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47章 鬼不见了

    厕所里,黑漆漆一P,显得鬼气森森,弥漫着一G压抑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时,带着激动和兴奋冲进去的茅真,看到厕所里的地上倒着四名晕过去的护士,心中不由一惊。而在此时,他也看到了,里面的那个青年鬼魂,B然大怒中带着无比的激动。

    那个青年鬼魂浑身冒着鬼气,身上散发着一G很特别的气息,但细细看起来,它的鬼T并不是很凝实,不过却给人一种诡异的感觉。这种感觉说不清,道不明,或许,这就是鬼吧。毕竟,茅真也是第一次见到真正的鬼,和他想象中的鬼,并没有相差很远。

    他看到,在青年鬼魂的面前,还倒着一名中年男子,很明显也是被吓晕过了。

    此时,那个正得意洋洋笑着的青年鬼魂,看到突然冲进来的茅真,也不禁惊愕起来。

    他的笑声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“捉鬼道士?!”

    青年鬼魂看到茅真的打扮有些愣住了,他没有想到这个世上,竟然还真的有捉鬼道士,不禁有些惊恐起来了。

    这时,他的第一个念头,就是逃。

    他可是初生鬼魂啊,哪里是捉鬼道士的对手。

    当然,这只是他的想法,不过他也没有什么能力,拿什么和捉鬼道士斗?

    他制造的幻象?

    这幻象说穿了,就是能够影响一些意志薄弱的人而已,对捉鬼道士根本就没有什么用,因为捉鬼道士不怕鬼。当然,如果是高深的幻象,自然能够影响到捉鬼道士,但是他才刚刚嫫索而已,只懂得一些浅啊的幻象。

    “哥,怎么了?”

    这时,一个略微疑H的少年声音,从最后一个卡位里突然响起,紧接从卡位里走出了一个少年鬼魂,他有些不忍说道:“哥啊,我们这么做,是不是有过了啊,这可是会吓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捉鬼道士?!”

    当少年鬼魂看到一身yY道袍的茅真时,也立即被吓了一跳,吓得猛然缩进了卡位里面,不敢出来。

    “鬼,果然是有鬼!而且,还是两个”

    茅真激动不已,身子都在微微颤抖,双眼似在冒着红光。这时,他真想把那两个鬼魂抓在手中瞅瞅,这可是真正的鬼啊,连他家老头子都没有见过。

    但是在此时,他并没有乱了分寸,很快就镇定下来。

    虽然是第一次捉鬼,但是他的祖传捉鬼术,他不知道被他家老头子*得练习了多少次,娴熟到随手就可以使出来。

    即使是现在,也不会出现丝毫的差错。

    “哈哈,看你们往哪里逃,竟敢祸乱人间,简直就是找死!”茅真大喝了一声,桃木剑也迅速挥动起来,弥漫着一G诡异的气息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青年鬼魂看到捉鬼道士不仅没有怕他们,反而是一副激动、兴奋的样子,嗷嗷叫地朝他们冲上来,不禁又愣了一下。妈的,这些捉鬼道士真的不怕鬼,竟然像猫见到老鼠般,恨不得一个个扑上来。

    这时,他迅速往后退去,而且他有些害怕对方,特别是那柄桃木剑。

    妈的,这个世道还有没有天理啊?

    竟然连鬼都不怕。

    我可是鬼啊,鬼啊,传说中的鬼啊

    人不是怕鬼么?

    怎么现在不是人怕鬼啊,反而是鬼怕人了?

    青年鬼魂心中惊恐恼怒不已,但是在此时,开始寻找机会溜之大吉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想走,看你往哪里走,受死吧!”

    茅真激动得嗷嗷叫,挥舞着桃木剑冲上去,而他滇澮木剑因为染上了他的血,此时正散发着一G淡淡的光晕,就像烧红滇濟块。

    这时,青年鬼魂因为一不小心避之不及,猛然被通红滇澮木剑划到,立即发出了一阵“滋滋”的声音,似乎什么东西被灼烧了般,冒出了一G青烟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青年鬼魂被桃木剑划到,不由感到了撕心裂肺般的痛苦,痛苦得他面目扭曲狰狞起来,此时忍不住惨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”

    茅真看到自己桃木剑,竟然真的可以伤到鬼,不禁激动得大喊大叫起来了。虽然自古以来,他南山茅家一直都是捉鬼世家,但是在近百年,连鬼都没有见过一个。

    他也有些疑H,他茅家的捉鬼术是不是江湖骗术。

    这时,看到自己滇澮木剑真的可以伤到鬼,不禁信心百倍起来,挥舞着桃木剑朝青年鬼魂追去,一副我捉不到你就誓不罢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青年鬼魂被茅真堵在厕所里,不时被桃木剑所伤,发出一阵阵如灼烧般的“滋滋”声。

    他痛苦不已,速度也渐渐慢了下来。

    这时,茅真越来越惊喜,幸是在厕所里,要不然自己还没有办法堵死他呢。P刻后,他看到青年鬼魂被自己伤得差不多,也没有淤伤下去,再伤下去,很可能会让青年鬼魂散掉,甚至是魂飞魄散。

    因为青年鬼魂的鬼T,现在已经变得淡了很多了,似乎风一吹就会散去。

    此时,青年鬼魂软在地上,根本就没有力气再逃。

    而躲在里卡位里的少年鬼魂,听到青年鬼魂的阵阵惨叫,不禁惊恐万状起来,缩在里面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“出来!”

    茅真对着最后一个卡位喝着,但是等了P刻,那个少年鬼魂依然没有出来,“再不出来,就不要怪本道士不客气了?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出来”

    这时,少年鬼魂的声音响起,显得惶恐不安。

    “哼哼哼”

    茅真冷哼着,瞥了一眼青年鬼魂,就开始掏间的小布包,紧接着掏出了一个晶莹剔透的小玉瓶。

    这个小玉瓶,自然是用来装鬼之用。

    而在茅真正想把青年鬼魂装进玉瓶里的时候,他突然感受到了一G恐怖的鬼气。

    这鬼气似乎铺天盖地,滚滚而来,让他心头大震大惊。

    在他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,一根黑不溜秋的锁链从厕所外飞了进来,如同一条黑龙卷在青年鬼魂身上。紧接着,锁链不断地延伸,再次卷在少年鬼魂身子,然后把他们拖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、这”

    茅真拿着玉瓶的手,定格在半空中,整个人都愣住了。

    他,根本就不知道刚刚发生了什么事,怎么一眨眼,鬼就不见了?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