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211章 是谁更加不简单?

    大厅里的气氛微微有些紧张,带着J分剑拔弩张的意味。¤頂點小說,x.

    而在此时,张道古不禁大笑起来,他的声音略显G涩,所以他的笑声显得有些难听。他大笑,是因为他从来没有见过,如此狂妄无知的人,竟然把北河张家都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不过,毕竟只是年轻人,狂妄无知也不奇怪,他所遇到过不少。

    “年轻人啊,你太过狂妄无知了。”

    这时,张道古不禁摇摇头,倒是没有显得有多生气,因为不值,也有些丢他的身份。

    在之前,他看到这个温文尔雅的年轻人,一手泡出颔有太和之气的茶,倒以为这个年轻人颇有J分不凡,心里不由高看一眼。但是现在,竟然说出如此狂妄无知的说话,这也直接说明一点,对方的底蕴不足,根本就不知道北河张家代表着什么。

    如果对方知道北河张家代表着什么,就不会说出如此狂妄无知的说话,而且还会乖乖地把鬼王瓶送上来。

    原来,只是一个无知的年轻人。

    张道古也慢慢平静下来,接着淡淡说道:“你留下鬼王瓶就走吧,我也不会去找你麻烦,毕竟我张家不是什么强盗土匪,做不出杀人放火之事。你放心,那一千万我也会给你”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微微有些意外,怎么态度有些转变了?

    “年轻人,我可以原谅你的无知,但是你不能以无知来触犯我的底线,知道吗?”张道古静静说道,虽然语气缓和很多,但是却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而且,不管如何。他今天必然要取鬼王瓶。

    他自然知道鬼王瓶,是南山茅家的祖传之物,而他张家窥视鬼王瓶,也不是一两天的事了。而是数代的事,只是可惜,他们张家一直没有办法取到而已。现在好不容易有一个机会。他自然不会错过,甚至不惜付出一些代价。

    接着,张道古又说道:“有些人,不是你能惹的,惹了,只会给自己找麻烦。而且,还是你惹不起的麻烦”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不由皱了皱眉头,接着身影一闪。立即出现在张道古的身前,说道:“现在,你知道我的不简单了吗?”

    两人相隔,不到一步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张道古却是瞪着眼睛,目光中露出惊骇。自己和这个年轻人明明就有三四米的距离,怎么眨眼间就出现在自己身前?

    这是什么速度?

    封青岩微微一笑,淡淡说道:“不知你现在知道没有?如果还没有知道。那你继续看,看看我如何不简单。”

    而在此时。茶J上的一杯茶,蓦然飞起来落在他的手中,他喝了一口,淡淡说道:“茶凉了。”

    张道古呆呆地看着封青岩手中的茶杯,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产生幻觉了,要不然茶J上的茶杯怎么会飞到他手里。

    “现在。知道了吗?”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看着张道古又问着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张道古则是惊骇无比,心里掀起了惊涛骇L,神情如同见了鬼般。对着封青岩惊恐地说道:“这、这是传说中的隔空摄物?这、这怎么可能,你、你怎么可能做得到?”

    张道古惊恐万状,脚下不由一步一步倒退,隔空摄物只有电视中才会存在,怎么会出现在现实里?

    “你做不到,不等于别人做不到?而且,我还可以做到很多,你无法想象的事情。”封青岩静静说道,接着毖茶杯朝茶J上一抛。

    茶杯稳定落下,刚刚好落在原来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现在,你可知道我的不简单?只是不知道,你的不简单簢的不简单,哪一个会更不简单?”这时,封青岩淡淡说道,脸Se显得十分平静,似乎并不知道隔空摄物的恐怖。

    张道古脸Se惊恐,一步一步倒退着,隔物摄物根本就是神话般的手段。

    “如果你还认为你更加不简单,那么我不介意和你试试,看谁更加不简单?”这时,桌子上的一个玻璃烟灰缸,蓦然飞落在封青岩的手中,紧接着就化为一P粉末飘荡。

    看到玻璃烟灰缸,被封青岩双手一搓就化为粉末落下,张道古显得更加惊骇了,目光充满了惊恐。

    这到底是什么人,怎么如此恐怖?

    “看到这里,不知道你还敢不敢找我麻烦?还自认自己很不简单?还认为自己可以破坏规矩,可以任所Yu为?”封青岩静静说道,显得风平L静,接着他再次猛然出现在张道古的身前。

    两人之间,不过是一步之距。

    这时,张道古猛然倒退数步,接着脚下一个踉跄,整个倒坐在地上。

    “张先生,请你回答我。”封青岩淡淡问着,虽然声音平静,但是透着一G不容置疑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封先生,我错了。”张道古压抑着心中的惊恐说道。

    “各人立场不同,说不上对错,只是谁更不简单而已。”封青岩淡淡说了一句,接着又言,“不过,你的确是错了,因为你遇上了我。鬼王瓶,你还想要吗?”

    “不要了。”

    张道古心中苦涩,这时谁又敢要鬼王瓶,是想找死吗?

    “其实,我的意思是说,如果你想要,你可以去找茅真,因为这个鬼王瓶不是我的,而是茅真的,你可明白?”封青岩慢慢说道,声音平静,显得心平气和。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张道古点头说道,但依然无法掩饰心头的惊恐,而且心里对这个年轻人越来越畏惧。这个年轻人,说话始终都是不急不缓,显得风平L静,但是这样才更加恐怖。

    “有些事,我也不想和你计较,但是有些你惹出来的事,就必须给我圆满解决了。”这时,封青岩又说道,声音依然不高不低,但多了两分坚决,“刚刚那个nv孩子,是我的小表姨,而她就在赵总的公司。今晚,发生了一些不愉快的事情,必然对她有很大的影响。我看得出,那个赵总挺听你说话的,你知道应该怎么办吧?还有,那个柯姐我不太喜欢,为人尖酸刻薄了些。当然,我也不会断了她的前途,让她收敛一些就行了”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