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325章 我在天山脚下

    在秦无名的车上,封青岩静静坐着,身上还抱着梨花带雨的小丫头。这个小丫头今天受惊了,不过她年纪还小,不太懂事,也不知道眼前发生什么

    这时,车子静静朝雷家驶去,速度不快不慢。

    “青岩,你真的要去?”当车驶到一半时,秦无名沉Y一下说道。虽然他不怕雷家,但是在天京这个都市里,想杀封青岩的人实在太多了。他可以挡得下雷家,但是无法挡得下那么多的世家门,即使拿出他的身份,也无法救得了封青岩

    他虽然尊重封青岩的决定,但是又无法眼睁睁地看着封青岩,被各大世家门杀死。

    “放心,我死不了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静静说道,他敢去雷家,就是因为他知道他死不了。为何死不了?其实他也不太清楚,但是他就有这种感觉,他真的死不了。或许,是因为他背上的青面獠牙恶鬼吧

    秦无名看到封青岩心意已决,也没有淤进行劝说,只好说道:“那我陪你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只是淡淡一笑,也没有淤说话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J乎所有的世家门,都在紧紧盯着这一辆车。他们想过封青岩会疯狂逃离天京,但是就没有想过会自投罗网,这让他们有些看不明白。

    难道,这其中隐藏着什么?

    这不由让那些世家门思索起来,寻找其中的原因。接着,他们也知道原因了,但是都不禁有些愕然起来。原来,雷家把封青岩的舅舅和舅妈,都请到雷家作客了

    这手段也太蟼愾了吧?

    这时,各大世家门,不禁在心里鄙视起来。

    在刘家大宅院里,一名一直深居简出的瘸腿老人,从后院走出来就朝雷家走去。这个人正是刘天理的七叔,曾经被封满楼一脚踩断了腿,一个月不得医治

    “哼,都死了最好!不仅那个孽种要死,就是和那个人有关系的人,都得要死”在车上,老人狠狠说道,显得Y冷桀骜,给人十分歹毒的感觉。他和封满楼有不可化解的血海深仇,恨不得所有和封满楼有关的人都死去,要不然根本无法解他心头之恨!

    “哈哈,我要那个孽种跪在老夫面前,痛哭流涕地求饶”

    老人那张满上皱纹的脸,露出了癫狂的表情,“封满楼啊,封满楼啊,想不到你也有今天啊。今天,老夫就要让你的儿子,好好享受你曾经给老夫的痛苦”

    当他的车子越接近雷家,他的人就越激动,忍不住微微颤抖起来。他这不是害怕,而是亢奋,整个人都处于极度的亢奋之中。他为了等这一天,已经等了二十多年

    他本以为,他已经无法报仇雪恨,但是谁想到,那个人居然留蟼愑嗣。这不是,送上门给他们这些人报仇雪恨的吗?

    天予弗取,反受其咎;时至不行,反受其殃!

    这时,老人在大笑,笑得十分疯狂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一座幽深的大宅院里,昨天刚好从外地回来的商朝,听到封青岩被世家门追杀的消息,不禁有些愕然起来。他有些想不明白,封青岩只是一个小山村里的人,怎么得罪是天京如此多的世家门?

    而且,这些世家门要致封青岩于死。

    虽然他想不明白,但是就发生在他眼前,让他有种措手不及的感觉。在他想走出去,朝雷家走去的时候,却突然被一名五十出头的中年人叫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去哪里?”

    那名中年人身材高大,从大厅里走出来沉声问着。

    “爸,难道你要眼睁睁地看着他被雷家杀死?”商朝有些焦急说道,表情有些不忿,他还挺看好封青岩。

    “那又如何?这是你可以管的事吗?”

    那名中人训斥一声,接着冷冷说道:“这事不用你C心,滚回你的工作单位去,做好自己的工作,少管他事。”

    “爸,可是他对小M可是有恩啊。而且、而且”商朝愤然说道。

    “而且什么?”中年人沉声问着。

    商朝迟疑一下,就说道:“似乎小M喜欢他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中年人不由一惊,似乎没有想到自己的nv儿,对那个人的儿子产生了情素,接着正Se说道:“不可!他们两人绝对不能走在一起,如果你敢把这事告诉小青,我打断你的双脚!现在,立即给我滚回你的工作单位,好好工作,管好自己的一亩三分地。”

    “爸,你就不理了?”商朝有些愤然。

    “嗯?”中年人的脸一沉,“我的说话你没有听到吗?现在立即滚回你的工作单位。”

    “爸?”商朝又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给我看好他,不要让他乱跑了。”

    中年人没有淤理会商朝,J代一句就走回书房,在书桌后坐下来了,緡身后的人要了一根烟,然后在静静地吸着。

    他以前吸烟,但是很久就戒掉了。

    这时,他不由被呛了一下,猛然咳起来,接着他就把烟熄灭,坐在椅上静静沉默着。

    他也没有想到,封满楼居然有子嗣在世。

    他虽然和封满楼有一定的J情,但算不上是什么好J情。而且,他对封满楼的所作所为十分不满,也十分看不顺眼

    因为封满楼扰乱了天-朝的秩序。

    虽然他对封青岩有些同情,父债被B子还,但是他不会伸手,因为他是封满楼的儿子。他不想看到第二个封满楼,也不想看到有第二个人,扰乱天-朝的秩序。其他人或许没有这个能力,但是封满楼的儿子,他不得不高看一眼。

    他现在只希望,尽快结束这件事,不再节外生枝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他的手机突然响起,名字显示为苏定邦,眉头不由猛然一皱。这个时候,苏定邦给电话他,为了什么事,他自然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他沉默一下,接着就接通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就在天山脚下。”电话接通后,苏定邦说的第一句话,就是表明他身在何处。

    而中年人听到,不由脸Se一变,厉声说道:“你想把他请下山?你知不知道,你这样做会是什么后果?难道,你想当年的事重演?还有,你是不是早已经知道了?”

    “他不能死,要不然后果你也知道,你自己思量一下。”

    苏定邦冷冷说道,接着就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