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24章 刘家借刀杀人

    书房里,漆黑一团,寂静无声。

    在那张老藤椅上,已经七十岁的刘天理,闭上眼睛静静靠背坐着,脑海中不由自主地浮现二十余年前的那一幕

    虽然那个人已经死去,但是还有子嗣留于世。

    而他刘家这个仇,是该报还是该放下?

    毕竟,已经二十多年过去了。

    但是,他一想起二十余年前的那一幕,就会想起自己的J个叔叔躲在房间里颤抖,想起自己的老父亲怒目瞪眼,最后老泪纵横

    在那之后,整个刘家J乎一落千丈。

    唉

    现在已经深夜十二点了,他依然没有去睡,在平时这个时候,他早已经睡着了。但是在今晚,他没有一点睡意,脑海中总是在浮现二十余年前的那一幕

    不久后,他默默走出书房朝后院走去,来到一个房间前。

    “七叔,睡了没有?”刘天理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房间里,传出一个苍老的声音,微微有些不悦。P刻后,房门被打开,露出一张卞着的老脸,正是刘天理的七叔。

    “都十二点多,有什么事这么急?”老人板着脸问着,看到刘天理也沉着一张脸,就知道肯定有什么重要的事情。接着,就缓和一口气说道:“有什么事,进来再说。”

    老人七八十岁的样子,身子十分清瘦,但是双眼却显得有些凌厉,给人一种Y冷的感觉。

    刘天理走进去,扶着老人慢慢走着,接着两人在小厅坐下。

    “说吧,有什么事,值得你大深夜跑来。”老人坐下来后,靠着椅背静静说道,声音显得有些清冷。

    刘天理看着老人那瘸了的腿,接着皱着眉头沉Y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老人眼睛一瞥。冷冷说道:“有什么事赶紧说。”

    “天丰发现那个人的子嗣了。”P刻后,刘天理终于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什么?”老人不由心头一震,接着双眼也变得凌厉无比起来,身上散发着一GY冷桀骜的气息。紧接着。整个人站起来,紧紧盯着刘天理问着:“真是那个人的子嗣?”

    “应该错不了,刘天丰说那个年轻人跟当年的那个人,生得一模一样。”刘天理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好好”

    老人突然大笑起来。用手猛拍着自己那条,已经瘸了二十余年的腿,“哈哈,这么多年了,终于找到你了。封满楼啊,封满楼,你竟然真的敢留蟼愑嗣”

    “七叔,我觉得,此事毕竟已经过了二十多年,那个人也已经死了”刘天理思索了P刻。接着缓缓说道,但是在他还没有说完的时候,就已经被老人指着鼻子粗暴打断。

    “刘天理,你知道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老人暴怒,对着刘天理怒目瞪眼,那张老脸挣得无比凶悍,“你还是不是刘家的人?你知不知道,当年那个人害得我刘家有多惨?啊?你知不知道,你弟弟是怎么死的?你七叔这条腿,又是怎么瘸的?还有。你父亲最后又是怎么死的?”

    刘天理沉默了,其实他并不是想寻仇,而是怕当年的那一幕再发生。刘家经过他二十多年的努力,好不容易才恢复过来。他怕再被人一脚踩下来。

    当年的那个人,实在太恐怖了,而且桀骜不逊。

    “哼,我刘家与那个人誓不两立!”老人冷冷说道,接着坐下来沉声问着,“那个人的子嗣现在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刘天理摇摇头。他并没有询问刘天丰是在那里遇到。

    “你!”老人不禁被气得指着刘天理,接着哈哈大笑起来,怒笑说道:“刘天理,你是想维护那个人的子嗣吗?你知不知道,我刘家那个人有着不共戴天之仇?你现在,居然想维护仇人的子嗣,你还配不配做刘家的家主?”

    “七叔,我是真的不知道,天丰并没有告诉我。”刘天理摇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哼,如果你不是想维护他,会不询问吗?”

    老人大气说道,目光显得十分Y沉,接着又说道:“我告诉你,即使那个人死了,这个仇依然要报,有仇不报非君子。自古以来就是杀人偿命,欠债还钱,而父债自然是子还!你父亲是怎么死,难道你忘记了?你不要告诉我,你真的忘记了?如果你忘记了,我可以告诉你,是被那个人活活气死的!”

    “仇可以报,但是我刘家不能出手。”刘天理沉默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,我要亲自打他儿子的腿。”老人狰狞说道。

    “七叔,你希望你冷静下来。”

    这时,刘天理沉声道,目光也变得凌厉起来。

    “冷静,你叫我如何冷静?”老人瞪着眼睛说道,接着又拍了拍自己的那条腿,“这条腿,是被他生生踩断的,而且一个月内不得医治!你知不知道,我这二十多年来,受了多少苦?”

    “七叔,我刘家不能出手,自然是有迎因的。”刘天理说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原因?那个人都死了,难道能够从棺材里跳出不成?哼!”老人冷笑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七叔,虽然那个人死了,但是当年跟在他身边的人,却没有死。”刘天理冷冷说道,接着拍了一蟼惱子,“哼,你以为跟在他身边的人会简单?而且,那些人一个个都桀骜不驯,有什么事他们不敢做出来?你真想我刘家,再次重蹈覆辙?”

    这时,老人突然沉默下来了,当年跟在那个人身边的人,自然不会简单。接着,他冷静下来问着:“那你说应该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借刀杀人。”刘天理静静说道。

    “借谁的刀?”老人问着。

    “当年他得罪的人可不少,J乎把整个天京都得罪了,想借刀还不简单?不过,即使我刘家想要借刀杀人,也得要把痕迹抹得GG净净,不能留下半点蛛丝马迹。”刘天理缓缓说道。

    老人沉默着不说话,他虽然想亲自打断那个人儿子的腿,但是他不知道那个人身边还剩下多少人。刘天理说得也有道理,如果突然跑出J个人,来到刘家大杀一通,那整个刘家还真的玩完了。

    他虽然急着要报仇,但是也没有失去理智,而且他相信那些人,什么事都敢做出来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