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82章 鬼兵,怎么还不来?

    在****的西南部,有着以铜鼓声送葬的习俗。

    在送葬前的J天,J天J夜连续不断地敲击铜鼓,而铜鼓声音宏亮、深沉,可以把死人离开人间的不幸消息,传到很远很远的村寨,以便他的亲友赶来参加葬礼。传言,敲击铜鼓亦可召唤鬼神,前来护祐死者的灵魂,使他平安到达另一个世界

    但是现在这个铜鼓声,却不是护祐死者的灵魂,而成了村民的C命符。一声声击在熟睡村民的心头上,让他们的呼吸越来越急速,T内的血管在不断地破裂

    只是眨眼之间,他们就已经浑身是血,如同一个血人般。

    但是,即使是如此,他们依然在熟睡,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已经死去

    这时,从铜鼓上跳下来的青蛙,一只只朝村子里跳去。这些青蛙有大有小,大的达到半米,小的也有十J厘米,身上散发着一G邪恶的气息,让人无比的恐惧。

    茅真看到这些青蛙,不由一口鲜血喷S出来,脸Se无比的惊骇。而在此时,那铜鼓声越来越恐怖,况且他还在铜鼓前,那铜鼓声就如一柄柄的大铁锤,狠狠地击在他的心脏上。

    他T内的血Y,如同燃烧般在滚滚跳动。

    “吞魂蛙,竟然是吞魂蛙,这个世上怎么会这种邪恶的东西?”茅真瞪着眼睛,简直无法相信自己的眼睛,因为吞魂蛙只是传说中的邪恶存在,又怎么可能存在?

    而在此时,这些吞魂蛙一只只朝村子里跳去,自然是去蚕食村民的灵魂。因为村民在这铜鼓声下刚刚死去,正是灵魂最虚弱、最茫然的时候,遇上这些吞魂蛙根本緡法反抗。

    “滚开,滚开!”

    这时,茅真挥着染上血滇澮木剑,朝一只冷冷盯着他的吞魂蛙大吼。紧接着,他握着桃木剑挥动起来,口中念念有词,就猛然往吞魂蛙身上斩落。

    “斩”

    朦胧的月Se下,一道红Se的剑光,势如破竹般斩在吞魂蛙的身上而他滇澮木剑,因为染上了他的血,此时正散发着一G淡淡的光晕,就像烧红滇濟块。

    这时,吞魂蛙避之不及,猛然被通红滇澮木剑斩中,立即发出了一阵“滋滋”的声音,似乎什么东西被灼烧了般,冒出了一G青烟。

    “呱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吞魂蛙不由惨叫一声,身上有一道被灼烧过的剑痕。但是,这只吞魂蛙却变得凶残起来了,疯狂地朝他发起攻击。而且,其他吞魂蛙看到,也朝茅真这边跳来。

    这时,他惊骇地看着铜鼓上的那个红衣身影,那还是一只简简单单的红衣厉鬼吗?

    “咚咚!”

    铜鼓声依然在不断敲着,浩浩荡荡如同排山倒海般压来,B得茅真连连后退。而且,他感觉到他的身T,根本就难以承受这铜鼓声,可能用不了多久,他T内的血管就会全部破裂

    况且,还有数只半米大的吞魂蛙,朝他疯狂攻击上来,让他不得不后退。

    “呱,呱”

    这时,从铜鼓上跳下来的吞魂蛙越来越多了。

    而且在这个时候,早已经有不少的吞魂蛙跳到村子里,已经在吞食村民的灵魂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这样,怎么会这样?难道她就不怕阎罗王找她算帐吗?”茅真惊骇说道,被这些吞魂蛙不断地B下铜鼓山,虽然那只红衣厉鬼,明明就在那一面铜鼓上,但是他根本就靠近不了。

    他连这些吞魂蛙都对付不了,又如何对付那只红衣厉鬼?

    “张道古,张道古你死那了?”茅真在疯狂喊着张道古,但是在这澎湃的铜鼓声下,他的声音根本就传不出去。

    当他退下铜鼓山,回到村子里时,看到那些可怕的吞魂蛙,在疯狂地吞食村民的灵魂。而且,那些吞魂蛙在吞食村民的灵魂后,竟然变大了不少,也变得更加厉害了。

    这时,他退回马尾辫少nv所在的那座小山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马尾辫少nv已经浑身上身,T内的血管都不知道破裂了多少。

    幸,她还没有死去。

    茅真看到大急,桃木剑在手腕上一划,一道鲜血喷S而出,洒落在马尾辫少nv的身上。他的鲜血,虽然有驱邪的功能,但不是神丹妙Y,只能起到一定的作用。

    此时,已经有数只吞魂蛙,朝他这座小山跳来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茅真愤怒无比,整个人J乎陷入疯狂之中,挥舞桃木剑在猛斩着。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一阵阵灼烧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这些被茅真斩中的吞魂蛙,身上不是冒出一GG的黑烟,最后化为一滩恶臭的血水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真的吞魂蛙!”

    当茅真斩死一只吞魂蛙后,猛然发现吞魂蛙化为一滩血水后,还有着一道浓烈的怨气。

    似乎,这些吞魂蛙都是那只红衣厉鬼所化。

    “她竟然敢吞魂?”茅真大骇,他没有想到竟然是红衣厉鬼在吞魂,怪不得对方如此的恐怖。而且,现在红衣厉鬼都如此恐怖了,如果吞食掉这个村子的灵魂后,那岂不是更加恐怖?

    甚至,成为传说中的鬼将?

    “她竟然敢吞魂,她怎么敢吞魂?”茅真被这只红衣厉鬼吓到了,“难道她就不怕下十八层地狱,永世不得翻身吗?鬼兵呢,鬼兵呢?怎么还不见他们到来?”

    “出了这等大事,他们怎么可能不知道?”

    在这座小山上,茅真在愤然大吼,想不明白鬼兵怎么还不来,难道连鬼兵都怕她?

    这不可能!

    鬼兵怎么可能怕她!

    如果是鬼将、鬼王这等传说中的存在,那些地府鬼兵可怕会害怕,但这只是一只红衣厉鬼而已。而且,地府的鬼兵应该可克制这些鬼魂,什么恶鬼、厉鬼、猛鬼就和普通的鬼魂差不多,根本就没有多少区别。

    或许就是比较难捉一些而已。

    “滋滋!”

    茅真疯狂地挥着桃木剑,斩死一只只的吞魂蛙,但是吞魂蛙实在太多了,从那铜鼓山上不断地跳下来。

    整个村子,J乎全是吞魂蛙。

    现在整个村子里,除了他和马尾辫少nv,还有村民幸存吗?而在这时,那只红衣厉鬼吞食如此多的灵魂,应该变得更强了

    久久不见鬼兵到来,茅真绝望不已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