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079章 帮你算一命

    在广场上,陈可拉着小丁走出两步,又走回来说道:“封先生,在中午或是晚上有没有空,我想请你吃顿饭,主要是想感谢你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笑了笑,说道:“吃饭就不用了,小事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要的,小丁,你想不想和封叔叔吃饭?”陈可问着小丫头,此时她也平静下来,心中也没有之前的紧张。

    “好呀,好呀。”

    小丫头连连点头,眼中有些期待。

    “封先生,如果今天没空,这J天都没有关系。”陈可说道,其实她对封青岩的印象还不错,特别是他身上流露出来的气息。

    文质彬彬,温文尔雅。

    封青岩微微想了一下,说道:“那好吧,不过我今天没空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这样说定了,时间你来定,我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陈可笑了笑,然后拉着小丫头离开。

    而在广场的另一边,光头被大块强行拖走,虽然光头不断地挣扎,但是大块头力大无比,根本就挣扎不妥。

    “混蛋,快放开我,去找他赔医Y费啊。”

    光头大怒,这大块头真是一根筋。

    “呃”

    大块头愣了一下,然后说道:“老大,这样不太好吧?”

    “什么不太好?”光头暴怒。

    “老大,这是你自己摔倒的”

    大块头看着那张惨不忍睹的脸,愣愣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C,白痴啊,滚!”

    光头听到,心中怒不可遏。

    而在此时,他们的身前突然出现一名穿着中山装的中年男子,正是陈平安。此时,陈平安围着他们走了一圈,看到光头的印堂晦涩,失去了光泽,其间隐隐有灰暗略带黑的气。

    “C,又是你?”

    光头看到陈平安后,再次大怒起来,张嘴就骂着:“一出门,就碰到你这只乌鸦嘴。如果不是你,我怎么那么倒霉,连续摔倒三四次?”

    “都告诉了你,这里乃是是非之地,叫你们赶紧离开,你们就是不听。看,现在倒霉了吧。”陈平安不禁一笑说道,“你这脸,可真是够惨的,回家,不知道你妈能不能认得出你”

    “C,看我不打死你!”光头大怒,挥拳就朝陈平安打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光头又是脚下一滑,再次摔倒在地上,而且是第四次脸着地了。

    “啊”

    那张脸,更花了,全是血。

    “啊,老大,你怎么又摔倒了啊?”

    大块头也愕然起来了,赶紧去扶起他,感觉此事似乎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三天一次大倒霉,一天一次小倒霉,这J天还是少出门鄙,要不然有你苦头吃”陈平安摇摇头说道,然后也不再理会他们,嘴里咕噜着,“这是惹到瘟神了?一身的霉气”

    在他离开广场时,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一个青年的身影。

    难道是他?

    陈平安沉Y了一下,然后他的脚步追了下去。

    在陈可带着小丁离开广场后,封青岩看了看时间,然后朝旁边的小树林走去,继续散步。大概彪个钟头过去了,封青岩突然回头问着:“你跟着我也有大半个钟头了,可是有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没事,只是看看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笑了笑说道,然后慢慢走上去。

    封青岩不由一笑,他可没有觉得那么简单,于是问着:“你是G什么的?”

    陈平安微微眯了眯眼睛,看着封青岩说道:“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,为往圣继绝学。”

    封青岩笑了笑,道:“算命?”

    陈平安点了一下头,道:“嗯,也可以这么说。”

    燕青不由一笑,道:“其实,我也看到了,似乎挺有意思的,那你帮我算算如何?”

    “今天的这一卦,我还没有用,你随便问。”也不见陈平安有什么动作,他的手中就突然出现了六枚H澄澄的铜钱。

    不过在此时,封青岩却静静站在那里,并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陈平安看到封青岩沉默不语,不由笑了笑,道:“你不信?”

    此时,封青岩微微皱着眉头,刚刚他只是随口一说而已,并不是真的要算命。而且,他对算命什么的,也不太相信

    不过现在,他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了,或许放在以前他不会信,但现在就很难说了。毕竟,连鬼门关都出现了,还有什么不能接受的?

    而且,他还是土地神呢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不来,我帮你来。”

    陈平安笑了笑,然后一抛手中的铜钱,当铜钱落在地上的时候,脸Se不由一变。

    “尘埋青铜钱,美玉陷于泥,何时重出世,再得头上辉。”

    这是卦词,第三十二无数卦凶。

    此卦,求官难保,出行不利,行人有病,讼事不利,求财无分,病人沉重,婚姻有又,谋事不成

    但是,陈平安并不是惊于这一卦,而是惊于封青岩这个人,口中喃着:“这怎么可能,除非”

    当他抬起头时,脸Se蓦然惨白了起来,用惊恐万状的目光看着封青岩。

    封青岩看了看惊变的陈平安,微微好奇问着:“除非什么?”

    “除非你不是”

    陈平安这一句话还没有说完,就一口血喷S而出,惨白的脸上出现了豆大的汗珠,整个背脊已经S透。脚下,在一步一步地后退着,心中无比的惊恐。

    “这怎么可能?”

    陈平安看着封青岩,在一步一步地后退,口中无意识地喃着。

    一定是我看错了,他怎么可能不是人?

    但是,我怎么会看错?

    他是一个早已经死了的人,浑身散发着死气和Y冷的气息,瞒得过别人的眼睛,但绝对瞒不过我的眼睛。

    尽管我还没有究天人之际,通古今之变,成就一家之言。

    但我的所学,却告之我,没有看错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死人!

    但他却活生生地站在面前,这一定是我看错了。

    陈平安的脸Se变幻不定,内心更是波涛汹涌,眼睛死死地盯着封青岩。

    “你没事吧,怎么突然喷血了?”

    封青岩怔了怔,也没有想到陈平安算一卦竟然会喷血。

    在电视上,这可是泄露天机的征兆啊,难道他真的看出了什么?此时,封青岩不由眯着眼睛,打量着一脸惊恐万状的陈平安,难道他算出了我的不同?

    陈平安突然冷静了下来,抹了抹滣上残留的血迹,用手示意地道:“我没事。”
上一页   返回目录   下一页
-
网站首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