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54章 溪云初起日沉阁

    在土地庙不远处,那个大院落的一个亭子里,封青岩静静坐在藤椅上看书。但是在此时,他的注意力并没有于书上,而是在那个叫唐海鱼的老人身上。

    在老人走进土地庙后,他就已经注意到。

    他能够注意到老人,并不是因为老人的身份或是地位,而是因为老人身上缠绕着的死气。这不是普通的死气,它可以吞噬人的生机,最终致人死亡,十分罕见。

    而且,这种死气弥漫出来的气息,他感觉有些熟悉。

    似乎是来自y间。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的眉头不由自主地皱起来,老人身上怎么会有这种死气,这让他颇为惊讶和疑H。不过,在老人拜完神后,他身上缠绕的死气,被土地庙里纯正的神X气息驱散了一部分,但是依然浓郁无比。

    如果那死气不除去,老人绝对活不了半年,甚至是三个月。

    “奇怪了,他身上怎么会这种死气?”

    这时,封青岩已经没有心思看书,收起了书本,眉头也紧皱起来。老人身上缠绕着的死气,有些古怪,让他百思不得其解,疑H不已。

    那死气,似乎不是人间所有。

    既然不是人间所有,那为何会出现在老人的身上?

    难道

    封青岩紧紧皱着眉头,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。

    这时,他很想搞清楚,老人身上的死气到底是从哪里来,这关系到他心中的猜测。他心中的猜测,自然是这个世间并不止他一个神明,除了他之外还有第二个,甚至第三个、第四个

    “这应该不可能”

    封青岩摇了摇头,据他所知,这个世间已经没有了神灵,即使是有,也只剩下他一个。不过,既然只剩下他一个,那老人身上的死气又从哪里来?他已经有八分肯定,老人身上的死气,不属人间所有

    他想了一会儿,继而站起来,想和老人接触一下,弄清楚那死气是怎么回事。但是,他走出J步后,又停了下来,然后坐回藤椅上。

    这样太突兀了,老人必定不会说什么,甚至还会提防他。

    这事虽然很重要,但也不急于现在,只要老人还在村子里,他自然有办法搞清楚,而且让老人毫无保留地说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,他不去找老人,老人却是找上门来了。

    大院落的大门并不是关着,而是虚掩,而在此时老人推门走进来了。因为老人看到这座大院落,颇有些好奇,于是就推门走进来了。而且,他也想在院落里讨一碗水喝。

    “有人吗?”这是唐朝夕的声音。

    老人走进来后,立即感受到一G危险的气息,似乎自己被人一头猛兽盯住了。不过,老人不知道经历了多少风雨,自然不会被吓住了,很悠闲地走着。

    “小哥打扰了,可否讨一碗水喝?”

    这时,老人看到了亭子里的封青岩,笑了笑问着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看清亭子里那个年轻人的相貌时,整个人被吓了一大跳,瞳孔猛然收缩起来。

    “封满楼?”

    老人不禁妥口而出,身子在微微颤动,此时他的内心掀起了惊涛骇L。

    是他?

    这怎么可能,他不是死了吗?

    他早已经死了!

    老人心中有些惊恐,眼睛死死地盯着封青岩,这个年轻人身上散发的气息,以及他的一举一动,J乎都与那一个人无异,简直就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那个人似乎活了过来般。

    那一个人是一个无比恐怖的存在,即使是二十多年过去,但老人依然无法忘记。那一个人,如同一道无法磨灭的印记般,深深地烙印在他们这一代人心中。如同在他们的心头上,狠狠地砍下了一刀,留下了一道无法抹去、恢复的伤痕。

    二十多年前

    此时,老人的脑海中,不由自主地出现了一幕幕的恐怖画面,想到了这些画面身T不寒而栗,微微地颤动了一下。

    整个天-朝,因他而一P血Se

    那一个人,没有J人愿意去提及,去面对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封青岩唐朝夕都愣了一下,跟着身后的那两名鏡壮汉子,更抢在老人的身前,目光死死地盯着封青岩。

    “风满楼?”

    封青岩皱了一下眉头,问着老人:“什么风满楼?”

    这时,老人猛然醒悟过来,封满楼早已经死了,眼前的并不是封满楼,只是长得和封满楼很像的一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只是,这也太像了,简直就是同一个人。

    这时,老人很快就调整了自己的情绪,对着护在身前的两人挥了挥手。不过,虽然他脸Se很平静,但内心依然有着震惊,微微吸了吸口气,口问着:“年轻人,你姓封?”

    封青岩惊诧地看着老人,于是点了点头道:“不错,姓封。”

    “果然是姓封”

    老人心中的猜测,已经被证实了。

    在之前的那一刹那,老人J乎怀疑自己是看到了那一个人,所以心里才会出现惊人的变化。那个人实在太吓人了,即使二十多年过去了,依然让他失守灵台。

    他姓封,那一个人也是姓封,难道他们是

    老人看着封青岩,内心有些y晴不定,这个年轻人J乎就是那一个人,世上怎么会有如此相似的两个人?

    难道是那一个人的儿子?

    似乎那一个人,一直到死都没有结婚,也没有传出有哪个nv人为他生了儿nv,留有后代。但是,世事无绝对,不传出,不知道,并不代表着没有,老人也明白这个道理。

    即使那个人已经死去,但是曾经追随他的那些人,想要藏起一个人,不让人知道也不算是什么难事。

    况且,他隐隐听说过一句话。

    那个人应该留有子嗣。

    “小哥,你长得很像老夫的一名故人,不知道令尊如何称呼?”

    这时,老人忍不住问着,目光朝大厅看去,但是大厅上什么人都没有。看完大厅后,老人的目光又落在封青岩身上,似乎十分期待。

    封青岩愣了一下,接着紧紧皱着眉头,在这一刻他才注意到了,他竟然不知道他的父亲。

    似乎,除了名字外,没有半点的印象。

    这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