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73章 天山剑庐

    山间,溪水旁。

    茅庐里,苏定邦和老道士在茶J前,静静席地而坐。

    两人说了一会儿话,不久后苏定邦站起来,走出了茅庐,看着溪水上冒着的雾气,淡淡说道:“如果他进入了太学院,也算是一个好去处,起M能保证他活下去”

    而且,还保证不会出现第二个封满楼。

    这时,老道士也走出了茅庐,看着远方的山头,说道:“其实,他能够活下去,并不是一个问题”

    “如何说?”苏定邦回头问着。

    “封满楼死了二十年,但是在这二十年间,那些人竟然没有寻到这个年轻人的半点蛛丝马迹,你不觉得有些奇怪吗?”老道士皱着眉头说道,感觉在封青岩的身后,似乎隐藏着一G恐怖的力量。要不然,根本緡法解释,为何二十年了,那些人都没有发现他。

    这显得有些诡异。

    苏定邦一愣,发现自己竟然忽略了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不错,封满楼已经死了二十年,但是二十年过去了,那些人竟然没有寻到这个年轻人的半点蛛丝马迹,这似乎有些不可能。如果那个年轻人一直隐藏在这个村子里,或者是青山县里,那些人没有发现也不奇怪。但是,他现在已经有九分肯定,这个年轻人就是商青所说的封青岩。

    而据他所知,封青岩就读于天-朝的第一学府,还是文学院的才子。按理来说,在四年的时间里,那些人不可能一点消息都没有

    这似乎有些古怪,也有些解释不通。

    这时,苏定邦的眉头紧紧皱了起来,接着问着:“青云道长,这个年轻人是不是叫封青岩?”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老道士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真的是他?”苏定邦心里更是想不通了,接着说道:“据我所知,他应该在第一学府求学,还是文学院的才子。在这四年里,那些人怎么没有发现了?这里,似乎有些古怪啊”

    这时,老道士也有些意外,想不到封青岩竟然是在第一学府求学。这也说明,这个年轻人在天京生活了至少四年的时间,那些人竟然都没有发现,这怎么可能?现在他更加肯定,在这个年轻人的身后,隐藏着一G恐怖的力量了。

    “青云道长,您老觉得是哪种可能?”

    苏定邦有些想不通,继而问着。

    老道士沉默着,一会儿后说道:“或许,他的命里不该绝吧,要不然那些人怎么会没有发现?”

    “命里不该绝?”

    苏定邦不禁一笑,或许真的是这样吧,但是这个答案,明显就缺乏说F力。他思索了P刻,似乎想到了什么,脸Se不由微微一变,说道:“青云道长,您老说是不是有人帮他遮掩了天机?”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

    好久一会儿,老道士才点点头说道。

    这时,苏定邦不禁苦笑了一下,说道:“有这么恐怖能力的,恐怕也只有传说中的仙客了吧?”

    老道士没有说话,似乎也认了这个答案。

    “如果有仙客出手,那些人二十年没有发现他,这个也说得过去”苏定邦微微蹙起了眉头,心中有些感叹这个年轻人,竟然能够得到仙客的青睐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仙客出手,不要说是封青岩在天京生活四年,恐怕就是生活了一辈子,那些人都发现不了。当然,这需要一个前提,就是封青岩不活跃在公众的面前,要不然仙客的能力再强,也不可能做得到。而且,这也解释了,为何在这个年轻人的手,会有一幅石老人赠送给仙客的《虾戏图》。

    而在这时,苏定邦和老道士两人,都有些好奇仙客和这个年轻人是什么关系。

    又或者,仙客和封满楼的关系。

    在汩汩的溪水边,苏定邦和老道士两人都静静站着,似乎在思索着什么。

    P刻后,苏定邦又说道:“恐怕除了有仙客出手之外,封满楼自己也会留下后手吧?据我所知,在曾经的四武士中,至少有一人欠了他的情。那个人会出手保他的子嗣,这一点也不奇怪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是?”老道士问着。

    这时,苏定邦一指西边。

    “是他?”

    老道士微微有些惊讶。

    苏定邦点点头,那个人虽然在排在四武士的最后一名,但却是四武士中最年轻的一人。现在,已经二十年过去了,恐怕那个人更加恐怖了。如果由那个人,全力出手保这个年轻人,恐怕那些人也会忌惮J分。

    国有八士,而其中的四士,指的就是这四武士。

    这四武士,都是属于非人类的存在,他们的武力,已经突破了人T的极限,破坏力无比的恐怖。而刚刚苏定邦一指西边,就是指居于天山剑庐的那一位。

    “他没有下天山。”老道士摇摇头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肯定?”苏定邦微微皱起了眉头,他似乎也没有听说过,那位已经下天山了。

    这时,老道士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或许,他还没有知道吧。”苏定邦沉Y了P刻说道,在思索着要不要告诉那一位。如果由天山剑庐那一位,全力出手保这个年轻人,再加上他,那些人应该不敢轻易动了。

    如果,这个年轻人再进入太学院,应该可以一生安然无恙活到老。

    毕竟,即使仙客真的出手,也只是出手扰乱天机而已。

    现在他们发现了这个年轻人,那么那些人同样也会发现,这也说明仙客已经不再cha手了。

    这时,老道士在溪水边的一块石头盘坐下来,在这山间显得仙风道骨,颇有J分高人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既然那一位没有下天山,那出手帮他抹去痕迹的,是不是他们?”苏定邦蹲下身子,在溪水里洗了洗手,然后双手捧起一口水,就这样喝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他们?”

    老道士微微疑H,接着说道:“你是指他组建的那个?”

    苏定邦点点头,接着站起来说道:“当年跟随他的人有不少,而一直忠于他的人,也有不少。既然剑庐的那一位,没有下天山,想来只有那些跟随他的人出手了。毕竟,是他们嗊主的子嗣,他们怎么能够容忍那些人出手”
上一页   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