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52章 封狼居胥

    这时,他笑了笑说道:“两位聊了这么久,不饿吗?”

    “饿,当然饿了。”小探花立即说道,一脸的笑容,丝毫不在意封青岩有没有听到他们之间滇澑话。这时,他转头对白帝城说道:“总管,少嗊主的厨艺十分不错,你要好好尝一下才行。”

    白帝城静静看着封青岩,坐在石头上沉默不语。

    “或许你还不知道吧,少嗊主可是琴棋书画、诗词歌赋皆通,特别是少嗊主的琴艺,那简直就是仙音神乐,可以说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绕梁三日而不落”小探花毫无琇耻之心在赞赏着,似乎要把封青岩捧上天般。

    “李叔,你是在夸我,还是在恶心我?”封青岩有些无语,连他都有些听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在夸少嗊主啊。”

    小探花有些愕然,一副我有说错的样子吗?

    “白叔,走吧。”封青岩说完,就率先走下山,J乎是身影一闪,就已经不见了。

    这座石峰十分陡峭,普通人难以爬得上来,不过对于他们来说,却是如履平地。封青岩能够爬得上来,他们自然不奇怪,但是封青岩的身影一闪,就不见了,令他们不由相视一眼,显得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似乎,封青岩从峰顶跳了下去般。

    这时,有两道敏捷如幽灵般的身影,借着淡淡的月Se,从陡峭的山壁上不断跳下来。如果在白天,有人看到这幅画面,绝对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

    跳下石峰,两人就飞掠而归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连小探花,也有成为马P鏡的一天!”在他们回到大院落大门前时,白帝城突然摇摇头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马P鏡?”

    小探花不由一愣,连脚步都停下来了,愕然问着:“总管,你是在说我吗?”

    不过在此时,白帝城已经走进去了,并没有理会小探花。

    “看他的样子,似乎真的是在说我啊,但是这怎么可能?”小探花显得有些意外,接着摇摇头说道:“想我堂堂的小探花,又岂会是马P鏡?”

    说完,也跟着走进去。

    吃完饭,白帝城又走出大院落,回到那一座石峰的峰顶上。而小探花,则是陪着外公、外婆在亭子上喝茶,有说有笑。

    而在大院落里的一角。

    “青岩,小丁真的没事?”陈可依然十分担心,况且小丫头的病才刚刚好,她身为母亲又怎么放心下来?接着,她有些焦急说道:“我要去接她回来,我不放心她一人在太学院里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可以理解陈可的心情,但是他不能让陈可离开青山城隍府,要不然肯定会落入那些人手中。他在天京弄出如此大的动静,又死了那么多人,那些人绝对不会放过他,以及他的亲人

    这时,他也只能把这个问题J给外公来处理了。

    深夜,封青岩静静坐在书房里,虽然现在大家都睡了,恐怕没有一人能够睡得着鄙。当然,白帝城依然静坐在石峰上,似乎是在静心修行

    不久,书房的门被打开,外公走进来了。

    封青岩看到并没有意外,他这么晚还不睡,就是在等外公的到来。这时,他来到茶J前,开始煮水,接着泡茶。

    P刻之间,茶就好了,弥漫着一G淡淡茶香。

    而茶中滇潾和之气,令人陶醉。

    外公静静坐着,并没有喝茶,而是说道:“说吧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静静喝着茶,并没有立紲麾释,而是在思索着该如何说。

    这时,外公也开始喝茶,他并没有C促,他知道青岩会给他一个解释,一个关于真相的解释。他虽然老了,已经七十多岁,但是他并不糊涂。他乃堂堂的国学大师,腹中有诗书万卷,又岂会被封青岩的J句话给哄住了。

    P刻后,封青岩开口了,说道:“外公,您对我爸了解吗?”

    外公愣了一下,似乎没有想到封青岩会说这事,就不由点了点头,接着他又愣了一下。这时,他才猛然发现,其实他一点也不了解自己的nv婿

    仔细一想,似乎和nv婿的见面,还没有超过三次。

    紧接着,他的眉头大皱起来,他竟然想不起nv婿是长什么样的了,是和青岩一模一样?不过,他虽然和nv婿的见面,似乎恰好只有三次,但是他十分满意。

    “外公,或许您看到的,都是假象。”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沉Y说道,“或许封满楼,才是他真实的名字。”

    “封满楼?”外公愣了愣,似乎自己在什么地方,听说过这个名字。接着,他不由一惊,心中有些震动起来,惊呼:“什么?”

    “外公,你也听说过封满楼这个名字?”

    封青岩有些意外,他以为以外公的圈子,应该不会接触到这个名字。想不到,外公居然听说过这个名字,不过既然听说过,那么就不会用他多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封满楼代表着什么?

    只要知道这个名字的人,都应该知道代表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青岩,你说你爸叫封满楼,而不是封居胥?”外公有些难以相信说道,他没有想到那个封满楼,竟然是自己的nv婿。

    如果他早点知道,他或许不会把nv儿嫁给封满楼。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却皱起眉头,说道:“其实,不管他叫封满楼,还是叫封居胥,都应该是同一个人。”接着,他笑了笑,又言,“说不定,我爸的真名,还真是叫封居胥呢。”

    封居胥,即使封狼居胥!

    封狼居胥则是指西汉大将霍去病,登狼居胥山筑坛祭天以告成功之事,后来封狼居胥又成为****历代武将的最高荣誉之一

    “只是谁想到,他居然给他的儿子,随手就扔了一个烂摊子。”封青岩不禁摇摇头,对自己的父亲有些无语。

    似乎自古以来,都是儿子坑爹,哪有爹坑儿子?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就把他知道的信息,对着外公大概说了一遍。当然,这只是前因,还有没有提到后果

    当外公听完后,不禁有些愣住了。

    “只是,我没有想到,在天京求学四年,前J个月还去了一趟,什么事都没有。但是,却在这一次爆发了”封青岩摇摇头,十分想不明白,自己都在天京住了那么久,他们怎样没有发现?

    却在这一次,自己一到天京,就立即被发现了?

    ps:嗯嗯,新的一月,求月票啊啊啊。

    当然,订阅、打赏以及推荐票也不能少,这本书值得你拥有,也值得你们去支持!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