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60章 他乃大贼,国之大贼,他不死,国难安!

    清晨,在梅花山下。

    一个清明的读书声蓦然响起,充满了悠然的古意,似乎穿越时空而来般,在紫霞湖边滚滚回荡。

    声音洪亮,响彻云霄,充满浩然之意。

    在那正气亭前,一个身影正静静伫立在湖边,腰杆站得笔直,正是太学院的大师兄。

    他正在晨诵。

    日出之时,正是浩然之气从天地间升起之时。

    这时,天地四周的浩然在弥漫,似乎正在他身边慢慢升起,散发着至大至刚至正的气息。

    当他晨诵完,就抱着古琴,牵着陈小丁的小手,朝梅花山走去。然后,在山顶上盘膝而坐,静静地抚琴

    弹完两曲,他就收起古琴,又牵着小丫头的手,走下梅花山。

    在一个清幽的院子,他教着小丫头认字读书,不久他走出太学院,朝听雨台走去。

    听雨台,为天-朝的国家中枢,最高行政权力的象征和代名词。

    在他去听雨台的路上,同样有一人从西南而来,要到听雨台而去,而这个人正是九丈山的老道士游兰笙。

    这时,地青园里驶出一辆黑Se的车子,同样朝听雨台而去。

    一书生,一道士,一国士,在此时皆入令世人倍感神秘的地方听雨台。

    听雨台上看风云,也定风云!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一名从南方而来的黑瘦老农,走进了一座戒备森严到连苍蝇也飞不进的院子。这座院子虽然在闹市之中,却十分幽静,散发着J分不同的气息。

    而且,不是谁想进就能够进,根本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来人的地方。

    黑瘦老农和这座院子显得格格不入,看起来本是不该他来的地方,但他却来了,还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在这座院子的庭院里,一名八十多岁的老人正躺在椅上喝茶、看雪。他虽然老了,但他的眼睛却很有神,似乎能够洞穿世间一切,给人J分凌厉的感觉。

    P刻后,黑瘦老农就走到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?”老人静静看着雪,淡淡说了一句,接着回头看着老农又言,“你不该来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我来了。”

    老农说道,就在旁边的椅子坐下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一直窝在那个山旮旯里吗,怎么出来了?”老人皱着眉头说道,似乎不喜欢老农离开那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老农沉默不语,似乎知道自己走出七里谷,在天京这些人的眼里代表着什么。

    代表着,有大事要发生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这些人知道,以老农的X子,只要不发生什么大事,必然不会离开七里谷。

    “说吧,你来我这里,是为了什么?”

    老人沉默一下说道,心里似乎也隐隐约约猜测到什么,“只要你提出的要求合情合理,我一定会照办。即使你要在那个山旮旯里,建一座嗊殿都没有问题,我一个月就能够帮你建好。”

    “是七里谷。”

    这时,老农说道,似乎不太喜欢老人一直说山旮旯

    “嗯,七里谷,如同被火烧过,寸C不生的七里谷。”这时老人一笑,转头看着老农说道,“但,还不是山旮旯吗?我看啊,山旮旯都比你那里要好。”

    “嗊殿就不用了。”

    老农摇摇头,说道:“我老头子只需要一座茅屋,一块田地,一柄锄头,就够了。”

    “唉,你又何必要活得那么苦呢?”这时,老人叹息一声,总是感觉自己欠了老农。

    其实,不是他欠,而是整个国家欠。

    “不苦。”老农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懒得管你,说吧,你到底为何而来?”

    老人沉Y一下,老农数十年不走出七里谷,现在突然来到天京,来到这座院子,必然是有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“我只需要你撤销一个罪名。”老农也不客气,直接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老人突然皱起眉头,对他来说,只是撤销一个罪名,根本就不算什么。但是,老农却为了这个罪名,走出了数十年不离开的七里谷,直接到他这里来,就说明这个罪名十分不同。

    而且,老农的弟子还是国士。

    如果是普通的罪名,老农根本就不需要到他这里,直接打个电话给苏定邦就行了。但是现在,老农却到他这里来了,这说明苏定邦也没有办法。

    老人沉默了P刻,问着:“什么罪名?又是谁的罪名?”

    “危害国家安全罪,封青岩。”

    这时,老农站起来,正Se对着老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老人一听,立即否决,语气斩钉截铁,“这绝对不可能!”

    老农皱着眉头,说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你知道死了多少人吗?你又知道,死的都有什么人吗?”

    这时,老人愤然说道,心中猛然一G怒火。他虽然在深院之中,但是他知道天下事,而前天发生的事,他又怎么可能不知道。

    而且,这还是震荡整个国家的大事。

    “知道。”老农淡淡说道,似乎并不在意是谁死了,又死了什么人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知道,那你为何还要来?”

    老人看到老农如此态度,忍不住呵斥起来,想不到老农根本就不把那些人的生死放在眼里,这让他颇为不愤。

    “因为根本就没有这个罪。”老农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是你什么人?”老人突然问着。

    “他不是我老头子什么人,但是他不能有这个罪名,而且更不能死!”老农沉声说道,语气同样斩钉截铁,让人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“就因为他是封满楼的儿子?”

    老人猛然抬起头,目光如同饿狼般盯着老农。

    老农摇摇头,根本就不惧老人的目光,说道:“他不能死,也不能有这个罪名。”

    “哼,他又如何不能死?”老人冷哼一声,接着有些嘲讽起来,“我倒是要看看,他又如何不能死了?”

    “因为他死了,整个国家都会动荡不安,甚至整个天-朝都会陷入混乱之中。”老农冷冷说道,身上散发着一G强悍的气息,“前天的事,难道你还没有看到?”

    “哼,他不死,国家才会动荡!”

    老人怒斥起来,接着愤然而起,指着老农吼着:“他乃大贼,国之大贼,他不死,国难安!”

    ps:求月票!!!!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