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88章 小小的道观

    H昏下,小河边。

    封青岩唐海鱼两人,踩着河边的青C,在悠闲自在地走着。

    “唐老,您有什么事,不妨说出来?”走了一段河堤后,封青岩看到唐海鱼一副如鲠在喉的样子,不禁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唐海鱼闻言就停下脚步,看着天边的落日,心中微微思量一下,转头说道:“青岩,你真的要把他留下来?”

    “唐老是说罗海?”封青岩问着。

    虽然罗海是一个假名,但唐海鱼也知道是谁,这时他说道:“嗯,不错,就是他。他毕竟是一个杀手,X子桀骜不羁,一不小心就会闹出人命。如果真的留下了,恐怕有些不妥”

    封青岩笑了笑,唐海鱼有这样的担心并不奇怪,谁也不想把一个时刻想杀自己的杀手留在身边,毕竟是一个不定时炸弹,天知道什么时候会爆炸?

    不过,在别人身边是定时炸弹,但是在他身边,只能是一枚不能够爆炸的哑弹。这时,他看了一眼远方的野狐,说道:“这个请唐老放心,有我在,他不敢有任何动作。”

    “有你在,老头子倒是很放心,也知道他不敢有什么动作,就像刚刚那样。即使老头子站在他面前,他也不敢有任何动作,只能当作没看见。但是,如果你离开村子呢?”唐海鱼微微蹙着眉头问着,停了停,又说道:“况且,你不可能一直都守在村子里吧?而且,你也无法时时刻刻都提防他吧?有一句老话说得不错,只有千日做贼,没有千日防贼”

    封青岩点点头,毕竟唐老说得也不错,他思索了一下说道:“唐老。你说得不错。不过,我也十分肯定告诉你,即使我不在村子里,甚至是离开了青山县,他依然不敢在任何动作。我说过,在这个村子里。谁也不可以生事,更不可以杀人”

    “你肯定?有J分把握?”唐海鱼有J分疑H问着。

    “肯定,十分把握!”封青岩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这样说,那我老头子也放心了,他呢,我老头子也不再去管。”唐海鱼笑了笑说道,不过在这时,也有些震惊封青岩的能力,不知道这个年轻人。到底是靠什么力量,把野狐压得动弹不得?他虽然好奇,但也没有贸然地问出来,这或许会涉及到一些秘密。

    两人的说话到此为止,谁也没有深究下去。

    不久,天Se就渐渐黑下来,两人说了一声就各自回去。

    封青岩吃完晚饭,就坐在亭子里。静静地喝茶,看书。P刻后。苏子鱼也走进亭子,在他的对面坐下。

    “她的情况如何?”

    封青岩给她倒了一杯茶,接着问着。

    “应该还不错吧。”苏子鱼微微喝了小口后说道,当她喝完那一小杯茶,放下杯子,封青岩给她满上的时候。“她被送到一个道观里去了,听说是要养生一段时间”

    “道观?”封青岩微微惊讶,有些意外地看着苏子鱼。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道观。”

    苏子鱼说道,静静喝着茶。

    “真是去养生?”封青岩皱了皱眉头。

    “当然是去养生。那你以为是什么?你不会以为是‘可怜绣户侯门nv,独卧青灯古佛旁’?”苏子鱼不禁莞尔,接着说道:“那个道观不简单,在养生方面很有一手,一般人进不了。而且,道观里有高人。”

    “道观叫什么名字?”封青岩奇问着。

    “叫长生观。”苏子鱼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长生观?没有听说过。”封青岩摇摇头。

    “只是一个小小的道观而已,不出名,一般人都没有听说过。”苏子鱼静静说道,她所说的小,是说道观的地方小,道观里的道士少。

    “她的身子弱,养养生,调理一下身T,也不错。”封青岩点头说道,接着又给她满上茶。

    苏子鱼喝完第三杯茶,沉Y一下,问着:“青岩,她真的不会死?”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封青岩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谢谢你。”苏子鱼说道。

    封青岩也没有说什么,只是笑了笑,接着两人就静静喝茶。喝了一会儿,苏子鱼也就离开,继续去忙着她的事情。

    看了一会儿书后,封青岩就朝土地庙走去。

    在土地庙的小广场上,野狐静静站着,似乎在抬头看天,看到封青岩到来,就说道:“你就不怕我突然出手?”他示意了一下土地庙,在此时,唐海鱼又跪在神案下。

    “你不敢。”封青岩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”

    野狐笑了两声,笑得有些狰狞。

    不过,他的确不敢,要不然早就行动了,不会在这里露出一副凶相。他虽然是杀手,但是也不想死得那么快,这个年轻人的手段,让他十分忌惮。

    封青岩也不理会野狐,在土地庙里转了一圈,然后再回到广场上。

    当他出来后,野狐已经不在小广场上了,而野狐离开土地庙后,就回到罗原化的家。今天,他的确有些累了,想早点休息,于是关灯,静静躺在床上。他虽然很累,但是怎么也睡不着,只能闭着眼睛,以及努力地不让自己胡思乱想

    不久后,他的眉头一皱,他感觉到房间里似乎有人。

    房门依然关着,并没有开过,窗户虽然开着,但是在三楼。况且,虽然他闭着眼睛,但是一直都没有睡着,意识十分清醒。而且,他根本就没有听到任何动静,那么房间里怎么会有人?

    他的嗅觉十分敏感,他真的感觉到房间有第二个人。

    这时,他依然闭着眼睛,似乎什么也不知道的样子,但他全身的肌R,开始紧绷了起来。

    难道是来杀自己的?

    过了P刻,依然没有任何动静,野狐有些疑H起来,是不是自己出现错觉了。接着,他不禁疑H地睁开眼睛,接着脸Se猛然一变。他借着淡淡的月光,看到房间里的椅子上,果然静静坐着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人背着他,他无法看清对方是什么人。

    但是在此时,他心中惊骇不已。

    对方是何人?

    又是如何进来的?

    怎么会悄无声息,没有发出半点动静?

    此时,他全身的肌R紧绷,眼睛死死盯着那个人,随时准备攻击上去。

    (未完待续。)

    ps:  ps:谢谢“栀曦”的推荐票红包!!!

    依然求订阅,求月票,求打赏,求推荐票!!!  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