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23章 手持七尺刑杖

    夜Se下,天京灯火辉煌。

    一座古香古Se的大宅院里,一名六七十岁的清瘦老人,正安静坐在书房里看书。手上的书本,有些泛H,似乎不知道被看了多少次。老人看书很慢,一字一字在默读,看完一段后,就会停下来思索一番。当思索完后,才会接着读第二段

    他大概看了一两页书,就会喝一口茶水,虽然不知道茶在什么时候凉了,但是他并不介意,似乎读得津津有味。

    这名老人头发花白,脸颊略显清瘦,P肤上已经生出不少老人斑。他有着一张典型的国字脸,当板上一张脸的时候,显得颇为威严,身上散发着一G不怒自威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个老人名为刘天理,乃是刘家的现任家主。

    每个晚上,他都会花一两小时来看书,如果不是看书就用来或习字,又或者是画画等。而当他看完书的时候,也就是十一点的时候,他就会手持七尺刑杖,静静站在大宅院的大门后。

    刑杖有七尺,黑得发亮,有点像扁圆的扁担。

    这时,他放下手中的书本,持起书房里的七尺刑杖,就来到大宅院的大宅门后,在那里静静站着。只要刘家子弟年轻一辈中,有人迟于十一点归来,他就会持着七尺刑杖打过去。因为在刘家的家规中,不管有什么事,都要在晚上十一点钟回来。

    刘天理站了十五分钟后,看到并没有人迟回,就命人关上大宅门。而大宅门一关。如果还有人没有回来,就只能爬墙了。如果爬墙没有人知道。一切还好,如果被人知道。绝对少不了一番惩罚

    当然,十一点必归,这条家规只是在刘家年轻一辈中执行。一般过了三十岁,就不用再守这条家规,但是还得要回家,不管多晚。而且,有些出Se的刘家子弟,也会得到****,不用遵守这条规则。

    还有。如果真的遇到什么事,不能在十一点回来,只要事先请示,一般都会得到允许。虽然刘家的家规颇严,但也不会迂腐到墨守成规,以及不分青红皂白。

    不过,大宅门关上后,刘天理并没有离开,依然持着七尺刑杖在那里站着。因为刘家的子弟都知道。他只会守十五分分钟,但是在今晚,他想守到三十分钟

    果然不出他所料,在他等了二十分钟的时候。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翻墙进来了。那是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,跳下墙后,还拍了拍手。笑呵呵地说道:“嘿嘿,难道爷爷还不知道。他守在那里早已经没有用了吗?”

    “是吗?”这时,刘天理静静问着。

    “啊。爷爷?你、你怎么还在这里?”这时,那名年轻人被吓了一跳,立即就抱头逃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!”

    刘天理大喝了一声,持着七尺刑杖就追上去。

    “啊,爷爷,不要啊。”年轻人那里敢站住,立即就跑得没有踪影了。但是,过了P刻,他就乖乖地走回来了,来到刘天理身前,有些害怕说道:“爷爷,我错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错在哪里?”

    刘天理静静问着,只是他手中的七尺刑杖,给年轻人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“我、我不应该迟归。”年轻人有些紧张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刘天理继续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应该主动认错,不应该逃避责罚。”年轻人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有呢?”

    “报告迟回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认为,你应该罚J杖?”

    “三杖。”

    “啪”、“啪”、“啪”。

    刘天理打了三杖后,就说道:“接下来,你知道怎么做了?”

    “三天内,抄写一遍《论语》”年轻人有些苦Se说道,被打三杖倒不算什么,他早已经被打习惯。但是,抄《论语》可是用mao笔来抄的,还得要写楷T

    “哦,都抄到《论语》了啊。”刘天理淡淡说了一句,接着沉声又言,“既然都抄到《论语》了,那就再加一点,那《弟子规》也抄了”

    “不要啊,爷爷。”年轻人大喊起来。

    “嗯?”刘天理目光一瞥,年轻人就立即知趣闭嘴了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刘天理的电话突然响起了,他听到后不由皱了一下眉头。像他这种级别的身份,一般过了晚上十点,就很少有人会打电话过来,除非是有十分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那爷爷,我先走了。”年轻人期待问着。

    刘天理挥了挥手,年轻人逃似般离开,接着他掏出电话,看到是刘天丰打来,微微有些意外。毕竟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一点半了,刘天丰在这个时候打来,必然有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    只是,刘天丰现在是第一学府文学院的副院长,有什么事需要来请示他?对了,似乎文学院有一名学生,被太学院提名了,难道是因为这件事?

    “大哥,我是天丰。”

    这时,他接通电话就听到说道,他“嗯”了一声,问着:“天丰,这么深夜了,有什么事吗?”

    电话里面沉Y了一下,说道:“大哥,我看到了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刘天理闻言微微皱了一下眉头,心里不由一愣,问着:“你看到了什么人,竟然让你深夜打电话过来?”

    “一个看起来,和那个人一模一样的人。”电话里面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刘天理疑H一下,接着身子一震,问着:“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就是,一个看起来和二十多年前一模一样的人。”电话里面继续说道,似乎知道刘天理会是这个反应。

    “他、他没有死?”这时,刘天理有些震惊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是,应该是那个人的子嗣。”电话里面沉Y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的确?”刘天理愣了一下,他刚刚真的被吓了一下,以为那个人还没有死。听到只是那个人的子嗣,就放心下来了,接着问着:“真是那个人的子嗣?”

    “十有**,应该错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知道了,如果没有什么事,就这样吧。”这时,刘天理淡淡说道,脸Se显得十分平静,但是他的内心却不平静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身在青山村的刘天丰,却是愣了一下。似乎大哥并不在意,难道已经不再计较这事了?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