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105章 歪进坑里了

    大院落青砖白墙大黑瓦,已经有将近百年的历史,尽显的民国风情,在村子里十分显眼,所以陈平安根本就不用担心找不到。

    而且他去土地庙的时候,就已经注意到那一座大院落。

    此时,他走到大院落前,大门并没有关上。

    他也不客气,就十分随意地走了进去,入眼就是一个栽满经过鏡心修剪过花C的院子。院子很大,中有亭台、假山、鱼池,环境十分优雅,此时他在细细打量着,也在慢慢地走着。

    但是,当他走出J步后,猛然停下来了,整个人一动不敢动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似乎被一头猛兽盯上,只要他敢一动,那头隐藏着的猛兽就会凶狠地扑上来,把他嘶咬成碎P。

    此时,他被吓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难道在自己的身后,有一头猛虎在盯着自己?

    陈平安心中苦涩不已,感觉自己似乎走进了一个猛兽窝,正有J头凶狠的猛兽在死死盯着他。

    正在他准备叫人的时候,那种被猛兽死死盯着的感觉没有了。

    呼

    这时,他终于松了一口气,用手擦了擦脸颊上的汗,接着慢慢回头看。

    在身后的一个角落中,一条魁梧的大黑狗正无聊地躺着。

    原来是条狗啊。

    陈平安不禁愣了一下,难道自己刚刚就是被一条看门狗吓出一身冷汗?

    这时,他穿过院子,走到一个没有前墙的大厅。

    在大厅上,一名老者正坐在藤椅上喝茶,神情颇为陶醉。

    “请问老先生,这里是封青岩的家?”陈平安走上大厅,笑了笑问着。他的目光落在苏文山的身上,接着他闻到了一G沁人心脾的茶香,茶香十分令人陶醉。

    “不错。”

    苏文山点点头,站了起来,打量着陈平安,问着:“请问你是?”

    “老先生,我是封青岩的朋友。”陈平安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青岩的朋友啊,请坐请坐,不要客气。”苏文山招呼着,然后给陈平安倒了杯茶,“先喝茶,我去叫青岩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也不客气,坐下来慢慢喝茶。

    这时,苏文山走进厨房,对着在厨房里忙碌的封青岩说道:“青岩,你有朋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朋友?”

    封青岩愣了一下,立即放下手上的东西,洗了洗手就跟着走出来。来到大厅上,看着正在喝茶的陈平安,微微有些惊讶,他怎么找到这里来了?

    而在此时,陈平安则是脸Se有些惊恐,放下茶杯就立即跑出去。

    “呃”

    封青岩苏文山都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青岩,你这位朋友怎么了?”苏文山疑H问着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我去看看。”封青岩摇摇头,也不知道陈平安搞什么鬼,既然来找自己,怎么一见到自己就跑了?

    而且,还是一脸惊恐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是他?”

    陈平安走出大院落后,内心依然有些惊魂。

    他怎么也想不到,商青的朋友竟然就是在机场酒店所遇到的那个年轻人,那个年轻人给他的印象实在是太恐怖了。

    他恨不得,此生都不想见到对方。

    此时,他快步离开。

    “喂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追出来喊了一声,但是他一喊,陈平安跑得更快了,如同见鬼般,在疯狂地逃去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况,我有这么可怕吗?”

    封青岩的眉头皱了皱,看着陈平安疯狂逃去的背影,有些无语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此时,陈平安跑得太快,脚下一歪,整个人就歪进了路边的一个坑里了。

    封青岩看到不禁一笑,然后走上来,蹲在坑边上问着:“你没事吧?”

    “没、没事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脸Se十分苦涩。

    此时,封青岩伸出了手,想把他拉起来。

    陈平安看着封青岩的手,犹豫了P刻,终于抓住了。

    封青岩把他拉起来后,淡淡地问着:“我有这么可怕吗?怎么见到我就像见到老虎一样,我又不会吃人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苦笑了一下,说道:“比老虎还要可怕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笑了笑,说道:“没有伤到吧?”

    “走得太快,扭到脚踝,可能伤到了筋。”陈平安脸Se有些苦涩,而在此时,他的脚踝迅速红肿起来,“我没有想到,你就是封青岩”

    “还能走不?”封青岩问着。

    “还可以吧。”陈平安忍着痛说道,此时不禁坐下来用手轻轻煣着,只是他的脚踝越来越肿,已经肿到连鞋都穿不下了。

    “有些严重了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看到陈平安的脚踝说道,“先到我家吧,家里有些跌打酒。”

    “谢谢了。”陈平安说道,但他依然有些不敢去,他发现自从遇到封青岩,整个人都诸事不顺起来了。

    封青岩这种人,简直就是他们这一行的克星。

    但是在此时,他不能不去,要不然他的脚就废了,脚踝扭伤得有些严重。

    回到家,苏文山疑H问着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没事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笑了笑,然后去拿了跌打酒,陈平安则是有些不好意思坐在大厅,继而和苏文山聊了起来。当涂了跌打酒,敷上Y,并用纱布包裹好,陈平安终于感觉好些了。

    “吃饭了没有?”封青岩问着。

    “还没有。”陈平安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住的地方呢?”

    “也没有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的脸Se微微尴尬。

    当吃完饭后,外公和外婆就出去散步,而他们两人则在院子里喝茶。

    “说说吧,怎么突然来找我?”

    封青岩一边泡茶,一边疑H问着,“还有,你见到我就跑又是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故意在找你,我只是没有想到你就是封青岩而已。”陈平安苦笑说道,“商青知道吧,她说你是她的朋友,我在这里借宿J天没关系。”

    “商青?原来是她。”封青岩点点头。

    “那幅虾戏图是你带到天京的吧。”陈平安说道,“我这次来青山村,主要是为了那幅虾戏图。”

    “为它?”

    封青岩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“不错,就是为了它,我想知道它的来历。”陈平安说道,然后看着封青岩,“你能够说说吗?”

    “难道,你是为了仙客?”封青岩思索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知道仙客?”陈平安一惊问着。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