H一下,就立即被那香味吸引了,接着眼睛就紧紧盯着食盒,嘴里葌惻:“我要吃,我要吃。”

    “吃吧,吃完后,我带你出去玩玩,好不好?”

    封青岩笑了笑说道,而在他刚刚说完,陈孽如同得到命令般,立即把食盒里的烧J拿起起来大啃,似乎饿了好J天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洗手了没有?”封青岩问着。

    “手不脏。”

    陈孽一边啃一边说道,还示意了一蟼愒己的手。

    在这段时间里,经过封青岩的悉心教导后,陈孽的确讲卫生了,不像以前那样邋遢。

    而且,其他方面也一点点懂起来,学习很快。

    虽然还像五六岁的小孩子,但是比以前不知道好了多少倍,看起来终于像一个人了。让一直守在崖谷外,看守他的道门老者看到,心中暗暗称奇,对封青岩佩F不已。

    最大的改变,就是不会乱发狂了。

    但是有一点,却是让封青岩非常头痛,就是陈孽一听到他的名字,就会立即发狂起来,似乎是他的仇人般。

    每次都需要他用神力来镇压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陈孽已经把食盒里的三只烧J吃完了,他的食量很大,是普通人的三四倍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吃完了。”陈孽双手捧着食盒给封青岩看看,脸上露出如孩子般的笑容,似乎自己很听话般。

    封青岩笑了笑,说道:“那我带你出去玩玩?”

    “玩?”陈孽愣了一下,接着就猛点头,十分的兴奋,说道:“哥哥带我去玩,哥哥带我去玩”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立即用神力解开陈孽身上的锁链,说道:“我带你去出去玩,你一定要听话,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会听哥哥说话的。”陈孽猛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跟我来。”这时,封青岩飞速掠去。

    陈孽看到,大步流星般跟上来,紧紧跟在封青岩的身后,一副兴奋的样子。而在此时,他就像妥笼的小鸟,在高兴地跳啊,跑啊,叫啊

    封青岩笑了笑,带着陈孽在深山中飞掠起来,还不时和陈孽对上J招。不过,他根本就不懂武学,只是凭着神力和陈孽对抗。而陈孽在打斗时,展示了惊人的破坏力,让人看心惊R跳。

    在深山里一玩,就是J个钟头。

    虽然是深夜,但是陈孽的眼力十分惊人,似乎对他根本就没有什么影响。

    在天亮的时候,封青岩又把他锁回崖谷下。

    他打算过段时间后,把陈孽领回大院落里,跟着自己一起生活。虽然现在,他也很想把陈孽领回去,但是还有些危险,只能把他再次锁着

    眨眼间,又两天过去了。

    在这两天中,封青岩把所有的鏡力都放在陈孽的身上,悉心地教导他。而陈孽的情况,变得越来越好了,懂得事也越来越多,恢复到**岁的样子。但是,依然听不得他的名字,一听到他的名字就发狂,嘴里还吼出一个“杀”字。

    而且,眼睛血红。

    这让封青岩大皱着眉头,不知道陈孽为何一听到他的名字,就会发狂,甚至还吼出一个杀字。

    如果一直都是这样,他根本就不敢领陈孽回大院落。

    “这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封青岩在思索着,难道是有人教导过他?据白帝城所说,在道门中,陈孽只认得一个人,那个人就是陈道

    “难道有人告诉他,是我杀了陈道?并对他说出我的名字,因此他才会听到我名字,才会发狂?”封青岩坐在崖谷下静静思索着,眉头渐渐皱起来了。

    据他的猜测,十有**是这样。

    而在旁边,陈孽在静静推演武学,身上气息雄浑无比。

    “这个人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封青岩静静看着陈孽,为何会知道是我杀了陈道?

    在白帝城送陈道的尸T回道门时,那个时候根本就没有人知道,是他杀了陈道。白帝城当然知道,但是肯定不会是他说的,既然不是他,又会是谁?

    而且,抢先一步到道门,偷偷把陈孽放出来。

    ps:求月票,求打赏,求订阅,求推荐票!!!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