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64章 听雨台上定风云

    天京。

    在一座戒备森严的院子里,一名老人愤然而起,指着一名黑瘦的老农在大吼,神情显得十分激动。

    “大贼,还国之大贼?”老农不禁大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错,大贼,国之大贼,他不死,国难安!”老人斩钉截铁地说道,最后J乎要吼出来了,“他是,他父亲也是!”

    当他吼完,不由猛然咳嗽起来,咳得整个身子都有些颤抖起来。而隐藏在暗处的一名中年男子,立即跑上来给他顺俺,还劝说老人不要激动,要保持心情畅快。

    “没事,还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老人生Y说道,接着挥手让中年男子离开。

    而中年男子离开时,对着老农皱了一下眉头,显得颇为不满。

    这时,老人坐下,喝了一口茶后,压在X口的那一道气顺了很多,瞥了一眼老农冷冷说道:“哼,别以为我不知道他在G什么!他就是该死!而且,死得好!死得好!”

    现在老人所说的他,是指封满楼。

    老农听到,微微有些惊讶起来,问道:“你知道他在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哼,别以为只有你们这些江湖人才会知道。”老人露出些不屑的表情,接着有些自得说道:“要知道,这是谁滇濎下,又有什么事能瞒得过听雨台?”

    这时,老农不禁皱起眉头,也不知道老人是真的知道,还是在诈他。毕竟,连他之前都不太清楚封满楼在做什么,他也是现在才敢有七八分肯定而已。

    不过,老人又说得很对,整个天下又有什么事,能够瞒得过听雨台?而且,在封满楼还没有出现在天京之时,老人就已经G了一件大事。

    这么说来,似乎老人还真的知道些什么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不敢肯定。

    人,活得越老,城府就越深。

    老人看似喜怒无常,什么心情都摆在那张脸上,想吼就吼想骂就骂,但是谁又知道他内心的真实想法?

    “那你知道他在做什么?”老农沉Y一下问着。

    “哼哼哼。”老人连续冷哼J声,但并没有说什么,似乎是不屑说出来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老农不由一笑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我在诈你?”老人似乎看穿了老农的想法,又是不屑地说道,“如果连这点事都查不出来,听雨台又如何管理好这个国家?”

    沉默一会儿,老农也不再和老人打哑谜,沉声说道:“这事暂且不说,封青岩的罪名一定要拿掉。”

    “不行,绝对不行。”

    老人大声斥喝,态度十分坚决。

    “陈道死了。”这时,老农突然说道,目光盯着老人。

    而老人听到不由愣,接着满脸的震惊,一副不相信的样子,连声说道:“不可能,他怎么会死?”

    “哼,就连封满楼都死,他又怎么不能死?”老农说道,不过他心里也有些竟然,想不到陈道就这样死了。

    对他来说,也十分的突然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四武士之首,天-朝的第一人吗,他怎么会死?”老人震惊说道,心里难以接受,虽然陈道不是军部的人,但是可以说是听雨台的人。

    现在,他最强的武力,居然死了。

    “是谁?谁又能够杀得了他?”

    老人难以相信地问着,目光紧紧盯着老农。

    老农并没有理会老人,接着说道:“还有,楚白就在城外,他曾经欠封满楼一条命。所以,不论是谁要对封青岩下手,他绝对不会手留情。”

    “难道他还想威胁听雨台?狂妄,狂妄,实在太狂妄!”

    这时,老人大怒,对这些所谓的武者,十分滇澲厌。

    因为儒以文乱法,侠以武犯禁!

    文人总是靠笔杆子扰乱法制,侠客总是用暴力触犯律例。因此,老人非常反感这些文人和侠客,觉得好好的社会秩序都被这些人给搞坏了,而一个稳定的社会秩序,应该是高于一切的。

    可是,在天-朝的历史上有着太多“以武犯禁”的事情。

    当然,在那些以暴力罍麾决问题的人当中,也不乏有勇有谋的豪杰之辈,千百年来一直得到人们的景仰

    不过可以肯定,老人肯定不会景仰。

    或许年轻的时候会,但是现在绝对不会!

    “没有人威胁听雨台,也不会有人去威胁听雨台,而且也不会有人敢威胁听雨台。”这时,老农十分肯定地说道,说得斩钉截铁。

    “他赖在城外不走,还不是威胁听雨台吗?”老人大吼起来,整个人再次变得激动起来,“太目无法纪,太无法无天了”

    “九丈山的人来了,现在应该正在听雨台吧。”老农抬头看看天Se,接着又言,“太学院的人也应该出来了,或许他们现在都已经到听雨台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、你”

    老人脸Se不由一变,怒指着老农,接着不由痛苦地捂住X口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那名隐藏在暗处的中年男子,无比焦急地跑出来,对着老农狠狠地瞪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出去!”

    老人弯着腰,满脸痛苦的神Se,冲着中年男子大吼,“我叫你出去!”

    中年男子绷着脸,在此时也只能出去,不过他在经过老农时,狠狠地瞪了一眼,充满警告的意味。

    “老而不死,是为贼!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,老农突然说道,“我是,你同样也是!”

    “你!”

    老人不由脸Se一变,整个人显得更痛苦了。

    好一会儿,他才缓和过来,坐下来后猛喝着茶,虽然茶水早已经凉。如果在平时,那些F务员还会上来换茶,但是现在他们早已经有过J代,而且在此时此刻,谁又敢走上来?

    “哈哈,你地门,还有人门,以及太学院,想不到你们联袂而来啊。对了,还有一个古人般的剑客!”老人冷冷说道,接着不由大笑起来,“你们是想影响听雨台的意志吗?又或者,你们想要控制,甚至是取代听雨台?”

    “你想得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老农摇摇头,静静说道:“我们只需要去掉封青岩这个罪名而已,其他事我们不会去管,也不能去管。如果不是因为他的事情牵涉到太多,甚至会影响到整个天-朝,我们也不会”

    ps:求月票啊啊啊,各位同学们,投票啊!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