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68章 道长救我

    土地庙里,烟雾阵阵,低念之声不断。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在人群中静静行走,目光在他们身上慢慢扫过,接着他蓦然停下脚步,口中轻轻吐言:“凡事,不可过三”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。”

    P刻后,他突然明悟起来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在土地庙外的茅真,则整个人都有些怔住了,接着他猛然回头,看向旗幡下的老道士。但是,老道士已经化为了一尊雕像,似乎根本就没有说过话,静静盘坐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这时,茅真的身子微微颤抖起来,他也渐渐知道事不过三是指什么事。只是他没有想到,老道士的道行如此深,竟然看出来了。而且,不仅看出来了,还知道他遇到了多少次Y兵。

    并断言,下次必有血光之灾。

    而在这之前,他还一直得意三次遇Y兵不死,原来只是事不过三而已。而且,他十分肯定,在他第四次遇到Y兵时,必然不会是普通的血光之灾。

    甚至,有可能是死亡!

    这时,茅真想起种种关于Y兵的传说,终于有些后怕了,不由冲向老道士,口中大呼着:“道长救我!”

    而在这一声大呼之下,在土地庙前的游客以及村民,不由愕然看向茅真,接着再看向老道士。在他们的脑袋里,立即脑补出一幅幅道听途说的江湖骗子画面

    旗幡下,老道士静静盘坐在那里,连眼睛都没有睁开。

    “道长,你要救我啊,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?”

    茅真有些不死心说道,虽然老道士已经说出了办法,但他乃是南山茅家的传人,怎么可能不捉鬼?但是,只要他继续捉鬼,必定会遇到第四次

    这该如何办?

    而在此时,老道士突然睁开眼睛,说道:“你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道长,难道真的没有办法了吗?”茅真依然有些不甘,不由再次问着。他还要重振南山茅家,誓要与北河张家比肩,又如何肯从此退出这一行,转手就扔掉祖传的家业。

    这根本就不可能的事。

    而老道士说完后,就再次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这次,不论茅真如何说,老道士就没有淤睁开过眼睛,也没有淤开口吐言一字。一会儿,他见事不可为后,就从身上掏出了一百块,恭敬地放在老道士身前,然后转身离开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一阵清风吹过。

    老道士身前的那一百块,蓦然间被风卷走,在空中飘荡了J下就落在茅真脚下。而茅真看到脚下的那一百块,也识出是自己的那一张,不由愣了一下,接着脸Se猛然大变起来。

    算命先生算卦收钱,乃是天经地义之事,绝对不会不收。

    但是,千百年以来,民间还流传着一种说法,就是有三类命不收卦金,收者必损其Y德。这也是算命行业,千百年以来一直流传下来的行规,凡是有J分能力者都会自觉遵守。

    而这三类命,一是Y寿将尽者不收;二是大祸临身不可避者不收;三是再无好运者不收。

    老道士不收茅真的卦金,这也说明茅真就是此三类命之一。

    “难道,我真的命不久了?”

    茅真的脸Se,在刹那间就苍白起来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他差点就瘫软在地上,似乎身上的力气一蟼愑被chou光了,整个人憔悴不已,显得失魂落魄。

    这时,他不知道该如何办?

    一边是死,一边是祖传家业

    这叫他如何选?

    旗幡下,老道士缓缓睁开眼睛,看着茅真踉跄离开的背影,不禁摇了摇头。而在此时,封青岩也从土地庙里走出来,看着茅真落魄的背影,不由看向了老道士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老道士已经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不过,封青岩在经过老道士时,对他颇有意思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老道士待封青岩离开后,不由再次睁开眼睛,脸上露出了些苦笑。接着,他站起来,拿起旗幡慢慢离开土地庙,在村子里请了J名年轻力壮的汉子,为他在山里盖一间茅庐。

    大院落里。

    封青岩坐在亭子里喝茶看书。

    不久,苏子鱼送来刚刚整理出来的图纸,经过两三天的赶工,天音楼的图纸也完成了。

    “不错,谢了。”封青岩看过之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客气,这算是我送给小青的礼物吧。”苏子鱼淡淡说道。

    封青岩不由愣了一下,接着笑了笑,然后听到她说道:“对了,村子的景观设计图纸,也很快完成了。完成后,我也会离开,不过你放心,我会留一人协助你们”

    “谢谢了。”封青岩站起来说道。

    “收钱办事而已,不用客气。”苏子鱼说道,然后继续去忙着她的事情。而在此时,封青岩突然接到军子的电话,说是商青晕倒了,已经送去了医院。

    封青岩知道后,也告诉了苏子鱼一声,然后两人立即去医院。

    路上,封青岩静静开着车,两人一直沉默着不说话。好久一会儿过去,苏子鱼才开声说道:“青岩,你有没有办法?”

    封青岩知道苏子鱼在说什么,接着说道:“有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不是玉叶?”苏子鱼想了想问着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封青岩点头。

    这时,苏子鱼大皱起了眉头,接着苦笑起来,说道:“一定要跪三天三夜吗?这对于她来说,根本就不可能的事情。而且,我太清楚她了,她即使是死,也不会跪下。”

    “三天三夜只是一个门槛而已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思索了一下说道,沉默了P刻又言,“其实,重点并不是在跪三天三夜,而是在于”

    “而是在于她滇潿度?”苏子鱼思索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或许吧,我也不太清楚。”封青岩摇了摇头说道,此时他的心情并不是很好,而商青的晕倒,绝对与这段时间的忙碌有关。

    这也可以说,是因为他而晕倒。

    这事有些闹心。

    很快,两人就到了医院。

    病房里,商青依然昏迷不醒,脸Se显得有些苍白。

    而军子,则急得如无头苍蝇,看到封青岩苏子鱼到来,也稍微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在此时,苏子鱼问着:“军子,你通知商叔叔了?”

    “已经通知了。”军子说道。

    苏子鱼听到后,眉头紧紧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而在旁边,封青岩静静看着昏迷不醒的商青,眉头也紧紧皱了起来。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