乡村小说网LOGO
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
上一页 | 返回目录 | 下一页
第027章 鬼门关

    月光静静地洒下,满地的清辉。

    老榕树的叶子上,流淌着淡淡的月华,萦绕着一层轻盈的雾气,显得格外的清幽。一名淡淡的身影,从那老榕树下凭空出现,如同那传说中的幽灵般。

    青山村的夜依然很静,虽然只是晚上十一点多,但听不到半点的人声,唯有那C丛中传出的虫鸣。

    封青岩在那月光下静静地走着,没有半点的脚步声,而罗天成也静静跟在他身后,一副紧张和害怕的样子。

    一路无言。

    大概十分钟后,他们也走到了恶霸屋外。

    “去吧,看看吧,这就是你的家,你爸妈就在里面”封青岩轻轻说道,他听到院子里传出了断断续续的低泣。

    “青岩叔,我怕。”

    罗天成看着那熟悉的家,有些紧张和害怕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用怕,他们是你爸妈。”封青岩蹲下身子安W说道。

    罗天成懵懂地点了点头,然后就小心翼翼地走进院子,虽然院子已经关上铁门,但他毫无难度穿了过去。他一进入院子后,就看到他妈妈披头散发瘫坐在院子的地上,默默地烧着香烛纸宝,目光无神地看着那火光,一副痴呆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妈妈”

    罗天成很激动,想大哭,迅速向悍F扑去,他想扑过去抱抱妈妈。

    但是在此时,院子里蓦然扑来了一GY森森的Y风,Y风扑来,吹起了那还没有燃烧完的纸钱。

    一时间,满院子都飞扬着那纸钱和火星灰。

    Y风扑到,令悍F打了个冷战,也把她从痴呆中拉醒过来,此时她蓦然喃着:“天成,天成,是你回家了?”

    “天成,天成,你在哪里啊?”

    悍F蓦然爬起来,披头散发在院子里到处抓着,但什么也抓不到,“天成你在哪里啊,妈妈看不到你啊,天成你给妈妈看一眼好么”

    “妈妈,我在这里,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罗天成追着悍F喊着,但他也是什么也抓不到。他想大哭,但他哭不出来,也没有眼泪,只能跟着如同疯子般的悍F跑。

    “天成,天成,你在哪里啊?”悍F歇斯底里,在院子里又跑又喊,她披头散发的样子如疯如魔。

    封青岩站在院子大门前,静静地看着,轻轻地感叹一声。

    当初,他已经警示过他们,也曾经努力过,但是天命如此,他也改变不了。或许,这对悍F来说有些残忍,但这又是谁一手造成的?

    这,又能怪谁?

    谁该死,谁又不该死,又岂是他能夺定?

    当真是天意如刀!

    “天成,天成”

    悍F依然在歇斯底里,她感觉天成回家了,但她就是看不见嫫不着,满院子地找着。封青岩沉默了一下,然后对着罗天成一指,一缕神力从他的手指间划出,落在罗天成的亡魂上。

    蓦然间,罗天成就显露出来了。

    “天成,天成,真的是你,你真的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悍F看到了罗天成,猛然把他抱在怀里,“天成,是妈妈对不起你,妈妈不该让你去玩水”

    “妈妈”

    “天成,不要走”

    悍F紧紧抱着罗天成,似乎并没有意识到罗天成已经死了。

    此时,封青岩轻轻地对着罗天成说,“去看看你爸爸吧,看过之后,你就要走了。”

    罗天成想大哭,想不走,但封青岩的说话如同有魔力般,让他不由自地按封青岩的说话去做。

    躺在床上的恶霸,依然是口不能言,手脚不能动,脸Se蜡H,一副大病的样子。悍F在院子里的动静,他早已经听到,他也知道悍F这J天受到的打击太大了,似乎出现了幻觉,但他什么也做不了。

    虽然,他现在搞成了这副模样,但依然不相信是土地神降罪,只是那些医生太蠢了,什么也检查不出来而已。

    只能怪他倒霉。

    “原化你看,天成回家了,天成回家了。”

    此时,一GY风扑来,令他打了个冷战,就看到悍F一副惊喜的模样跑进来,怀中还拖着一个根本就不应该存在的人。

    “鬼,鬼,鬼”

    恶霸瞪着眼睛大喊,满脸的惊恐表情,但从他嘴里只能喊出,“啊,啊,啊”

    “原化,天成没有死,他没有死,他回家了。”悍F讨好般朝恶霸说道,一边还把怀里的罗天成推给恶霸看,“哈哈,你看看,这真是天成,天成没有死”

    “啊,啊,啊”

    恶霸惊恐大喊,瞪着一双滚圆的眼睛。

    “爸爸,你怎么了?”罗天成有些害怕地问着。

    此时,恶霸瞪着一双滚圆的眼睛和罗天成对视着,他脑海中一P空白,接着心里喊着“这是幻觉,这是幻觉,这一定是幻觉,这不是真的”

    在院子外静静等待着的封青岩,看了看时间,感觉也差不多了就轻轻地呼唤着。

    “走吧,走吧”

    罗天成一听到这个声音,就不由自地走了出来,虽然他不想走,但他控制不住双脚。

    “天成,不要走啊,天成”

    悍F一边追着出来,一边大哭大喊。

    “妈妈,我要走了。”罗天成带着哭腔说着。

    “天成,不要走啊,不要走啊”悍F追了出去,但追到院子的时候,罗天成的身影慢慢消失了,什么也看不见。

    “走吧,走吧”

    封青岩轻轻地喃着,在那月光下静静朝土地庙走去,罗天成也静静跟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“天成,天成,不要走啊,不要走啊”

    悍F追出院子,在屋外大哭大喊着,如同疯子般四处窜着,把不少已经睡过去的村民都惊醒过来。

    一会儿后,封青岩带着罗天成也回到土地庙中,然后掏出了他的那枚令牌,猛然把它抛向那昏暗的空中。此时,令牌散发着一G淡淡的黑芒,在那黑芒中,出现了如同水纹般的波动,然后慢慢形成了一团团的滚滚乌云。

    乌云浓稠如墨,显得鬼气森森。

    在那滚滚乌云之中,封青岩隐隐约约看到了一座石门。

    石门浑身漆黑,刻画着古老而神秘的符文,闪烁着阵阵的寒光,在那黑暗的虚空中显得冰冷而粗犷,同时也散发着一G荒凉的气息。

    在石门前,镇守着十六只面目狰狞的恶鬼,形态各一,或是血盘大口大张,或是张牙舞爪,或是怒目瞪眼,凶恶而恐怖

    它始终笼罩着无法驱散的黑暗,弥漫着令人窒息的死亡气息。
上一页    热门推荐   下一页
网站首页-