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93章 鬼王瓶不见了

    火车站的广场上。※%頂※%点※%小※%说,x.

    茅真沉默了P刻,接着就跟着封青岩,坐到他上车。

    在车上,两人都没有说话,气氛显得有些沉默。紧接着,封青岩把车子开到“一河两岸”,在一处安静的河堤停下,然后两人走到一处有石椅的树Y。

    坐下后,这时茅真有些忍不住说道:“说吧,你找我到底是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找你什么事,难道你不知道?”

    封青岩静静说道,脸Se颇为平静,并不着急。

    不过,他脸Se平静,茅真却是有些不安起来,毕竟这个陌生人,知道他昨晚G了什么。此时,他心中不安,有些恼怒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你找我有什么事?我又不认识你,谁知道你是好人还是坏人,会不会把我沉江”

    “你想多了,我可不会把你沉江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沉默一下,接着说道:“你犯了禁忌,你知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犯了禁忌?”

    茅真自然知道封青岩在说什么,心里不禁有些计凁来,反驳说道:“饭可以乱吃,但说话可不能乱讲,你可不要在我身上栽赃嫁祸,我可是好人”

    “哼,昨晚的事,你不是犯了禁忌?”

    封青岩有些没好气说道,接着沉着声又言,“你知不知道,如果我再来迟一步,让你坐着火车离开了,你绝对会死无葬身之地。”

    “我昨晚什么事啊?你可不要乱说,我是好人呐。而且,我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。”茅真有些心慌说道,不过他有些想不明白,捉鬼怎么就犯了禁忌?

    难道在昨晚,自己和地府Y神相冲了?

    “在我面前。揣着明白装糊涂,有意思吗?”封青岩皱了一下眉头,然后把手一伸,沉声说道:“把那个鬼魂J出来,这不是你该碰的,留在身上会有大祸降临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鬼魂?”

    茅真不明问着。接着又言,“这个世上那有什么鬼啊,你有病啊?”

    “还装,你是想找死吗?”

    封青岩的脸Se一沉,声音不禁冷了J分。

    “哼,我找死关你什么事?”这时,茅真也不再装了,有些不爽地说道,目光死死盯着封青岩。他对这个突然冒出来的年轻人。显得好奇不已,接着问着:“你到底是什么人,还有你是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我叫封青岩,是青山村人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静静说道,心里也不恼,接着又言:“至于,我是如何知道,这个你就不用知道。茅真。如果你不想死的话,就把鬼魂J出来。而且。这事有可能会连累到你茅家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?”

    茅真皱了皱眉头,心中有些惊讶,不过也没有多想什么。

    “南山茅,北河张,谁不知道?”封青岩淡淡说道,接着脸Se一沉说道:“你知不知道。你昨晚把这个鬼魂捉走后,有地府鬼神大怒,要捉拿你?”

    “不会吧,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茅真闻言,脸Se猛然一变。接着有些心虚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他不由想起了老道士的警告,老道士曾经劝过他,让他不要再去,要不然必须有大祸加身。

    不会就是这事吧?

    难道自己真的冲撞了鬼神,让鬼神大怒?

    茅真心里不由惊慌起来,但这只是封青岩的一面之词,他自然不会完全相信,但是心中域信了两分。毕竟,这个叫封青岩的年轻人,不仅相信鬼神的存在,还知道他昨晚G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哼,什么不会?”

    封青岩冷哼了一声,接着沉着声音说道:“把鬼魂J出来,要不然谁也保不了你。”

    这时,茅真静静坐着,并没有淤说话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。不过,他明显就有些不相信封青岩的说话,毕竟这只是一面之词,他不能够对方说什么,他就要信什么。

    封青岩一看,就知道茅真心里在想什么,不由笑了笑,说道:“你认为我的说话不可信,是吗?既然是鬼神要捉拿你,为何是我来见你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茅真说道。

    “鬼神岂是你想见,就可以见?”

    封青岩眉头不由一皱,看来是自己有些鲁莽了,贸然寻来似乎有些不妥,接着沉着声说道:“如果你见到了,恐怕也活不久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茅真疑H问着,眼睛紧紧盯着封青岩,“如果你没有见过,那你怎么知道?又如何知道鬼神大怒?难道你在诓我?”

    “我是受人所托,要不然我管你生死?”封青岩静静说道。

    “但我想知道,你是受何人所托?”茅真有些好奇问着,难道是那名老道士?似乎也只有他,才能够知道自己昨晚G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不是人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沉默了一下,接着又说道:“如果你信我,就暂时不要离开青山县,到时你自然会知道。”

    不是人?

    这时,茅真有些疑H起来,不知道该不该相信,毕竟封青岩知道他昨晚做了什么事,但是对方又是一个陌生人。

    “好了,我言尽于止,最后该如何,就由你来决定了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也不想再哆嗦下去,毕竟自己还是神灵不是?搞得,好像自己求他似的,不禁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这时,他在想着,是不是自己太过善良了?

    又或者,太过心软?

    封青岩不禁自嘲了一下,接着站起来,对着茅真说道:“你好自为之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得很。”

    茅真也站起来,接着他的脸Se不由一惊,惊叫道:“我的包怎么破了?”

    封青岩看去,看到茅真的那个布包,已经被划开了一条裂缝。这时,他皱了皱眉头问着:“丢了什么东西?”

    茅真立即打开布包,接着脸Se猛然一变,说道:“我的钱包不见了,还、还有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?”封青岩大皱着眉头。

    “鬼王瓶。”茅真大计凁来。

    “那是什么东西?”封青岩问着,接着他的脸Se也微微一变,说道:“那鬼王瓶,不会是你拿来装鬼的吧?”

    这时,茅真没有说话,焦急地寻找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用找了,肯定不会掉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皱了皱眉头说道,接着又言,“应该是在火车站的时候,你的钱包以及鬼王瓶被人顺走了。”

    ps:没有订阅的朋友,能不能来支持一下?谢谢了!(未完待续。)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