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78章 在沉睡中死去……

    朦胧的月Se下,在那条破烂的石板路上,有着一串诡异的血脚印。

    这时,茅真蹲下身子,伸手嫫了嫫,接着放到鼻子下闻了闻,皱着眉头说道:“真的是血?似乎,还是人血,怎么会这样?”

    “啊。”马尾辫少nv惊退两步,满脸的惊恐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既然是幻象,怎么像真的一样?”

    茅真皱着眉头在思考,那红衣厉鬼制造的幻象也太恐怖了吧,居然把幻象做得真的一样,让他也分辨不出真假。如果不是发现这个村子太过安静了,恐怕他还没有发觉到,自己竟然走进了红衣厉鬼制造的幻象。

    这让他有些惊骇。

    “血!血!路流血了,路流血了!”马尾辫少nv指着石板路猛叫起来,脸Se吓得有些苍白,赶紧朝茅真靠近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茅真看到从石缝中竟然慢慢涌出血来,心中不由一惊,赶紧退了两步。而且,从那涌出来的血中,弥漫着一G浓烈的怨气,让他心头有些惊骇。

    这只红衣厉鬼,怎么越来越恐怖了?

    茅真皱着眉头,看着从石缝中涌出来的血,还有她怎么会有如此浓烈的怨气?

    “哥,是不是她来了?”马尾辫少nv紧紧抓住茅真的手臂,目光警惕地四看,生怕那只红衣厉鬼猛然窜出来。

    现在她终于知道怕了。

    “应该不是。”

    茅真皱着眉头,接着说道:“放开我,你抓住我,我行动不便。”

    马尾辫少nv闻言,也慢慢放开茅真的手臂,但还是紧紧靠着他,茅真走一步,她就跟一步。

    这时,茅真立即把中指放在齿间用力一咬,接着在空中虚画J下,然后猛然点在眉心上。

    这是他祖传的开YY眼之法。

    但是接下来,茅真立即瞪大了眼睛,神情显得有些惊骇。因为,他看到了一个血Se的世界,似乎这个世界已经被血染红般,到处在流着鲜艳的血。

    而他的膝盖下,都已经被染红了。

    “这血,是从哪里来的?”茅真惊骇问着,接着整个人都有些颤抖起来了,这些血不会都是那些村民的吧?

    难道那只红衣厉鬼,竟然疯狂到屠掉整个村子了?

    这时,他的心神剧烈震动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会,不会,一定是我猜错了,一定是我猜错了。”茅真惶恐说道,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细密的冷汗。

    “哥,怎么了?”马尾辫少nv问着。

    “出事了,出大事了。”茅真抹了一把冷汗,也慢慢冷静下来,“走,立即找到张道古,和他联手,要不然谁也走不出这村子。”

    紧接着,茅真在这石板路上飞速跑着。

    但是,走了一圈后,猛然发现他们回到那一口井前。而且,在井台上,还留下两个**的血手印,似乎刚刚有人正从里面爬出来。

    当然,这些只是幻象而已,茅真自然没有什么害怕。

    只是,他有点越来越惊骇红衣厉鬼的手段了,那幻象实在太大了,太B真了,竟然包括了整个村子。

    这时,他朝水井走去。

    “扑!扑!”

    水井里猛然传出扑水声,似乎有人在井里挣扎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马尾辫少nv害怕得又紧紧抓住茅真的手臂,整个人就如受惊的小鸟,脸Se显得苍白无比。

    “这不是幻象,这竟然是真的。”

    茅真不由一惊,接着就往井里探头,竟然在井里看到一具浮在水面的尸T。尸T七孔流血,脸Se苍白如纸,眼睛中有着无尽的惊恐,似乎生前受到过巨大的惊吓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马尾辫少nv忍不住好奇心,也往井里看了看,当她看到那一具尸T时,整个人吓得倒坐在地上,完全没有初进村子时滇濎不怕地不怕,“死人,死人,有死人”

    “真的死人了。”

    茅真惊恐中有着愤怒,恐怕死的还不止一个人,接着他蹲下身子安W马尾辫少nv。

    马尾辫少nv在他安W下,也慢慢恢复过来了。

    接着,他带着马尾辫少nv离开水井,继续寻找张道古的身影。不过,他的眉头始终皱着,因为他一直找不到张道古,不知道张道古去哪里了?

    张道古是走了,还是隐藏在某一处?

    不过现在,那只红衣nv鬼还没有对他们两人出手,恐怕是还没有chou出身来,应该是在一点点杀死那些村民。只是,那些村民和红衣厉鬼,到底有什么仇什么怨,竟然疯狂到要杀死一条村子。

    这得要多大的仇恨?

    难道自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死去?

    茅真心中大急,越来越愤怒,身上冒着熊熊的怒火。自己身为捉鬼道士,南山茅家的传人,怎么可能眼睁睁地看着厉鬼行凶?但是现在,他自己都有些自身难保,就连厉鬼的影子都没有看见,又如何阻止对方主?

    不行,一定要阻止她!

    杀死一个村子的人,实在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这时,他猛然踹开一户人家的大门,冲进他们的房间,对着死死睡在床上的村民大喊大叫。但是,不管任他怎么喊怎么摇,那些村民就是无法醒过来。

    而且,那些村民的呼吸越来越急速,脸Se也慢慢变得惊恐起来,接着就看到他们七孔流血了。

    “醒来啊!”

    茅真大喊,猛摇着对方。

    但是在此时,对方已经死了,没有半点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啊,怎么会这样?”茅真不禁大吼一声,额头上青筋暴起,显得愤怒不已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一直紧紧跟在他身后的马尾辫少nv,扯了扯他的衣角,无比害怕说道:“哥哥,我、我们走吧,这、这里太可怕了。”

    “晚了,我们已经走不出去了。”这时,茅真叹息一声。

    那只红衣厉鬼,既然有能力、也敢屠掉一个村子,又岂会放过他们?现在他们一直待在村子里,所以那只红衣厉鬼暂时不理会他们。但是,当他们试图要走出村子,绝对会立即出手对付他们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那名已经死去的村民,突然睁开眼睛。只是对方的眼睛一P鱼眼白,伸出双手死死掐住茅真的脖子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马尾辫少nv又是一声惊叫。

    “哼,终于出手了吗?”茅真冷哼一声,摆妥了那名村民的纠缠。接着,他立即拔出桃木剑,左手的食指和中指并合,往桃木剑上一抹,留下一道淡淡的血痕。

    南山茅家的血,可以破幻象,也可以驱鬼!

    而且,和茅家的茅术配合起来,更有意想不到的威力。

    而他滇澮木剑因为染上了他的血,此时正散发着一G淡淡的光晕,在黑夜中就像一块烧红滇濟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